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94章 女强盗

第394章 女强盗

  程墨好不容易把苏执送走。其实苏执谈兴正浓,一点不想走,只是书房里的光线逐渐暗了下来,榆树进来点灯,程墨还没有留宴的意思,他只好告辞了。

  走出永昌侯府,上了自家马车,他马上派小厮去安国公府送拜贴,言明安国公哪天回府,他哪天过府拜访。

  安国公夫人的娘家在京城,正月初三夫妻俩已经去过,即日回府。安国公今天一整天都在府中,接到拜贴,他大为高兴的同时,也很是不解。

  朝政由霍光把持,刘弗陵和刘询两任皇帝都得当摆设,何况苏执这个臣子?他能被霍光任命为丞相,除了够听话之外,能力也很不错,而且丞相的官位摆在那里,无论什么时候,他过府拜访,都是荣耀。

  可是两人只见过几面,并没有私交,为什么苏执突然纡尊降贵,要来给自己拜年呢?安国公双手连搓,想来想去想不明白。

  张清心急火燎去找姐姐张芳。张芳嫁给晋安侯的长子,已生下一儿一女,在晋安侯府算是地位稳固。张清找她,自然是希望能在晋安侯的亲戚中挑一个相貌才情过得去的姑娘,赶紧把亲事定下来。

  张芳深知父亲的性子,听说苏执相中幼弟,眉头锁得紧紧的,道:“匆促之间,哪里来得及?就是下了聘,只要苏家有意说亲,父亲也会把亲事退了。”

  当初不就是看中夫君能袭爵,才把她嫁到晋安侯府的吗?

  张清急道:“我不娶苏家姑娘,那女人太可怕了。”

  张芳犹豫半天,道:“我家小姑性子倒是不错,长得也可以,只是……”

  只是安国公未必会同意这门亲事,而且她已经嫁过来,晋安侯府断然不可能把女儿嫁到她的娘家,这样,会被人耻笑两家“换亲”。

  只要能找个正常女子先把亲事定下来就行,张清道:“姐姐不用担心,我有办法。”

  不等张芳再说,告辞出府,赶来找程墨,道:“你能不能说服我父亲,请媒到晋安侯府提亲?”

  父亲决定跟随程墨,程墨说的话比他这个亲儿子有份量多了。

  程墨道:“晋安侯府那位蔡姑娘人品性情如何?你了解吗?”

  这位蔡姑娘,张清是见过的,道:“长相一般,性子木讷,我先把她娶回家,再纳几房妾侍也就是了。”

  男子三妻四妾,怕什么?

  “话不能这样说,她是你的妻子,若不能和你琴瑟和鸣,人生岂不有缺憾?”程墨却觉得不能这样草率,道:“若是你太过冷落她,令姐在婆家也难做。”

  张清一想,这倒是,为了姐姐,也不能拿蔡姑娘当挡箭牌,不由跺脚道:“那怎么办?你族中可有合适的女子?”

  程墨道:“稍安勿躁,容我想想。”

  这件事,起因在苏执,只要打消苏执的念头,就能釜底抽薪,可是要如何打消苏执的念头呢?

  苏执回府跟苏妙华一提张清,苏妙华就炸了。当时廊下两个青年并肩而立,她只扫了张清一眼,目光便完全被程墨吸引。张清长得很不错,但站在程墨身边,光芒完全被程墨掩盖啊,现在父亲居然要自己嫁给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男子?那怎么行!

  要是张清听到她这番话,非气吐血不可。程墨是京城第一美男子,这两年又居侈气,养侈体,手握羽林卫,掌管宫禁安全,成为九卿之一,气场强大,魅力值爆棚,京中除了权倾朝野的霍光,谁能跟他比?霍光年轻时倒是美男子一枚,现在却已年老。

  “父亲若要我嫁张十二,我就把张十二打残废。”她丢下一句,转身出府,要去找张清算帐。

  永昌侯府人少,很多房屋没人居住,自然没有丫鬟使女来往走动,她很轻易便找到程墨的书房。安国公人丁兴旺,府里住得满满当当,到处是人,她在屋顶上跳来跳去,找了两遍,没找到张清的院子,见有婢女走来,想问一下。那婢女见有黑衣人带着一阵风,从屋顶跳下,捉住自己,尖叫一声:“有强盗!”便晕了过去。

  这一声,把整个院子的人都惊动了,主人婢女隔窗看到只有一个女强盗,便从各个房间涌出来,把苏妙华团团围住,家丁护院也手持棍棒赶来。

  苏妙华急了,扬声喝道:“张十二,给我滚出来。”

  这院子是张清的大哥张勇居住,大嫂唐氏听说女强盗要找张清,不高兴地道:“我小叔的院子在东北方,你跑我们这里做什么?”

  也不知张清平时都结交些什么人,怎么连强盗都上门?

  阖府的婢女奴仆抄家伙朝一个方向涌去,乱糟糟地嚷着有强盗,立马把安国公惊动了,带了护院,赶了过来。

  苏妙华辨明方向,刚翻上屋顶,安国公来了,喝道:“哪里来的强盗,胆敢夜闯安国公府?”

  这还是清平盛世呢,什么强盗有这么大的胆子?何况强盗只有一人,安国公真心不怕。

  苏妙华见一个锦衣老者在众护院簇拥下朝自己怒斥,便问:“你是张十二的父亲吗?你告诉他,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嫁给他的。”

  安国公大惊,道:“你和我家十二郎私相授受?”

  这还了得!待十二郎回来,看自己不打断他的腿。

  苏妙华撇嘴,以为安国公上了年纪,耳朵不好,于是更加大声地道:“我不会嫁给他,要是我父亲过府求亲,你别答应。要不然,哼哼,我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。”

  “大胆强盗,胆敢胡言乱语!”

  “放肆!”

  “来呀,给我把这强盗捉下来。”

  听说要打得安国公满地找牙,唐氏和一众婢女奴仆纷纷怒斥。

  安国公的关注点却在“提亲”两字上,真是奇了,强盗还敢上门提亲?真当他安国公府没人?

  “你是何方强盗?”安国公朗声问道。

  苏妙华道:“总之,我父亲来提亲,你不许答应。”

  唐氏插话道:“你父亲是谁?”

  反正不管你父亲是谁,我们家都不会娶一个女强盗的。唐氏腹诽,颇有些戏谑屋顶上强盗的意思。

  谁知道,接下来苏妙华一句话石破天惊:“苏文举。”

  苏执字文举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205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