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19章 戏弄

第419章 戏弄

  东闾英刚刚得到消息,张清已封列侯,马上心急火燎跑来找程墨,准备请程墨做媒,向张清提亲。

  程墨看不惯他拿乔要胁张清,对他印象不好,不想见他。狗子得了吩咐,跑到府门口回话:“我家阿郎不在府中。”

  东闾英接过小厮手里精美的匣子,道:“小小心意,有劳这位兄弟送给侯爷。”神态语气很是谦恭。

  要不是亲眼见程墨和曹山在花厅说话,狗子便是替他跑一趟又有何妨?可明知自家阿郎不待见这人,他哪敢乱揽事?他已在永昌侯府当了几年差,再不复刚来时的愣头青了。当下咧开嘴笑了笑,道:“先生见谅,我家阿郎有命,不可乱收礼物。”

  东闾英一想也是,人家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,送礼的人从府门前排到东市,怎么会看得上自己一个赋闲在家的人的礼?他苦笑一声,把匣子递给小厮,从荷包里掏出一张银票,递了过去,道:“不知侯爷什么时候回府?”

  饭碗比东闾英手里的银票重要得多,狗子飞快地做出决定,把头摇得像拨浪鼓,道:“阿朗有命,不可乱来。”

  东闾英还以为程墨严厉约束奴仆,只好收起银票,还想再问,狗子却找借口走开了。

  花厅里,曹山不停揪胡子,左右为难。

  程墨劝道:“令爱没有行六礼,也不是明媒正娶,万一安国公为张十二定下亲事,令受只有做妾的份了。东闾氏可是一直想把闺女嫁给张十二呢。”

  就在一盏茶前,曹山还清清楚楚听到东闾英求见的消息,此时程墨这么说,曹山前后一印证,便猜中真相,登时便急了,行礼道:“既然如此,有劳卫尉做这个大媒了。”

  程墨推辞道:“我太年轻,做媒不合适啊。”

  切,是谁破门而入,非要做这个大媒的?曹山腹诽,对程墨前后言行不一致很是不齿,可不齿归不齿,无论如何得把亲事定下来啊。他道:“卫尉看何人能做这个媒?”

  大媒可不是随便找找就成,一来得是信得过的亲戚朋友;二来得身份压得住;三得能说会道。要不然安国公也不会找程墨,东闾英更不会想要程墨担此重任。

  程墨道:“请谁也不合适啊,你上次把安国公得罪惨了,他誓要结一门比你更显赫的亲事,昨天还跟我说,想让张十二尚公主。”

  尚公主?曹山心里打了一个突,他脑子乱糟糟的,完全没想到刘询的姐妹都没能长大成人,便在巫蛊之祸中去世,女儿还没生出来,上哪尚公主去?他再也坐不住,道:“我现在就去。”又想到刚才揪着安国公的衣领,只好作躬请程墨陪同。

  程墨还想看好戏呢,自然满口应承,当下两人一起去了安国公府。

  张清已经回府,安国公派人叫他过来,确认曹容真的离家出走,藏在永昌侯,不禁夸赞道:“儿子,好样的,给为父增光了。”

  他因为张清的婚事而焦头烂额,这下子算是扬眉吐气了。这回,只要安安心心静等曹山来求他便成了。果然,等不到一个时辰,门子便进来禀报:“阿郎,永昌侯和平阳侯求见。”

  程墨到安国公府,一向不用通报,门子都是见惯了的,此时进来通报,完全是做给曹山看,顺便提醒安国公做好准备。

  安国公故意把锦衣脱了,换了家居常服,叫府里的歌伎上来唱曲跳舞,又吩咐摆上美酒香肴,自斟自饮,然后才让门子请程墨和曹山进来。

  这么一耽搁,两人便在门口站了小半个时辰,曹山越等越心焦,不停在朱漆大门前走来走去,道:“他不会把亲事定下来了?这可怎么办?”

  要不是张清的亲事定了下来,何必大半天不请他们进去?

  程墨心里偷笑,故意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,道:“要是这样,令爱只好做妾了。”说话间,还不忘给另外一个门子丢眼。

  那门子身材胖把,约莫三十几岁年纪,是几个门子的头,平时和程墨很熟,这会儿把程墨和曹山的对话听在耳里,见了程墨的眼,趁曹山没注意,闪身进了门槛,把程墨的意思禀报了安国公。

  安国公刚夹了一筷子菜,听了门子的话,一拍大腿,道:“还是五郎心思细密啊。”待门子出来,又自言自语道:“曹山啊曹山,你不是假装清高,看不起我么?现在想求我?哼,门都没有。”

  曹山说什么低调过日子,与世无静,安国公半个字也不相信,私心里以为,曹山自恃有皇室血脉,看不上张清这个国公之后呢。

  先前的门子又在路上磨蹭了两刻钟,才出来道:“阿郎请两位侯爷入内奉茶。”

  程墨故意埋怨道:“安国公怎么没迎出来?这也太小瞧人了。”

  论起来国公的爵位比列侯高,但程墨是皇帝跟前的红人,无论如何安国公都不敢怠慢才对。

  曹山心急如焚,哪敢计较这么多?他一边往里急走,把程墨落后面,一边道:“不出来迎就不出来迎,别跟他计较就是了。”

  程墨几乎笑破了肚子,道:“你等等我。”

  曹山还等着程墨敲边鼓说好话呢,哪敢不听?勉强站在小径边等他,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道:“你年纪轻轻,怎么走这么慢啊?”

  假意带路的门子虽然不知程墨葫芦里卖什么样,但看两人一个淡定一个焦急,也能猜到程墨在戏弄面前的老头,忍笑忍得很辛苦。

  安国公府占地面积比不上永昌侯府,但规格摆在那里,也比平阳侯府大些,门子见程墨戏弄曹山,故意引他们走了很多弯路。程墨看出路径不对,也不说破,只是慢吞吞走在后面。

  这么一来,到厅堂便走了小半个时辰,院子里的光线已经暗了下来,天眼看就黑了。

  曹山见前面的院子透出灯光,丝竹之声不绝,不禁愕然,问门子道:“安国公可是有客?”

  要是他在宴客,自己还怎么开口提亲啊?女方父亲亲自上门提亲,传出去,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7954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