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08章 更迭

第408章 更迭

  感谢钰记投月票。

  程墨进宫复旨,然后出宫回府。

  一拨一拨的朝臣勋贵来了又走,府门前车水马龙,有人眼尖,看见远处来的是程墨,忙抢上前迎接,道:“程卫尉,你可来了。”

  一句话把在台阶上等待通报的人都吸引过来,一窝蜂地涌了出来。

  程墨下马,抱拳道:“诸位厚爱,某感激不尽,还请尽心辅佐陛下。”

  反应快,散朝后立即携带厚礼过来表明亲近之意的,是苏执、公孙息等身居高位的文武大臣,等到风声传出,群起而效仿的,是两千石以下的中低级官员。至于只有爵位,没有实权,不用上朝的勋贵,却如安国公般,中午才得到消息。每次权力更迭,都意味着机会,这些人争先恐后地来了,武威侯,淮安侯等人都在人群中。

  “我等自当尽心竭力辅佐陛下。”众人俱躬身朝未央宫所在方向行礼,声音齐整道。

  程墨吩咐把这些人请进府中待茶。众人大喜,朝程墨或拱手或抱拳,由一个门子在前带路,纷纷大步进府去了。

  程墨先去华居,和霍书涵说话。

  霍书涵已换下诰命服,一身粉红衣裙,坐在窗前,见程墨进来,忙站起来,道:“五郎回来了?”

  她语气温柔,看不出异常,但跟她有肌肤之亲的程墨还是觉得她忧心忡忡,于是上前轻轻抱了抱她,道:“只要岳父健在,霍氏无虞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这是事实。刘询绝对不会背忘恩负义之名。要不然,程墨何必煞费苦心派人寻找游侠儿,难道霍光权倾朝野,侍卫如云,哪里用得着舞枪弄棒呢?还不是希望霍光通过锻炼,身体好转。

  霍书涵是聪明人,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不过事情落到自己头上,还是有些忧虑不安。她抬眸看程墨,道:“父亲为人谨慎,不到万不得已,不会辞去大司马之职,把朱批之权交还陛下。”

  程墨道:“陛下并没有逼迫岳父,他是平民皇帝,根基尚浅,也没有威胁岳父的实力。”

  不要以为我和皇帝暗中下黑手啊,程墨瀑布汗,要是老婆这么想,以后还怎么性福?

  霍书涵依在他怀里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实在是接连好几盘满满的拜贴端进来后,她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地难受,才起了疑心。想来也是,父亲权倾朝野,哪有那么容易撼动?可是到底是什么让父亲放弃牢牢握在手中的权力呢?

  不怪霍书涵疑惑,要不是程墨穿越,历史还是按以前的轨迹走,霍光是在大将军的位子上逝世的,临死前依然牢牢攥住权力不放。

  程墨道:“岳父的身体大不如前,曾太医更说,若是岳父再操劳下去,只怕活不过两年。”

  对当朝第一人下这样的诊断,曾强的勇气实在让程墨钦佩,也从侧面说明,霍光对他有多信任了。

  霍书涵想到父亲自正月初四卧床不起后,一直没有恢复,也就释然了,道:“苏丞相等人曾过府求见。”

  “我知道,不止是他,还有很多人,花厅里怕是坐满了。”程墨苦笑道:“我去见见他们,打他们走。”

  人情冷暖,大多如此,只怕现在大将军府门可罗雀了。霍书涵有些落寞,却也无可奈何,退后两步,离开程墨的怀抱,道:“五郎快去。”

  程墨在她额头亲了亲,也不换下朝服,就这样去花厅和朝臣们相见。人太多,就算有心钻营的,也不好说什么,不过是夸他年轻有为,说以后靠他提携。程墨一一应了,道:“只要忠于陛下,陛下自然不会亏待。”

  在这皇权重于一切的时代,他是决不拉帮结派的,起码不能当众表示要拉帮结派。

  众人露了脸,寒喧完,再奉上准备好的厚礼,然后告辞。

  人来人往地直闹到三更天,府门前车马渐稀,狗子打了个呵欠,道:“终于可以关门睡觉了。”

  今天虽然累得够呛,可也收获不少。几个门子都喜笑颜开地关了门,有一个叫蚕豆的烫了一壶酒,道:“狗子大哥辛苦了,我这里备下一壶酒,一只鸡,大哥吃喝了再睡。”

  以后能不能多在门口轮值,全靠狗子分派,自然要讨好他。

  有的门子暗暗朝蚕豆竖大拇指,有的却想,自己怎么没想到呢?

  狗子在永昌侯府几年,早不复当初快饿死的穷光蛋模样了,不仅长胖,衣着光鲜,也小有积蓄,一壶酒一只鸡算不得什么,重要的是给蚕豆几分薄面。他招呼几个门子一块坐下喝酒吃鸡,闹到三更二刻才歇。

  忙了一天,程墨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都笑僵了,这会儿泡在撒了玫瑰花瓣的热水中,当朝浑身舒泰。

  今晚他歇在霍书涵屋里,要是歇在顾盼儿的屋里,有顾盼儿纤纤玉手搓背按摩,更是,现在只能靠自己搓澡了。

  他身着犊鼻裤,外披长袍走了出来,便闻到食物的香气,不禁有些意外,道:“你还没睡么?”

  卧室里灯光朦胧,霍书涵坐在桌前,面前一口小巧的锅,两个碗,香气便从这冒着热气的锅飘来。

  “五郎喝了一晚上的茶,饿了?我吩咐厨房准备宵夜,吃了再睡。”霍书涵说着,如葱白般的玉手拿起了碗,亲自盛了一碗粥。

  粥不是普通的粥,而是燕窝粥,吴朝通俗的叫法是燕窝羹。

  “太晚了,不能吃太腻的东西。”霍书涵解释道。

  程墨接过粥,道:“我正好有些饿了。”

  反正他决定今晚卖力讨好老婆,既然她要先吃粥,那就吃,只要她高兴就好。

  吃了粥,两人收拾安歇,梅开几度,霍书涵心中的郁闷也消弥于无形。程墨起床梳洗上早朝时,她还在呼呼大睡。

  今天的早朝与以往不同,没有霍光,刘询有些不适,群臣却像早就习惯。不过刘询很快就意识到大权在握的舒爽了,以前群臣奏事时,眼角瞧也没瞧他,只一味看霍光的脸,现在一个个都看他,揣测他的喜怒。当皇帝的感觉真好,他真想大笑三声,和程墨以茶代酒,庆贺一番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633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