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13章 救人

第413章 救人

  风雪天黑得早,程墨出未央宫,已是伸手不见五指,大风夹着雪漫天飞舞,刮得人眼睛睁不开。路上没有行人,只有他和侍卫们放缓马朝家赶。一行人摸黑赶路,谁也没说话,只有风声在耳边呼呼地响。

  黑子突然道:“阿郎,好象有人呼救。”

  风雪夜,若是有人露宿街头,怕是要冻死了。程墨勒住马,凝神细听。众侍卫见他勒马,也跟着停下来,马踏声骤歇。

  风声中隐约有人带着哭腔喊:“救命!救命啊!”

  程墨道:“去看看。”

  黑子奉命下马,朝声音来处走去,在刚刚经过的槐树下停下脚步,从怀里取出火折子点亮,以袖挡住风雪,防火折子被吹熄。

  火苗跳跃,程墨等人总算隐约看到槐树下有一团黑黑的东西,不停蠕动。黑子离得近,看清是一个人,正是这人呼救。他二话不说,提了这人的衣领便走,来到马前,道:“阿郎,是一个老翁。”

  “带回府。”程墨说着,双腿一夹马腹,策马而行。

  黑子答应一声,把老者横放在马上,翻身上马,追上程墨。

  霍书涵和顾盼儿得报程墨回府,赶忙迎了出来,赵雨菲也要跟出来,霍书涵不让,道:“风雪太大,你还是在屋里等着好了,我们和五郎一起过来。”

  门帘刚挑起,风夹着雪直往屋里灌,赵雨菲挺着大肚子,走路不方便,还真有点怵,听霍书涵这么说,也就应了,吩咐春儿传膳,道:“五郎回来,刚好吃口热汤暖暖肚。”

  程墨走到前后院之间的月亮门,刚好和霍书涵、顾盼儿遇上,婢女撑着伞,风吹起她们的披风,露出里面的裙袂,直如凌波仙子。

  “你们不在屋里呆着,怎么出来吹风?”程墨说着,一手一人,扶住两人,让她们走得更稳一些。两人接过婢女手里的伞,移到程墨头上,为他遮风挡雨。

  霍书涵道:“风雪太大了,五郎再不回来,我就要派马车去接啦。”

  “瑞雪兆丰年嘛,新年第一场雪,越大越好。”程墨说着,和两人很快回了赵雨菲的院子,一进门便闻到饭菜的香味,笑道:“这就摆上饭了?我正好肚饿。”

  赵雨菲挺着大肚子迎上来,叫了声:“五郎。”帮着他解下蓑衣披风,含笑道:“快坐下吃饭。”

  一家人正吃着可口的饭菜,青萝进来禀道:“阿郎,郑八说,路上救的老翁醒了,说是一名匠人,问阿郎见不见他?”

  黑子姓郑,族中排行第八,青萝等有头脸的婢女都叫他郑八。

  当然要见。程墨吃完饭便过去。

  老翁其实不老,也就四十多岁,五十不到的年纪。他只是冻晕过去,在有暖气的房间,盖上热被,再喂一碗热姜汤,也就醒了。黑子问他的来历,他自称名叫欧阳蛰,是一名手工匠人。

  要是以往,黑子定然不会把一名匠人放在心上,可最近程墨派人四处寻找匠人,不管是什么匠人,只要能做出精妙绝伦的手工活,便高薪请回来。所以黑子一听说这人自称是手工匠人,与之交谈,得知他会捏泥人,便让月洞门的小丫头入内禀报。

  “小老人谢过郎君的救命之恩。”欧阳蛰一见程墨气度不凡,不待黑子开口,便从椅上站起,跪在地上磕头。

  程墨扶他起来,道: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活屠,老丈不用客气。”

  欧阳蛰并没有起身,而是跪在地上道:“小老儿来自交州,原是到京城寻亲,前两天身上的盘缠被偷,想着到了京城,找到亲戚便能安顿下来。没想到好不容易寻到亲戚的住处,却是铁将军把门,亲戚举家外出。我今天想再过去,却遇上大风雪,要不是郎君相救,早就冻死在路边了。”

  到下午他已觉得身体僵硬,要不是靠意志支撑,早就冻死过去了,哪有被救的机会?

  “交州欧阳蛰?”程墨想不出交州有这样一个出名的人物,不过他是手工匠人,是一个小人物,不被载入史册也不奇怪。

  欧阳蛰道:“正是。小老儿捏的泥人维妙维肖。唉,原想京城富庶,凭着小老儿的手艺能挣口饭吃,没想到却差点冻死。”

  他说着不停摇头,感概不已。

  程墨既然决定改举察制和征僻制为科举制,普及教育便迫在眉睫,仗着穿越的光,他决定明纸张和活字印刷术,让书本不再成为奢侈品,让寒门子弟能轻易买得起书本。这样,读书的人多了,参加科举的人自然也多,朝廷便能优中择优,录取到更多高素质的人才。

  他只知道纸张和活字印刷术的原理,真要让他动手,那是做不来的,只好四处寻找手脚灵活的匠人。

  看来欧阳蛰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啊。程墨道:“老丈先休息一晚,明天我们再细说。”

  欧阳蛰自然满口称谢,答应下来。程墨让人带他去匠人歇息的院子住下,吩咐一日三餐热饭热菜款待。

  把欧阳蛰安顿好,程墨刚要回房,狗子来报罗明求见。

  罗明下午冒雪过来一次,无奈程墨不在府中,他留了机灵的小厮在府门外候着,吩咐小厮,若程墨回府,即刻回去禀报。这不,得到消息,马上赶来。

  不管程墨对他多么不感冒,看在他风雪无阻的份上,还是决定见他。

  “见过卫尉。”罗明看着面前的俊朗青年,心里很是惊奇,怎么有人长得这么俊美?

  程墨也在看他,道:“罗三郎不用多礼,你顶风冒雪过来找我,有什么急事么?”

  这样的天气,不是应该在暖气房里,温一壶酒,和心爱的女人啊,红颜知已啊,谈谈情,说说爱么?你冒雪赶来,想干什么?

  罗明怕冷,坐马车过来的,倒也没冻僵,只是进了屋子,觉得像温暖的三月,不禁有些诧异,只是他现在没心情说别的,开门见山道:“不怕卫尉笑话,我在京城也小有薄名,写得一手好赋。”说着,接过身后小厮递来的匣子,道:“里面有我写的几篇赋,请卫尉点评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954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