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95章 一拍即合

第395章 一拍即合

  当朝丞相的大名、表字如雷贯耳,但要是以往,安国公一定不会把堂堂丞相和女强盗联系在一起,只以为是名字相同的另一个人,现在却不同,他苦想半天苏执为何会突然要来拜访,又听苏妙华说到提亲之事,于是嘴巴比脑子转得快,嘣出一句话:“你是苏丞相之女?”

  话一出口,他又哑然失笑,怎么可能?

  先前,苏执一心想让苏妙华接受书香的熏陶,几次说亲,说的都是儒生之子,甚至是大儒之家,所以苏妙华跑到未来婆家一威胁,人家就觉得这个儿媳妇不甚合意,以苏妙华的威胁为借口,退了这门亲事。

  有这样一个女儿,苏执无可奈何之下,自然不会到处宣扬,就是退亲之时,也央求对方守口如瓶,所以除了少数几个文官知道这件事之外,勋贵们大多不知情。

  安国公刚摇了下脑袋,屋顶上苏妙华清脆的声音响彻整座院子:“正是,你要敢答应亲事,我一定把张十二打残废。”

  以前她就是这样威胁的,人家也如她所愿,把亲事退了,她没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妥。她说完,转身几个跳跃,消失在空中。

  安国公喝令阖府上下,不许对张清透露消息,违者赶出去,然后回房,拿起苏执的拜贴看了再看,思忖良久。第二天一早,便派管家去丞相府送上自己的拜贴,让管家代为转达道:“怎敢丞相万金之体过府拜年,理应老夫过府拜访才是。”

  列侯地位虽然尊贵,但丞相可是当朝第一人。虽然这是以前,但安国公还是一如既往地尊敬。

  苏执大感意外,于是吩咐备下宴席,待安国公过府时好生款待。

  安国公得到管家回信,说苏执在府中恭候,马上换了衣裳出门。

  两人见面,寒喧过后,苏执便问起张清的亲事。苏妙华闹了这一场,安国公有五六分猜测苏执的来意,见他提起,又增加到七八分,故意一声叹息,道:“十二郎的婚事颇多波折。”

  把求婚东闾氏不成一事说了。

  苏执爽快地道:“东闾氏虽是大族,但近两代已没有担当要职的人才,苏某虽然不才,却忝居丞相之位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。如今某有一女,和十二郎年龄倒也相当,某欲成全他们两人,不知安国公意下如何?”

  这下,安国公的心总算落到实处,假意问起苏妙华的相貌年龄。

  苏执没有隐瞒,因为隐瞒不了,直言道:“小女自幼喜欢舞枪弄棒,不爱读书,为人倒是乐善好施,常接济城中贫因百姓。”

  也就是身为丞相千金,却行游侠之事了。

  安国公不在乎这个,只要能娶丞相千金,为家族添光彩就行,哪去管丞相千金是贤良淑德,还是女侠?进了他家的门,就得行他家的礼,怕什么?

  他道:“但求令爱八字,若是八字合得上,我即刻请媒上门提亲。”

  苏执大喜,真心难得男方肯上门提亲啊,这待遇他还真没享受过。当下写了苏妙华的生辰八字,交给安国公。

  张清昨晚回家,果然没人敢跟他说一声,他院子里的小厮几次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,他心烦意乱之下,并没有发现。胡乱睡了一觉,第二天一早便去找程墨。

  程墨夜里问霍书涵,可有族人年龄和张清相当,长相才情人品又是上上之选?霍书涵笑道:“你要求好高。安国公眼界这么高,你怎么不在皇室中寻找?”

  她看不起安国公的为人,不肯把族妹嫁到安国公府,试想,有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公公,族妹嫁过去,岂不是有得苦头吃?吴朝以孝治天下,孝道是一切的基础,张清再怎么着,也不敢为了妻子违逆父亲。

  程墨苦笑道:“我也这样想,这不是找来找去,没找到合适的吗?”

  昭帝没有子嗣,武帝自诛三族,子嗣被他自己杀得差不多。皇室人丁凋零,要不然霍光也不会为了找一个刘氏子孙继位,还得大费周章。男丁如此,宗族女更加难找。

  霍书涵一边拿玉梳轻轻梳着如绸般的墨发,一边道:“你记得平阳侯吗?他可是卫长公主的嫡孙,你为什么不打听打听,他有几个女儿,可曾婚配?”

  卫长公主,是武帝和卫子夫的长女,戾太子刘据的胞姐,皇帝刘询的嫡亲太姑母。关系一理顺,程墨立即两眼放光,道:“平阳侯的爵位还在吗?”

  难道当年巫蛊之祸,卫子夫和刘据被逼自杀,卫长公主还能幸免不成?程墨穿过来两年多,还真没听过平阳侯这号人物。

  霍书涵道:“巫蛊之祸发生于征和二年,卫长公主已经仙逝,平阳侯一家得以幸免。只是老平阳侯吓破了胆,约束子孙小心行事,不与列侯来往应酬,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,和一般富贵之家无异。”

  “原来这样。”程墨高兴地道:“我明天派人打听去。”

  想到张清的婚事可能有着落,程墨笑揽霍书涵的香肩,接过她手里的玉梳,道:“我给你梳头。”

  霍书涵的头发长得极好,又密又黑,程墨没有做过这种细致的活,用力大了,扯得霍书涵的头皮微疼。她皱了一下眉头。

  她面前的铜镜不仅映出她的花容月貌,也映出她的眉峰微微动了一下。

  程墨的俊脸贴了上去,道:“扯疼你了?”

  “嗯。”霍书涵接过他手里的玉梳,随便梳了两下,放在梳妆台上,道:“睡吧。”

  程墨巴不得有她这一句,一搂她的纤腰,滚向床榻。

  一夜恩爱,程墨日上三竿才起,未曾梳洗,先让榆树去打听平阳侯。

  他还在吃早饭,张清来了,两眼通红,像是一夜未睡,道:“你说,我离家出走,这门亲事能否作罢?”

  一时半会之间,上哪找一个家世门风比苏执更高的人家?看来他只好去作坊避一避了。

  程墨招呼他一块儿吃饭:“今天的油条炸得不错。”

  真不容易,厨子在他的指点下,经历无数次失败之后,总算把油条做出来了,咬一口满颊留香。这可是用豆油炸的油条,完全无公害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205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