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90章 识时务

第390章 识时务

  过年总要走走亲戚,拜访同僚,或是去上司府中坐坐。

  大将军府就不用说了,递了贴子能进来坐一坐,喝一杯茶的,都是当朝不一般的人物,如丞相苏执。

  几个月来,供暖系统闹得沸沸扬扬,朝臣们或真心实意地反对,或别有用心地上书,或像何立之流,想从中寻找机会,把程墨拉下马,而上窜下跳的,只有苏执如泰山般巍然不动。他坚定信条,霍光没有暗示明示,他便以静制动。

  大将军府是朝臣们中第一个安装这新奇玩艺儿的府邸,按说他应该立即跟上霍光的节奏,可他得到的消息却是,这件事霍光并不同意,霍夫人为此还和霍光大吵一场,两口子冷战好几天。霍光明确表态不同意的事,他哪敢往前凑?

  因而,朝臣们改口,说这设备多么多么好时,他只当没听见。

  此刻,他坐在温暖如春的花厅,喝着微甘略苦的清茶,闻着几案上花觚插的鲜花的香气儿,突然觉得,这才是人呆的地方,自己辛苦大半辈子,喝的是辛辣混浊的茶,闻的是呛鼻的炭味儿,据说那炭味儿还有毒,自己图什么?

  他想着,只觉人生灰暗,苦忍多年毫无价值,雄心壮志都要消磨光了。

  待霍光进来,寒喧毕,苏执便问起供暖的事,道:“我看着比炭盆还要暖和,只是这热气是从哪里进来的呢?”

  霍光一指墙角的博古架,道:“出气口在后面。安装的时候,五郎亲来看过,说出气口不能裸露人前,不然不好看,那些工匠便都装在隐僻地方。五郎虽然跳脱了些,做起事来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苏执自然明白他口中的“五郎”是指程墨。他说这话时,难得的眼里有了笑意,语气温和,脸部线条也柔和很多,显而易见,程墨此举,深得他心。

  千金易得,得霍大将军一句夸奖难哪,何况还是这么愉悦的夸奖。

  苏执心里不是滋味,不是说他不满意程墨这个女婿吗?不是说他为了供暖设备跟老婆大吵一架,连后宅都没回吗?怎么说起女婿来,没口子的夸奖,又毫不掩饰对这供暖设备的满意?难道自己的消息有误?

  霍光没有料到苏执心里在咆哮,继续道:“这设备还真不错,起码屋子里好闻很多。”

  霍光明确表态了,苏执应该高兴才是,可是他现在真心高兴不起来,脸上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,道:“好。”

  霍光的书房里堆着奏折,因而本人没有在书房时,任何亲信都不会请到书房待茶,只请到花茶奉茶。他道:“走,我们书房说话。”

  苏执应了,两人去了书房。

  一进门,暖气扑面而来,炭盆子可没有这效果。

  苏执坐下听候吩咐,待事情谈完,忍不住再问一句:“听说大将军起初并不同意装这设备?”

  他是霍光的心腹没错,可同时也是当朝丞相,要说没有盼霍光早点退出朝堂,自己能取而替之的心思,那是不可能的。他又担心一个马屁拍不好,惹霍光不高兴,把他撸了,那时他可就连这摆设都当不成了。

  所以,大将军府有他的耳目,是他花重金好不容易巴结上的。霍光在书房歇了小半个月,那人怎么会不知道?要不然他也不会按兵不动啊。现在看来,确实是失策了。

  霍光道:“确实是,我先前以为五郎乱来,让他别乱搞。没想到装了后,才知道其中的好。照五郎说,这供暖设备是新生事物,开始不能接受,纯属正常。”

  程墨确实这么说过,在大将军府的设备装好后,试供暖,霍显一见屋子里任意角落都暖融融,房间里没有炭味儿,又不用提前烧炭,大为高兴,把程墨狠狠夸了一顿,又当着女儿女婿的面,嘲讽丈夫跟不上潮流。

  霍光在女儿女婿面前下不来台,当场黑脸。

  程墨便说了这一番话,把他老丈人面子圆回来。

  苏执听着更加不是滋味,合着现在程墨说什么是什么,我这跟着你走的反而什么都不是?他还不敢露出真实想法,勉强道:“看来这设备真不错?”

  “是不错。”霍光道:“你可以装一个。”

  老大开口,不装也不成了。苏执那个郁闷。

  他的身份摆在那儿,就算是摆设,文武百官也没一个会不开眼到晾了他,照例要去他府上走一趟,拜个年。

  程墨过去的时候,他自然要说一说这事。

  “丞相也感兴趣?”程墨道:“今冬只怕来不及了,算算工期,只能三四月装好,年末入冬时用上。”

  这个年,文武百官拜年时,谈论得最多的便是这套供暖设备,就今天上午两个时辰的功夫,已经有五人向程墨表达了要安装的意愿了。程墨坚持按报名先后顺序安装,而不是按官位,苏执现在说,已经有点迟了。

  苏执苦笑道:“无妨,无妨。”

  要是他反应更快一点,传出大将军府要安装的时候,他也跟风,就好了,便能跟霍光同步。现在,反而落得里外不是人,不知霍光会不会嫌弃他反应不灵敏,百官会不会以为他被霍光抛弃,而轻视他?

  程墨见他笑得极是尴尬,安慰他道:“今年时间紧了些,大部份人都赶不上,其实也没什么,出了正月,天气也该暖和了。”

  “是呢,呵呵。”苏执干笑两声,道:“卫尉少年英雄,我们这些老家伙比不上啊。”

  瞧这为人处事,哪怕他没有成为霍光的女婿,也能混得风生水起?苏执心里感慨着,起了和程亲近之意,道:“我痴长二十几岁,卫尉要是不介意,不妨叫我一声伯父。”

  程墨讶然,你不是庙里的菩萨,什么话都不敢说,什么事都不敢做吗?这样摆明要成为通家之好,不怕传出去他岳父有想法吗?他自然没必要得罪苏执,笑道:“伯父有什么吩咐,尽管说。”

  苏执提着心呢,就怕程墨自以为是霍光的女婿,没把他放在眼里,当面拒绝,听程墨改口,笑容顿时灿烂起来,道:“五郎,岂敢,岂敢啊,哈哈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963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