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10章 反对

第410章 反对

  天已经大亮,只是乌云密布,光线不明,殿中依然用油灯照亮。

  朝臣们一双双眼睛望向小6子手里的奏折。看似轻飘飘的奏折,却能改变天下无数寒子的命运,改变名门世家执宰天下的格局。

  刘询接过奏折,立即打开看了起来。殿中落针可闻,只有灯芯轻轻爆开的声音。

  程墨坦然端坐,准备接受来自朝臣们的攻讦。

  一刻钟后,刘询把程墨扬扬洒洒两千字的奏折看完,面露喜,道:“甚好,就按程卿的方略执行。”

  说完命小6子宣读奏折。

  简单说来,程墨的方略以明代的科举制度为蓝本,分为四级考试制,即院试、乡试、会试和殿试。考生参加县试,及格者称为童生,取得院试资格,前往州郡参加院试。院试及格者称为生员,又称秀才。

  秀才才有参加乡试的资格。乡试每三年举行一次,在秋天举行,由皇帝派主考官主持,考中者称为举人,第一名是为解元。

  乡试第二年春天,在京城举行会试,考中者称为贡生,第一名称会元。

  只有贡生才有资格参加最后一场考试,即殿试。殿试由皇帝亲自主持,考中者是为进士。殿试分三甲出榜,一甲三名,是为状元、榜眼、探花,赐进士及第;二甲若干人,赐进士出身,俗称进士,三甲若干人,赐同进士出身。

  至于考试的内容,当然是治国纲要了,也就是由考官出题,考学生的政治主张,治国方略。考生可以在考题上阐述自己的政治主张,只要不是谋反言论,朝廷不得治罪。

  只要是帝国的子民,不论贫富贵践,都可以参加考试。

  一句句通俗易懂的话传进耳里,罗光大受震撼。他以为程墨借改革排除异已,没想到程墨设想得如此周全,这是完全为帝国网罗天下英才的节奏啊,程墨图什么?

  罗光目光如炬盯在程墨脸上,只见这年方二十二岁的青年剑眉星目,面如白玉,一脸平静,既没有会为朝臣攻击而惶恐,也没有讨好了皇帝而得意洋洋。他想,这青年好沉稳。

  刘询继位,封程墨为九卿之一的卫尉,程墨开始了每天早上天还没有亮,便起床上朝的苦逼生活,但他在早朝上极少陈述自己的主张。他一来年轻,二来曾收留龙潜时的皇帝,很多朝臣以为刘询在报恩,除了羡慕嫉妒恨他走了狗屎运,在路上随便捡个人便能成为皇帝之外,更多的是轻视。

  年底程墨心血来潮,要在京城建供暖系统,很多朝臣持观望态度,踊跃报名安装的大多是勋贵,朝臣直到大将军府安装好后,才开始报名。

  刚才见程墨提出改举察制和征辟制为科举制,文官们吵吵嚷嚷,多为嘲讽,虽不敢指名道姓嘲笑程墨,但主意是程墨提出来的,指不指名,又有什么不同?

  现在听了这么周密的方略,不要说罗光,就是苏执等文官,都在心里暗赞一声:“这青年设想得好周全。”

  若是按程墨的方略执行下去,只怕天下英才,如过江之鲫,都奔帝京而来了。到时,皇帝取天下英才以供自己驱策,帝国想不强大,也不可能了。

  苏执却想,这方略果然不计出身,只要有真才实学,便能得以入仕,倒是一视同仁。他在庆幸没有出言反对的同时,又想起自家女儿,难怪以程墨的出身,权倾朝野的霍大将军会把女儿嫁给他,霍大将军分明是慧眼识英才啊。

  小6子念完,把奏折放在御案上,躬身退下。

  刘询道:“诸位爱卿,可有补充?”

  殿中静谧,没有人出声。罗光想反对,还没找到方略的破绽。

  过了十息,刘询再问一遍:“诸卿可有任何补充?”

  依然没人出声。

  程墨脸如常,心里却爆笑不已,这是自唐宋以来,到明清得以不断完善的科举制度,是历经一千三百多年实践,切实可行的开科取士的方法,你们刚听完,就能想到反驳补充的方法,那也太牛了,开外挂也不能。

  刘询对这方略满意得不行,道:“既然诸卿没有补充,那就按这方略执行。拟诏,把开科取士的方法传诏天下,先从州郡开始考试。”

  “且慢,”罗光忙道:“若有世家大族子弟要出仕,又将如何?”

  刘询笑道:“罗卿定然没听详细,方略不是说了么,无论贫富贵贱,都可参加考试。世家大族子弟若有真才实学,也可报名参加。”

  在今天之前,世家大族的子弟都会轻而易举地得到举荐信,得以被地方官请到衙门为官为吏,以致到东汉,各大军阀籍此网罗人才,壮大自己的实力。但这优势自今天开始,不复存在了。

  罗光想到,原打算今天请苏执向皇帝举荐儿子,这还没开口呢,便被程墨打了闷棍,以后儿子只能跟那些泥腿子一块儿考试,就心塞得不行,勉强道:“陛下三思,此法若是实行,只怕寒了世家大族的心,若因此引起这些人的不满,社会将动荡不安啊。”

  抚远大将军公孙息再也听不下去了,道:“罗司徒此举差矣,从来没有听说过世家不满,会引起民变。再说,若有人谋反,我等自当引兵平反,何虑之有?”

  众武将都道:“正是。”

  更有人道:“我等正苦于没有立劳机会,若真如此,便是我等立功之日了。”

  罗光差点吐血,你们武将不跳出来插一脚会死么?他望向苏执,可惜苏执没看他,只是看斜对面的程墨,眼露异彩。

  他哪里猜想到苏执在想什么?心里暗骂苏执尸位素餐,道:“不知丞相对此大事有何看法?”

  “对啊,不知丞相有何看法?”不少文官附和道。

  倒不是他们要反对程墨提出来的方略,而是大半天没听到苏执的声音,心里不是滋味。开科取士改变千万人命运的同时,也将改变朝堂的格局,不久后,坐在殿中的同僚将不再是同样出身世家大族的子弟了,难道苏执一点不介意吗?

  苏执的家族虽然没有东闾氏那样显赫,但在老家,也是地方大族,要不然怎么有出仕的机会?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633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