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97章 自作主张(求订阅)

第397章 自作主张(求订阅)

  感谢漠漠零零柒投月票。

  廊下的灯笼照得院子里的花草影影绰绰,程墨和张清去茅厕解决个人问题后,在一株松树下站定,程墨道:“我打听到一家家世显赫的勋贵,平阳侯曹山,想必和他结亲,伯父会同意。”

  张清早猜到程墨叫他出来,是为了亲事,真听到程墨这么说,还是怔了一下,道:“平阳侯?好象没听人提起过。”

  勋贵子弟多数自小一起玩耍,就算没有深交,拐个弯也能认识,可程墨所说的平阳侯曹山,他却是听都没听过,而且不确定京城中有没有这么一位列侯。

  程墨道:“这一代的平阳侯的曾祖母,是卫长公主。”

  如果从卫长公主算下来,曹家有皇室血脉,你说显不显赫?最重要的是,卫长公主是皇帝刘询的亲祖父刘据的胞姐,刘询还得叫曹山一声表叔呢,这亲戚够牛逼吧?安国公一心攀附权贵,拿儿子的婚事壮大门楣,定然会动心。

  张清明白程墨的意思,道:“那位曹姑娘品性才情如何?”

  程墨道:“这倒不知,事不宜迟,我们这就看看去。”

  看看去?张清一脑门问号,和程墨一起出门,直奔平阳侯府。

  卫长公主曾受武帝宠爱,赐食禄盐邑之地,收入颇丰,被逼改嫁神棍栾大时,把盐邑尽数给了儿子。这些年,曹家虽然风光不再,靠祖上传下来的产业,日子还是过得很滋润的。

  平阳侯府是卫长公主下嫁时武帝赐下的府邸,白墙黑瓦,屋瓦连绵。

  程墨和张清策马到达时,两扇朱漆大门紧闭,榆树上前拍了半天门,才有一个老苍头打开角门,露出半颗白发苍苍的头颅,含糊不清地道:“谁呀?”

  榆树上前递上程墨的拜贴,道:“程卫尉亲至。”

  老苍头看了台阶上的程墨一眼,也不知看清了没有,一言不发,又把门关上。

  张清嘀咕道:“这家真有人?”

  怎么看着死气沉沉的样子?

  其实程墨很想学苏妙华翻墙,跳上屋顶,跑到曹姑娘的院子里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,只是心有余,而力不足。他没有轻身功夫。

  程墨望一眼府门前两只在风中摇晃的灯笼,道:“为了怕惹祸上身,平阳侯一直遵照祖训,低调内敛,不参与政事。据说他四个女儿的婆家,都是京城中的普通人家。”

  若张清真的中意这位曹姑娘,只怕人家听说他是勋贵之后,不满意这门亲事呢。不过,这个不用程墨和张清操心,只要把安国公的注意力从苏妙华身上吸引过来即可。这么一想,程墨心中一动,道:“不管曹姑娘才情相貌如何,我们大可跟伯父提一提。”

  哪怕曹山的女儿不甚合张清的意,只要拖几天,说不定便能为张清找到一门好亲了。

  看平阳侯府门前如此冷清,老苍头又阴恻恻的不像正常人,张清打起退堂鼓,只是程墨为了他,辛苦半天才打听到这么一户人家,他不好说回去,听程墨这么说,猛地一拍大腿,道:“有道理。”

  两人相视一笑,转身要走,角门恰好在这时打开,一道暗淡的灯光透了出来,老苍头含糊不清地道:“请问哪位是程卫尉?”

  曹山接了拜贴,居然没有迎出来,放眼满朝勋贵,谁会这么不通情理?

  程墨停步道:“某就是。”

  老苍头提了一只褪色陈旧的灯笼,慢慢走出来,道:“家主言道,程卫尉卫戍宫禁,曹家不敢犯程卫尉虎威,不知何事见教?”

  让一个颤颤巍巍的老苍头出面,问堂堂九卿之一的卫尉上门拜访为了何事,到底是曹山托大,没把程墨这个卫尉、永昌侯放在眼里,还是真的要与世无争到底?真要做到与世无争,怎么不搬出京城,找一处僻静的地方隐居?程墨心里不爽,决定吓一吓曹山,道:“某受人所托,特来说媒。”

  “说媒!”两个声音同时响起,一清朗一含糊。却是张清和老苍头同时吓了一跳。

  张清没料到程墨会如此直接了当,万一那位曹姑娘貌如无盐,性情如苏妙华,他后半辈子可怎么过?

  老苍头没想到程墨以卫尉之尊,居然大半夜的跑来说媒,对方是什么人家,才能请得动他?这可怎么好!

  “程卫尉……”老苍头睁着混浊的老花眼,看了程墨一息,勉强道:“请稍待,容小的入内禀报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程墨哪还会再在这里吹冷风,生硬地道:“你跟平阳侯说一声,明天把曹小娘子的庚贴送到永昌侯府即可。”

  老苍头吓得不轻,差点站不稳摔倒,道:“那怎么成?”

  这不是强行娶亲么?

  程墨哪去理他,转身走下台阶,接过黑子手里的缰绳,翻身上马。张清自然紧跟在后,也翻身上马,两人带了侍卫,扬长而去。

  老苍头回去禀报的路上,两行老泪便流了下来。

  曹山在堂中不停走来走去。最近两三年,京中风头最劲的人物非程墨莫属,只要不是聋子,谁没听过程墨的大名?只是他一向关门过自己的小日子,不可能招惹上程墨这样的风云人物,不知程墨突然来访,为了何事?

  老苍头进门便哭出了声,呜咽道:“不好了,程卫尉看上十娘子了。”

  曹山闲来无事,除了唱曲,便是纳妾,儿子生了六个,女儿却生了十几个,长到十二岁以上的,只有五个,现在没有出嫁的小女儿曹容是正妻所生,排行第十。

  生曹容时,妻子难产,差点没命,好不容易抢救回来,养了五年才好,所以夫妻俩对曹荣爱如掌上明珠。

  “什么?程卫尉看上十娘?”曹山一个趄趔,扶住门框才站稳,道:“他不是娶妻了吗?”

  娶的还是权臣霍光之女。

  老苍头先哭了一场,哭完才把程墨的话转达,道:“……我可怜的十娘啊。”

  曹容的乳母是老苍头的儿媳,他看着曹容长大,把曹容当成自己的亲孙女般看待。

  “原来是做媒。”曹山松了口气,道:“我就说嘛,霍氏娘家权势熏天,怎么肯允他纳妾?”

  赵雨菲和顾盼儿先于霍书涵进门,所以很多人都以为程墨惧内,娶霍书涵之后一定不敢觊觎女色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205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