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17章 跟随

第417章 跟随

  曹山祖上曾经显赫,要不受宠,武帝也不会把曾经最疼爱的长女下嫁了,花园中曲桥流水,亭台楼阁,应有尽有。

  曹容请程墨一行到亭中待茶,然后在前引路。

  程墨和张清并肩而行,边走边观赏园中的景致,远远见洁白的梨花丛中露出一角屋檐,走近了才现,原来是一座小小的八角亭,亭中摆两张短几,几张席子,似是专为赏梨花的人累了有个坐歇之处而设。

  “程卫尉、十二郎君,这两位郎君,请坐。”

  曹容束手待客,落落大方。程墨看得暗暗点头,她姿不如霍书涵,气质也差得远,但身材高挑,纤腰一束,举止自成气度,张清得妻如此,也不亏了。

  几人坐定,张清把约曹容私奔的事说了,然后转头央求程墨:“当年嫂嫂也曾为五哥私奔,五哥可一定要帮我哦。”

  程墨笑骂道:“胡说什么,我和你嫂嫂何曾私奔?你嫂嫂只是出府到别院暂住两个月。”

  霍书涵未出阁时,手握霍氏家族产业,手头阔绰,私下置了几座别院。她离家出走不假,可是经济,私奔神马的,连边都沾不上。

  说到私奔,曹容脸庞微红,但还是勇敢地道:“有程卫尉这个大媒,小女子但凭吩咐。”

  只要程墨支持他们私奔,她一定跟张清走。

  张清两眼亮晶晶看曹容,行礼道:“多谢小娘子厚爱。”

  祝三哥更是兴奋得脸庞光,连声道:“事不宜迟,现在就走。”

  曹容不说话,只是看着程墨。

  程墨笑道:“若曹小娘子不嫌弃,不如简单收拾一下,到我府中暂歇。令尊这边,有我周旋,保准让你们如愿。”

  曹容要的便是这样的承诺,当即行礼道:“多谢卫尉。”转向张清,道:“十二郎请稍待,容我回去收拾一下。”

  她起身翩然而去,离下四个大男人在亭中坐地,过了一盏茶功夫,祝三哥先沉不住气,在亭中走进走出,道:“不会中计?”

  若是这位曹小娘子看不上张清,很有可能把他们稳在这里,去前院喊人,给他们来一个瓮中捉鳖。他们也就算了,最多丢了颜面,程墨却是九卿之一,朝廷重臣,定然会被弹劾,名声扫地。

  张清选择相信曹容,道:“她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武空凡事未虑胜,先虑败,见空中寂寂,人烟渺渺,整座花园只有他们几人,大感不妙,附和祝三哥道:“我看有其父必有其女,不如我们赶紧走。”

  现在走,还来得及。

  张清道:“四哥,曹小娘子不是这样言而无信的人。”

  武空沉声道:“你跟她很熟吗?不过见了一面,说了几句话,便如此念念不念。”说到后来,语气极是严厉。

  张清很委屈,却不敢再说,只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程墨。

  程墨觉得曹容没必要这么做,大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何必使诈?再一个,他对自己的地位还是很有信心的,料定曹容再蠢,也没必要结自己这么一个仇家。他道:“再等等。”

  他既开口,祝三哥不敢再说,武空虽然惴惴不安,也耐着性子坐在席上没动。

  这一等,小半个时辰便过去了,曹容还不见踪影。武空真心坐不住了,道:“不如我们到院外等候?”

  这样,若是曹容叫人来,他们也有个说辞。

  祝三哥连连点头,别人不知道,他手心已经全是汗。

  “不用。”程墨道,身姿笔直坐在席上一动不动,连姿势都没换过。

  武空无奈,只好把目光投向亭前小路,希望能从小路上看到曹容的身影。

  一片花瓣随风飘进亭中,带着一缕芳香,落在程墨膝上。程墨拈起,放到鼻边嗅了嗅。

  张清被武空和祝三哥说得有些心慌,见程墨还有闲情逸致欣赏梨花,慌乱的心渐渐安定下来,重新把腰板挺得笔直。

  又过了一刻钟,远处响起细碎的脚步声,细听,像是不止一人。祝三哥脸上变,道:“果然带人来了,快跑。”

  话音刚落,他拨腿冲出亭子,跑了一段路,见后面没有脚步声,只好停步回头,只见亭子里,程墨依然端坐。

  程墨不动,武空和张清怎么会动?他讪讪跑回来,想说什么,又觉说什么都不合适。

  程墨并没有责怪他,依然道:“再等等。”

  祝三哥红了脸在位子上坐下。

  很快两个苗条的女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,前面的女子身材高挑,正是曹容,后面做婢女打扮的女子约莫十五六岁,手挎一个小小包袱,想必是换洗衣服。

  “让几位久候了。”曹容行礼致歉。

  张清感动得快哭了。

  程墨微微一笑,起身道:“走。”

  张清背了曹容,祝三哥背了婢女,几人一起翻墙出了平阳侯府,解开缰绳,策马回去。

  苏氏在太医的精心诊诒下,烧已经退了。华掌柜收拾好包袱,准备向程墨辞行,出京去外地。他本以为程墨天黑前才会回来,也不知今天能不能赶得及出城,正和女儿说话,道:“……程卫尉好心让你们在府中住下,你别惹事,要不然我这老脸就没地方搁了。”

  却是他见妻子病情好转,想让妻女搬回家中,程墨道:“你出京,家里没个男人,苏大娘和锦儿只能关紧门户过日子,不如在我这里住下,反而安全。”

  虽说太平盛世,但不可否认,城中有些地痦流氓,要是见华家没有男人在家,欺上门来,就是苏氏派人到永昌侯府求救,也来不及啊。华掌柜心动了。苏氏更是想到前年自家男人出门,自己约束女儿,闷在家里一年,差点没把女儿闷坏了,更加地想在这里住下,不求别的,只求安全。

  夫妻俩商量好,便答应住下。

  普祥安顿他们的只是一个偏院,但却比华家两进的院子大多了,何况能住在永昌侯府,也比住在自家威风,华锦儿得知后,高兴坏了,听父亲唠叨了半天,道:“我知道啦。”

  在门口候着的小厮跑了进来,道:“大掌柜,侯爷回来了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954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