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99章 不服气

第399章 不服气

  感谢狗狗的生活意见、forever0808投月票。

  霍光病了。

  昨晚霍显兴致很高,夫妻俩对饮了两杯,今早起来,霍光的头便痛得厉害,一边请太医诊视,一边派人去永昌侯府报信。

  大过年的,怎么就病了呢?霍书涵一听就急了,一边开库房取珍贵药材,一边派人四处找程墨,要他一块儿过去。

  程墨起身向安国公告辞:“家岳病了,得去探病,十二郎的婚事还请伯父多多费心。”

  不用他叮嘱,安国公也会打起十二分精神帮张清找一门显赫的妻房。

  张清送到门口,道:“五哥,有什么办法见那位蔡姑娘一面?”

  可千万别让他再遇见像苏妙华那样喜欢舞刀弄枪的女子了,他虽是武将之后,可喜欢的却是赵雨菲那样温柔贤淑的女子。

  程墨道:“稍安勿躁。我已经用计,派人把蔡姑娘骗出来,到时我们一起去看看就是。”

  有程墨在旁出主意,张清才真正放心,当下陪笑道:“多谢五哥,事成之后,我送你十双谢媒鞋。”

  吴朝风俗,为亲朋做媒,事成之后,亲朋会送一双鞋谢媒,所以张清拿这个开玩笑。

  程墨笑道:“谢媒鞋就不用了,请兄弟们去醉仙楼喝酒才是正经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张清道:“只要亲事定下来,我不仅在醉仙楼请客,吃喝完再请兄弟们去松竹馆。”

  松竹馆去年秋出了一位据说才情不在顾盼儿之下的头牌,兄弟们一直忙得团团转,抽不出时间,还没去见识一番呢,祝三哥早就放话出来,兄弟们谁也不许和他抢,谁和他抢,他和谁急。

  “松竹馆?”程墨挑眉看他,道:“我倒忘了,其实祝三哥家里也有几位未出阁的姑娘。”

  祝三哥祝卫乃是长春侯嫡长子,未来的长春侯。只是祝三哥之父祝亮生性老实,自祝三哥成亲后,便把庶务交给嫡长子,自己当起富贵闲人,所以祝三哥虽没有侯爵之名,却有侯爵之实。

  长春侯退居二线后,闲来无事,便在脂粉堆里混,妾侍和通房丫鬟不知有多少。祝三哥同父异母的弟妹一个个地出世,十二岁以上,没有出阁的姑娘有四五人,十岁以下的程墨也不知有多少,只知最小的是过年前生的,还没满月。

  两人都知,长春侯是二流勋贵,嫡出的姑娘安国公都看不上,何况庶出?所以两人才没有要和祝三哥结亲的意思。

  张清也知道程墨拿他开玩笑,戏谑道:“祝家的姑娘容貌长得不错,如果五哥肯向我父亲提议和祝家结亲,我倒不介意。”

  程墨是聪明人,要是肯去碰这钉子才怪。

  “有道理,我这就和伯父说去。”程墨不肯服输,嘴上说得响亮,脚下走得飞快,走下台阶,翻身上马,早带着侍卫去得远了。

  程墨和霍书涵到大将军府时,曾太医开的药刚煎好,霍显坐在榻前,亲侍汤药,眼眶红红的,像是哭过。

  程墨没想到这个野心勃勃的丈母娘居然会有流泪的一天,不由多看她一眼,再问起霍光的病情。霍书涵已接过母亲手里的药碗,用银勺把汤药喂到霍光嘴里。

  “说是头疼得厉害。”霍显叹着气,道:“你岳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这一大家子人可怎么办好?”

  霍禹、霍山、霍云都在榻前侍候,听见霍显这话,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。

  程墨总觉得霍光是三高,极有可能是高血压,只是这个时代没有血压一说,又没有仪器可以检测,他先前曾劝霍光不要成天坐着不动,批奏折的间歇也得起来走动走动,特别是从书房到华庭,不要坐轿,最好能走过去,算是运动。只是霍光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“岳母请放宽心,岳父吉人天相,自然药到病除。”程墨宽慰霍显道。

  霍禹一直看程墨不顺眼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找碴,难得今天碰上,便冷笑道:“不痛不痒的话谁不会说?你要真有本事,怎么不为父亲寻找一位良医?太医院那些人,一个个都是饭桶,只会糊弄人。”

  霍云也道:“四弟说得是,父亲常夸你小小年纪便闯出偌大的家业,怎么连一个好郎中都找不到?”

  敢情他们不愤霍光夸自己啊。程墨勾了勾唇角,道:“大舅兄、四舅兄错了,天下的名医尽在太医院中,何来太医院尽是饭桶一说?却不知你们可曾寻访到名医?”

  霍禹冷笑地道:“我们哪比上你有本事?更比不上你会甜言蜜语,把小妹骗得团团转。”

  要不然,小妹早就进宫为后,自己也成国舅了。太后还是自己外甥女呢,这天下岂不是自己说了算?想到程墨坏了他的事,便狠狠瞪程墨一眼。

  “够了。”霍光把一碗汤药喝完,喝斥道:“都少说两句。你们出去吧,五郎留下。”

  霍禹不服气地道:“父亲!”

  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向着他!

  霍书涵把药碗交给婢女,转身望向霍禹,眼眸一片冰冷,道:“四哥,你说话先动动脑子好不好?曾太医乃是天下名医,先帝才征辟进太医院,他若医术不好,你倒说说,还有谁医术好?”

  所谓的昭帝征僻,其实是霍光的手笔,昭帝没有亲政,不能下诏,诏书一概出自霍光之手。十年前,霍光听说并州出了名医曾强,便下诏征到京中,安排在太医院。这十年来,曾强成了他的御医,两任皇帝都没能享受曾太医诊治的待遇。

  霍禹自小惧怕霍书涵,见她生气,不敢再说,低下头。

  霍光温声道:“都出去吧,我有话和五郎说。”

  最近两个月,他时有头风发作,今天这一病,更让他觉得心灰意冷,刚才闭眼假寐,实则心思电转,觉得程墨说得有道理,还须多动,才能强身健体。

  “都到外面候着吧。”霍显虽不知霍光有什么话和程墨说,但还是把儿女们带了出去。霍书涵走在最后,走到门口回头望了程墨一眼,夫妻俩四目交投,千言万语,尽在不言中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205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