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09章 廷议

第409章 廷议

  天将明未明,靠墙摆放的青铜油灯照得满殿敞亮。刘询唇边含笑,扫了群臣一眼,道:“众卿还有事启奏么?”

  一早上解决三件事,都是由自己一言而决,群臣无不信服,这才是当皇帝的感觉嘛。

  以苏执为的文官纷纷道:“臣等无事。”

  一般事务都是写在奏折上,送给皇帝批示,只有大事或有争议的国策才会拿到早朝上讨论,要不然一两个时辰的早朝哪讨论得完?今天只有三件大事,都议完了。

  再说,苏执以前从来没有独挡一面,一切看霍光的脸行事,做霍光的应声虫,难得拿一件事在早朝上讨论,也是霍光暗中授意,或是揣测霍光的心意而为之。猛然间,真的成为文官之,他只有一丝兴奋,倒有八分茫然,一分害怕,心想总得了解皇帝的性情后,才好行事?

  刘询意犹未尽,看了程墨一眼。

  程墨道:“陛下,臣有一事启奏。”

  果然还是兄弟靠得住,刘询两眼放光,道:“程卿有什么事,快说。”

  程墨道:“陛下,自高祖以来,实行的是举察制和征僻制,天下英才未能尽入朝中为官。臣请陛下实行科举制,开科取士,取天下英才为陛下所用。”

  开科取士之法,程墨已经跟刘询提过,刘询听后深觉此法精妙,只是为了不触怒霍光,不敢实行。

  在朝政由霍光把持时,提出科举制不仅没有实践的机会,反而会引起世家的反感,而刘询又不能成为有力的后盾,所以程墨直到此时才提出这件事。

  此言一出,殿中议论纷纷。

  凭良心说,现在能出仕为官的,都是名门世家或是地方大族的子弟,寒门子弟几乎没有为官的机会。试想,在必须有官员或是大儒的举荐信,才能为太守等地方官所聘任的年代,寒门子弟哪来的机会展示自身才华?又有哪个官员、大儒会自降身份和寒门子弟结交?

  程墨此举,可以说,断绝了地方官以国家公器为已所用,网罗人才的机会。同时给了寒门子弟出人头地,得以出仕为官的良机。

  武将的功绩来自沙场,开科取仕也好,举察入仕也好,对他们影响不大,议论几句后便渐渐做壁上观。

  文官这边,却是越说越大声,殿中乱糟糟像菜市场。

  这提议一出,必然受到来自文官以及世家等既得利益者的激烈反对,程墨早有心理准备,面带微笑端坐在位子上,由得文官们说去。

  刘询却更加兴奋,朝臣有纷争,最后只能由自己这个皇帝出面当裁判,按自己的旨意行事。这样的机会,他已经等很久了。

  “陛下,万万不可。寒门子弟吃穿都成问题,哪有银钱读书?既然连字都不识,何能参与政事,出仕为官?”司徒罗光拨高声音率先跳出来反对。

  罗光身为三公之一的司徒,能力是有的,报国之志也是有的,只是霍光权倾朝野,他便聪明地选择迎合霍光,在不违背自己底线的政事上,遵从霍光的决定,适当的向霍光谏言献策,所以霍光才把他提拨到司徒之位。

  要不是苏执够会忍,丞相之位怕早就是罗光的了。

  现在霍光退隐,罗光本想一展抱负,正想找几件事向皇帝进言,只是提出哪几件事还没定下来,准备今天再捋一下思路,明天再提。没想到上朝第一天,程墨先于自己提出改革人才选拨制度。这于他,无异是石破天惊。所以,他淡定不能,稳了稳心浮气躁的情绪,便出言反对。

  程墨道:“罗司徒此言差矣,寒门子弟世代耕种不假,要说温饱尚未解决,却不见得。再说,陛下乃是有道仁君,怎么会让百姓挨饿?”

  话题扯到自己身上,刘询马上表态道:“程卿说得是,朕平生之志,便是让百姓吃饱穿暖,若是百姓连温饱都无法解决,朕这皇帝不当也罢。”

  罗光没想到程墨拿他话中漏洞做文章,来不及恼恨程墨,先伏地请罪道:“臣罪该万死。”

  说帝国的百姓连温饱都成问题,岂不是说皇帝是昏君?要是遇上脾气暴躁的皇帝,只怕立即把自己下大狱了。程墨果然厉害,一不小心便着了他的道。罗光思忖,对程墨又是警惕又是怨恨。

  刘询大度地道:“朕知罗卿不是有的放矢,只是这话不可乱说。”

  这次我不治你的罪,若有下次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。

  罗光再次请罪谢恩:“罪臣谢陛下不罪天恩。”心里却想,程墨啊程墨,你给我等着,看我怎么报这一箭之仇。

  其实昨天到程墨府上送礼的朝臣也有他,告辞时,他就走在苏执后面。昨天还想和程墨搞好关系,今天却已和程墨结仇,这是他意想不到的事。

  程墨看罗光眼中仇恨的光芒一闪而过,估计他恨上自己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程墨清楚提出这件事会得罪人,得罪罗光也好,得罪苏执也罢,都在意料之中。

  刘询道:“如何举行科举制,由程卿详细罗列出方略,递奏折到朕这里。”

  这便是一言而决,不让群臣再行商议了。

  文官们大吃一惊,他们的心思十弯八曲,有的是反对的理由,可现在一句话还没说呢,皇帝便要把这件事定下来吗?

  不少人望向苏执,他是文官之,应该站出来反对。不知是苏执当摆设的时间太长了,习惯不表意见,还是没想到反对的理由,竟是一言不。

  其实苏执也是有苦说不出,他倒是想说,只是话到嘴边,心跳加,竟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。此时他才明白,在霍光手下当一个摆设也很幸福。

  程墨朗声道:“臣领旨。”随即从袖里抽出一封奏折,道:“臣已写好方略,请陛下御览。”

  到这地步,谁还不明白这对君臣在演戏?只怕人家早就商量好,等这一刻呢。

  罗光心里十分后悔,早知道事情会急转直下,自己就该学苏执,不做这出头鸟了。现在怎么办?

  小6子把奏折接了过去,呈到刘询御案前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633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