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01章 迁怒

第401章 迁怒

  感谢想笑想哭、北溟寒晨、大盗草上飞、yangxnsem、forevero8o8投月票。

  出乎安国公意料的是,张清和苏妙华居然八字好合,管家笑得眼睛没了缝,道:“阿郎,大仙说了,苏家姑娘是旺夫之命,只要成为她的夫婿,必然青云直上,比程卫尉升得还快。”

  安国公府的管家身披狐狸毛披风,足蹬乌靴,带了十几个随从,前呼后拥,好不威风。算命合八字的神棍又不是真的瞎子,怎么会说八字不合?而且为了讨好管家,还把名满京城的程墨拿出来当参照物。

  管家一听大喜,果然赏银多给十倍。

  安国公一听又喜又愁,真是难以选择啊。

  管家见主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忙陪着小心道:“阿郎,出了什么事?”

  这大过年的,谁招阿郎不高兴了?

  管家跟随他三十年,自然是信得过的心腹,安国公长叹一声,把增加人选,平阳侯家的地位也不容小觊说了,道:“若是平阳侯在五郎的帮助下,和陛下认了亲,岂不是一门荣华?”

  刘询重情重义,要不然也不会对程墨言听计从,信任宠爱到无以复加。他自小被弃民间,若知道还有这样一门亲戚,定然要大加重用。可苏执是丞相,能娶丞相之女,也是让人艳羡,荣耀之至的事,这可怎么好?

  管家比他冷静多了,低头想了两息,道:“阿郎可曾向平阳侯提过亲?”

  安国公一拍大腿,道:“是啊,五郎可没说平阳侯急着结这门亲。”

  苏家可是丞相苏执亲自提的亲事,曹家怎么想的还不知道呢,程墨接到老丈生病的消息。急匆匆地走了,他来不及问。

  他很快决定,亲去平阳侯府和曹山见面,探探曹山的口风再说,苏执那边,先放一放。

  曹山被程墨到门口而不入闹得神经紧张,整夜睡不着,白天几次坐着打盹。他年纪不轻了,又纵情声、戏曲几十年,身子快被掏空了。哪有精神见安国公?想也没想就道:“不见。”

  老苍头到府门口回复安国公,生硬地道:“家主没空。”

  “什么?”安国公眼睛瞪得滚圆,道:“他不是有闺女要说亲吗?这么重要的事都没空,什么事有空?简直是岂有此理。”

  昨晚程墨曾说特地来说亲,老苍头哭了一场,今天安国公再次提起,他便镇定多了,道:“不知说的是哪户人家?”

  安国公斥道:“没规矩!就是说亲,也得跟你家阿郎说去,跟你这老奴,有什么好说的?”

  难不成我儿子会娶你这老苍头的女儿?真是莫名其妙嘛。

  老苍头挨了斥,也不生气,问清楚确实是要给曹荣说亲,便请安国公稍等,再次入内禀报。曹山刚刚打了个盹,便被叫醒,听明来意,皱眉道:“他莫不是为永昌侯而来?”

  难道自己的女儿国天香,引得程墨垂涎?可永昌侯府有母老虎坐镇,这门亲事怎么能答应?再说自己闺女是嫡女,哪能与人为妾?他断然道:“不见。”

  老苍头央求道:“阿郎,不如请进来问清楚,若是亲事不合适,也可以让他们死心。”

  曹山一想也是,这样没日没夜地跑来骚扰,真心顶不住啊。

  安国公被请进来,沿路的景和他想像的不一样,虽不奢华,但亭台楼阁却也美仑美奂,看来平阳侯这些年过得还不错。他渐渐收起轻视曹山之心。

  曹山不情不愿地和安国公见礼,刚要问安国公是不是来为程墨说媒,安国公已开门见山把为张清求娶曹荣的事说了。

  曹山下巴差点掉了,道:“你要为儿子求娶我的女儿?”

  没搞错?

  安国公道:“正是,我家十二郎现在羽林卫供职,在程卫尉手下甚为得用,不会辱没你的女儿。”

  看他不像说笑,曹山头摇得像拨浪鼓,道:“不行。”

  曹家有祖训,不能再跟权贵有任何关系,安国公善于钻营,儿子又在羽林卫,还深得程墨重用,这是要让他违祖训,把曹家拖进深渊的节奏啊。

  安国公没想到他一口拒绝,不禁有些恼怒,道:“要不是令祖母为卫长公主,我哪会亲来求亲?”

  男方尊长亲自上门求亲,可是给了女方好大的面子。

  曹山最不愿意别人提起卫长公主的事,不禁变道:“难道你要向陛下告密?”

  所以说,求亲是假,把他们一网打尽是真吗?

  安国公这么说,也有当面验证真假的意思。曹山这么说,他一听就乐了,笑眯眯道:“原来确有其事?五郎果真没有骗我。这门亲事我说定了,你若不肯答应,我就请五郎做大媒,由他出面,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。”

  曹山问:“五郎是谁?”

  哪个五郎这么厉害?

  安国公傲然道:“永昌侯程卫尉。”

  我去。曹山绝倒,道:“你是显摆跟永昌侯为通家之好吗?”

  太欺负人了。

  安国公得意洋洋道:“正是。告辞。”

  我就显摆了,怎么着?

  他大步出府,上了马车即刻吩咐去丞相府。

  苏执正在劝苏妙华,苏妙华怎么肯听?父女俩吵成一团之际,突报安国公求见,苏执还以为有好消息,顾不得和苏妙华吵,赶紧换了衣服迎出来。

  苏妙华气得不行,想去找张清算帐,脑海里浮现程墨那张俊朗淡定的脸,又改变主意,再次策马奔永昌侯府而来。她也知道找程墨不合理,可不知为什么,就是想和他大吵一架。

  霍书涵留下侍奉汤药,程墨从大将军府回来,刚在书房坐下,苏妙华便在院子里大叫大喊:“程卫尉,给我滚出来!”

  黑子接茬道:“苏姑娘有什么事,还请递贴子,这样翻墙,成什么样子?”

  你以为你是谁,能对我家主人呼来喝去?

  苏妙华和黑子在外面拌嘴,程墨坐在桌前思考眼前的局势,若霍光退隐,要如何平稳过度?又要如何保住霍氏一族?

  现在大部份勋贵都站在他这边,但满朝文武却是由霍光提拔起来的,对霍光心存感激者不在少数,虽然刘询为武帝立庙树立了继位的合法性,但要怎么收这些人的心呢?

  要做的事还很多啊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302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