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00章 权力瘾

第400章 权力瘾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暖融融的屋里,霍光略微凌乱的灰白头散在枕上,他想坐起来,头刚向上抬起,眼前金星乱冒,只好抱着枕头不动。

  程墨看出他的意思,道:“岳父可是要坐起来说话?”拿过枕头,扶他起来,让他舒舒服服地坐了,自己才在榻沿坐下。

  霍光叹道:“我老了,最近常有力不从心之感,你几个舅兄又纨绔习气太重,唉!”

  午后的阳光透窗而入,照在墙边博古架的珍玩上,出炫目的光彩。

  霍光长长一声叹息,却让这位权倾天下的权臣有英雄末路之感。

  程墨知道,如果历史没有改变,霍光的天年将尽,这也是他力劝霍光退隐,劝霍光多动运的原因,这样没日没夜的劳心劳力,不讨好也就算了,还累死,值得吗?

  可想是这样想,还得安慰他一番。程墨道:“岳父过了年才六十岁,哪里老了?只是不宜像年轻人那样操劳。”

  霍光勉强笑了一下,道:“你小子净睁着眼睛说瞎话,六十岁还不老,难道要活到一百岁,成为老妖精?”

  程墨跟着“嘻嘻”笑了两声,道:“如果岳父放下政务,一心调养,活到八十岁肯定没问题。”

  霍光心里有些悲凉,笑骂道:“难道我能跟阎罗王讲条件?真是胡说八道。”

  程墨正道:“以岳父的身子骨,每天早睡早起多运动,活到八十岁肯定没问题。若是少眠少觉,天天操劳国事,只怕……”

  就看你是要命,还是要权了。

  霍光见程墨说得郑重,不再试探,敛了笑,道:“你能力是有的,只是太过冲动了,我若退,你肩上的担子太重啊。”

  所以,如果可以,他还想继续干下去。

  他话中未尽忱惜之意,程墨如何听不出来?只好劝道:“岳父是三朝老臣,只要岳父健在,陛下必然不敢动霍氏分毫;只要霍氏子孙安分守已,阖族定然稳如泰山,加上小婿竭力照顾,何忧之有?”

  霍光有扶立刘询的大恩,刘询如果不想寒了天下人的心,就不会动霍氏一族一根汗毛。历史上也是如此,如果霍显和霍禹等人没有谋反,刘询怎么会灭霍氏一族?他做的只是钓鱼执法,纵容霍显母子,让他们野心膨胀到失去理智,以致不自量力地要谋反。可就是这样,他也在没有抹杀霍光的功劳。

  所以,霍光的担心完全没必要,只要他能约束子弟族人,霍氏一族便稳如泰山。何况,还有他呢,真有个万一,他怎么也要保住霍氏一族,要不然有何面目见霍书涵?

  身后事霍光浑然不知,他遍数族中子弟,唯一能肩负起家族荣光的只有程墨这个女婿,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,但毕竟是两个家族,他又如何放心把一切交给程墨?上官安也是他的女婿,最后还不是和父亲上官桀诬陷他这个老丈人谋反?好在昭帝英明,要不然被诛九族的便是霍氏,而不是上官氏了。

  自从程墨劝他退隐,他便在考察程墨的能力、忠心,几次想把权力交给程墨,临开口又犹豫起来,一拖再拖,直到今天。

  他的心思,程墨多少了解,将心比心,换作自己也放不下。权力这东西堪比毒品,权力越高,瘾越重,几个身居高位的能放下?何况他是权倾朝野,废立皇帝的霍光?只是他若不放,霍氏再展下去,有灭族之忧,程墨不得不劝。

  两人各怀心思,屋里一时静谧,直到霍光两声咳嗽才打破寂静。

  霍光接过程墨递来的水,喝一口润润嗓子,道:“最近有朝臣抱怨奏折两三天还没批示?”

  “是。”程墨道。不仅是朝臣有人暗地里抱怨,刘询也问过几次。

  霍光苦笑道:“同样的时间,头痛之下,已批不了那么多奏折了。”

  帝国幅员辽阔,事务多如牛毛,州郡无论大小事情,都要写奏折报到朝庭,百官又有很多的事情报上来,还有大局方向,林林总总堆积下来,他的奏折越批越多,永远批不完。

  程墨不知说他什么好,一阵无语之后,才道:“说句不怕岳父生气的话,您并不是皇帝,为何要操这个心?”

  霍光一怔,随即笑了起来,越笑越大声,道:“不错不错,我不是皇帝啊。”

  他批奏折习惯了,竟忘了自己只是枪手,完全把正主儿忘了。

  程墨待他笑歇,道:“陛下接触政务已有一段时间,不如把这朱批之权交回陛下,岳父好好调养,若陛下政务有难决之处,自会召岳父相询。”

  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相信皇帝能处理好政务不成?

  霍光本想把朱批之权交给程墨,又担心他太激进,若是脑洞大开,只怕会引起动荡,真心没想把政务还给刘询,听程墨这么说,怔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你是说,把朱批之权交给陛下?”

  一支朱笔在手,生杀予权,谁不眼热?是程墨不动心,还是自己说得太婉转了?

  程墨道:“陛下乃一国之君,朱批是他的权力,谁能擅越?”

  霍光怅然若失。他以为程墨胆大包天,听他自言力不从心,定然会主动要求接过权力棒,没想到程墨竟劝他把权力还给皇帝,那以后霍氏一族怎么办?荣光不再啊。

  程墨暗暗摇头,道:“陛下总有成长起来的一天,支持他的朝臣也不在少数。小婿何德何能,敢不守臣子之礼?若岳父把朱批之权还予陛下,我将辅佐陛下,守护霍氏一族。”

  他还想活到一百岁呢,何必为了这虚无的权力,而惹皇帝忌惮,不得善终?身死之后,还要连累老婆孩子,真是得不偿失。

  霍光没说话。他没想到程墨在大是大非上头,竟如此坚决。

  程墨也不再劝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婢女在外头道:“阿郎,夫人问您可要吃些点心?”

  却是霍显不知翁婿说什么一说半天,让婢女过来探听消息。

  霍光道:“不用。”

  婢女应声退下。

  霍光一双眼睛停在程墨年轻英俊的脸宠上,只见他眼神坚定,薄唇紧抿,显见决心,不由长叹一声,道:“容我细想。”

  “是。”程墨道:“还请岳父以身体为重。”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302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