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98章 取舍

第398章 取舍

  安国公被婢女唤醒,说永昌侯和自家十二郎君在书房相候,马上梳洗更衣赶了过去。

  程墨在路上已经把打算告诉张清,道:“……几天时间足够了,我已经派人引那位曹姑娘出府,我们亲眼瞧瞧,若是你中意,这门亲事便定下,若是你不中意,另寻一家便是。”

  张清一想,很有道理。大丈夫何患无妻,他以前不是没把娶妻一事放上日程么,真要娶妻房,怎么会娶不到情投意合的淑女?他立即放宽心,一边等待父亲梳洗了过来,一边和程墨说些闲话。

  昨晚他们从平阳侯府回去,祝三哥等人赌兴正浓,武空面前堆满了一大堆银子银票,见程墨和张清回来,招呼道:“你们去哪了?”

  今晚旺庄,谁做庄谁赢。他说着,推让由程墨做庄,程墨哪肯?

  兄弟们赌到天亮,吃了早饭才散,程墨没回房补觉,干脆和张清一起到安国公府。

  等了一刻钟,安国公一路小跑过来,在门外便道:“五郎起得好早。”

  晨光初露,彩霞满天,时辰还早呢,你怎么不多睡会儿?难道大过年的,还早起晨练?安国公思忖,对程墨身居高位,还如此勤奋心生敬意。

  “见过伯父/父亲。”程墨和张清一齐起身行礼。

  程墨见安国公面宠有醉酒后的浮肿,想来昨天喝多了,也不废话,立即说明来意,道:“听闻平阳侯的幼女紧惠淑德,正是良配,十二郎年纪已然不小,伯父怎么不为十二郎求娶平阳侯家的姑娘呢?”

  “平阳侯?”安国公一怔,随即头摇得像拨浪鼓,道:“曹介平那人,胆小怯懦,他的女儿料来也好不到那儿去。”

  他不认识平阳侯曹山,但少年时曾听长辈过提过他的父亲曹宗,说为人木讷,又说儿子曹山生性怯懦,真是一代不如一代。转眼二十年过去,曹宗曹山父子在勋贵圈中消失,如平头百姓一般,不复勋贵的荣光。这样的人家,简直比一般大户还不如,哪能娶他家的女儿?

  张清不高兴地撇了撇嘴,您眼里只有苏丞相之女,自然看谁都不顺眼了。

  程墨笑道:“怎么会?平阳侯的曾祖母乃是武帝嫡长女利当长公主,有武帝血脉,如何会怯懦胆小?”

  卫长公主封利当长公主,不仅是武帝的嫡长女,还是武帝朝唯一一个封长公主的皇女。卫青、霍去病纵横匈奴时,她深受武帝宠爱,要不然也不会赐以盐邑之地做为封地了。这个时代往下一千多年,盐一直是重要物资。

  “武帝血脉?”安国公怔住,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  怎么他从没听过?

  自巫蛊之祸后,平阳侯一家为避祸与世无争,逐渐淡出百官的视线,百官、勋贵也没人敢多嘴惹祸,提起卫长公主曾下嫁的往事,安国公竟不知听说过。

  程墨只是笑眯眯看他,并不说话。

  安国公自知失言,以程墨今时今日的地位权势,何必编故事骗他?他正想找借口把刚才的话圆过去,张清已道:“父亲派人去打听不就清楚了?”

  百官、勋贵无人敢提起这桩旧事,不代表百姓不敢啊,平阳侯的邻居多少知道一些吧?

  安国公叫过心腹小厮,道:“即刻去打听,两个时辰之内来报。”

  小厮抹汗,两个时辰,怎么能够?可是主人吩咐,不敢不遵。

  安国公便留程墨喝茶说话,一点没提及和苏执成了儿女亲家之事。程墨估摸着他怕自己坏了张清和苏妙华的亲事,也不说破,只是陪他闲扯。

  安国公待婢女端上点心,借口上茅厕,到外面,叫过管家,让他把张清和苏妙华的生辰八字拿去请城北的“仙人”甘蛰合了,速去速回。

  程墨隔着窗棂,远远看到安国公和管家耳语,便问张清:“伯父昨天可在府中?”

  张清问屋里端茶递水的婢女,婢女犹豫了一下,想安国公并没有下封口令,不许把他昨天醉酒的事说出来,便道:“昨天下午,国公爷喝得醉熏熏地回来,说十二郎君的亲事有着落了。”

  张清和程墨对望一眼,程墨道:“还说什么?”

  两家合生辰八字,确实可以算这门亲事八字有一撇了。

  “没有了。”婢女说着看了张清一眼,道:“若是国公爷不喜,还请十二郎君救我。”

  张清拍胸脯道:“放心,若是父亲怪罪,自有我一力担承。”

  婢女这才放心,退回墙角时又偷偷瞄张清一眼。

  程墨起身走了出来,到廊下叫过榆树,道:“你悄悄跟随管家,看他做什么。”

  他不相信封建迷信那套东西,要不然早就把城中几个有名的神棍收买了,也可以从封建迷信这一套打消安国公的主意。不过,现在还不迟,且看安国公派管家去做什么吧。

  安国公叮嘱完,重新进书房,和程墨说话,又召府里的歌伎过来歌舞唱曲,不知不觉,时将过午,派去打听的小厮回来了,禀报道:“平阳侯确实是卫长公主的曾孙,他膝下还有一位年方十四的小娘子没有出阁。”

  一边是卫长公主的玄孙女,一边是当朝丞相的嫡女,安国公好难取舍。

  程墨道:“依小侄之见,丞相的门楣虽高,但皇室血脉却更难寻,陛下若知道有这么一门亲,定然要相认。”

  刘询在襁褓之中便家破人亡,在民间长大,自然没人跟他提起还有这么一门亲。

  安国公听话听音,双眼一亮,道:“五郎说得是。”

  程墨的话听在他耳里,竟是要提醒皇帝认这门亲的意思。若是这样,平阳侯府就要风光了,皇亲国戚的威风哪是苏执这个当摆设的丞相可比?

  安国公有些意动。

  程墨要的就是他动摇,故意道:“伯父没有和苏丞相定下亲事吧?”

  安国公瞬间做了决定,不如跟苏执说,八字合不上,这门亲事作罢。他果断道:“没有。”

  听他言不由衷,程墨和张清对望一眼,眼中都有笑意。

  就在这时,普祥来了,道:“阿郎,大将军府来人,说大将军病了,夫人请您一起过府探视。”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205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