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16章 我们私奔吧

第416章 我们私奔吧

  忽如一夜春风来,平阳侯府后花园的梨花一夜之间全开了,层层叠叠洁白如雪,芳香扑鼻,让人闻之欲醉。

  梨树下一少女孑孓,神态落寞,对满园的花香美景视如不见。

  园外不远处,一行四人勒马停缰,翻身下马,把缰绳系在路旁树上,然后朝院墙走来,边走边取笑右侧的紫锦衣青年。

  四人组成员分别是程墨、张清、武空、祝三哥。要说祝三哥怎么跟他们混在一起,那就得从张清和曹姑娘的亲事说起了。

  曹山坚决不答应这门亲事,不仅不同意,还四处托媒,要把曹容的亲事定下来,说的人家都是平头百姓,有两户还是乡下种田的农民。

  曹容对张清一见钟情,得知他托媒求亲,更是芳心暗许,以死明志,不肯嫁给别人。

  程墨本想请刘询赐婚,张清不愿意,说两家结秦晋之好,应该自愿,不能弄得像仇人一样,他要慢慢感化平阳侯,让他点头同意这门亲事。

  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,程墨只好随他。只是大半个月过去,亲事还没有眉目,曹容却有被嫁掉的危险,张清着急得不行。祝三哥便跳出来,力劝他拐跑曹容。

  私奔这种事,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行。程墨得知后,让张清会一会曹容,看曹小娘子怎么说再决定。

  张清这两年算是历练出来了,但面对心爱的姑娘,还是腼腆得不行,扭怩着不敢自己来。在帮助兄弟泡妞的大事上,祝三哥热心得不行,自告奋勇陪同,顺便把好兄弟兼好上司程墨拉上,至于武空,那是担心张清,不得已跟来。

  一人多高的院墙对四人组来说不成问题,各自两手一撑,翻上了墙头。花园泥土松软,跳下去毫无伤。

  曹容听到“砰”、“砰”声连响,吓了一跳,定晴一看,从墙头跳下几个男子,其中还有那日在郊外一见难忘的青年。她本想惊呼出声,声音到了喉咙口又咽回去,只是瞪大杏眼看着张清,心道:“你不是安国公府的郎君吗?怎么学贼人翻墙?”

  张清没想到刚跳进来就遇到曹容,眼中喜悦的光芒一闪而过,然后就尴尬了,若是佳人问自己为嘛翻墙,可要怎么解释?

  祝三哥见面前一妙龄女郎全神贯注在张清身上,眼里再没旁人,不禁无语,张十二什么时候这么有女人缘了?

  武空是被挟持而来的,见花园里有人,还没看清对面女子的长相,先面红耳赤,恨不得地上裂开一条缝,让自己钻进去。

  几人大眼瞪小眼,花园里一时寂静,只有微风吹过,梨花落下的声音。

  关键时刻,还是程墨脸皮厚,一点没觉得跳墙进人家后园有何不妥。他看看曹容,再看看张清,清咳一声,道:“姑娘请了,我这位兄弟特地过来找曹小娘子,不知姑娘可否代为通报一声?”

  一言提醒祝三哥,忙干笑两声,道:“是啊是啊,这位是张十二郎,也就是正和你们家小娘子议亲那位郎君。”

  他看曹容的衣饰,估计是曹容的姐妹,却没想到是曹容本人。

  “我……”多日未见梦中人,几乎相思成灾,甫一见面,张清大脑立即当机,想说什么,张了张嘴,只说一个“我”字,喉咙便卡住了。

  曹容定了定神,眼睛从张清脸上移开,逐渐在程墨、武空、祝三哥三人脸上移过,最后定在程墨脸上,曲身行礼,道:“这位是永昌侯程卫尉?”

  这样都被认出来?程墨尴尬不已,难不成妹子要来一句:“卫尉身居高位,奈何做贼?”不成。

  祝三哥已嚷了起来:“小娘子好眼力,你是怎么认出来的?”

  不待程墨有所表示,武空便狠狠白了祝三哥一眼,觉得这人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这个时候,敌我未明,哪能表明身份?

  既然祝三哥开口承认,程墨便坦然道:“正是,不知小娘子如何称呼?”你看张清的眼神如痴如醉,要不是曹容本人,我这眼珠子就白长了。程墨腹诽。

  果然,张清道:“五哥,这位是曹家小娘子。”

  曹容很配合地行礼道:“小女子见过程卫尉。”

  既然张清托媒上门求亲,显然对她有意,曹容便派婢女上街打听安国公府和张清的一切事情,这些天虽然没见过张清的面,对他的事迹倒是听了不少,知道他和当朝红人程墨最为相契。这会儿见程墨玉树临风,脸庞俊朗,五官勾人心魄,让人一见难忘,便猜到这人是传说中的京城第一美男子无疑了。

  程墨摆手道:“曹小娘子免礼。你这是和十二郎约好在花园相见吗?这么说来,倒是我们多事了。”他环顾祝三哥和武空,道:“我们去外面等候,让他们说说悄悄话。”

  祝三哥大笑道:“谨遵卫尉吩咐。”说话间,不免朝张清挤眉弄眼,被武空一扯衣袖,拉到院墙边。

  程墨跟在他们身后,一起翻墙而出。

  张清和曹容四目相对,只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。半晌,还是曹容先开口,道:“十二郎君别来无恙。”

  张清见她面容清癯,心疼地道:“令尊可曾为难你?”

  真是想不通怎么有这样的爹,非得把女儿嫁到寒门,难道他就不为女儿下半辈子着想么?这绝逼不是亲爹啊。

  想起这大半个月的煎熬,曹容眼眶微红,强自忍住,道:“听说十二郎君请卫尉上门提亲,我感激不尽,只是父亲坚决不同意,怎么办好呢?”

  也不知是不是听祝三哥说了多次,这句话已经在脑海里生根芽,张清脱口而出:“我们私奔?”

  “私奔?”曹容眼眸蓦地一亮,道:“如何私奔法?”

  她是平阳侯嫡女,可不是那起子寒门小户家的姑娘,哪能随意和人私奔?须知娶为妻,奔为妾,这是让她自降身份,嫁予张清为妾吗?

  张清急步走到院墙边,双手一撑,上了院墙,对站在墙外的程墨道:“五哥请进来,有事商议。”

  这件事没有程墨帮忙不行呢。

  程墨和武空、祝三哥一起再次翻墙进花园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954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