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24章 纪驰接手

第424章 纪驰接手

  自从掌权后,刘询没日没夜地忙碌,程墨公庑供暖所两边跑,同样忙得团团转,两人难得坐下说说闲话。

  公事谈完,刘询把御案上的奏折推到一边,吩咐小6子上茶具,道:“好久没有喝茶了,大哥陪朕喝两杯。”

  “臣遵旨。”程墨含笑道。看得出,现在的刘询跟以前大不相同,举手投足间透着自信,脸上也有了自内心的笑容。

  君臣闲闲喝完茶,说说孩子,也就到了午膳的时间,刘询留程墨用膳,待得膳毕,程墨告辞出了宣室殿,已是午时末。

  在程墨的影响下,羽林郎们多有吃午饭的习惯。刘询为了让程墨吃上可口的热饭菜,特准羽林卫在南殿有自己的小厨房,拨两个御厨过来为他们做饭。宫里只提供早饭和晚饭,以及无限量供应的点心,中午这一餐是轮值的羽林郎们自掏腰包,请御厨做的,当然免不了给些好处。

  纪驰像老僧入定,对着两张图纸冥思苦想,直到黑子请他用餐,他怔了半天才回过神,敢情传言属实,羽林卫真的一日三餐啊。

  程卫尉可真敢啊。他腹诽。这可不是钱的事,简直是享受皇帝的待遇,普天之下,只有皇帝一日三餐呢,难道程墨不怕犯忌讳?

  黑子哪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见他对两张图纸半天呆,热情地招呼他吃饭。

  一顿可口丰盛的饭菜下肚,他感觉脑袋灵活多了,问黑子要了笔墨,开始在竹简上写写画画。

  程墨进来的时候,便见纪驰在奋笔疾书,不禁奇道:“纪大匠可是有了眉目?”

  火车的诞生穷尽一代华夏精英,你若看这么一会儿便知道怎么造,我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,程墨腹诽。

  “哦,程卫尉来了。”纪驰放下毛笔,起身和程墨见礼,道:“不敢说有眉目,只是若按照卫尉所说,此车是由铁皮建造,岂不是要炼出好大的一张铁皮?对于怎么造出大铁皮,我有些想法。”

  还好,总算不是自己想的那样。程墨笑道:“难怪大匠能担起将作匠的重任,果然有过人的艺业。我已从陛下那里讨了诏书,还望大匠能从将作匠中挑几个人帮忙把火车造出来。”

  极有可能提前两千年造出来的车子叫什么名字?当然是原来的叫法了。

  “既有诏书,某自然万死不辞。”纪驰说着,双手接过诏书。其实就算没诏书,他也决定帮这个忙,要不然何必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,耽在这里绞尽脑汁想得脑袋瓜子疼?

  程墨连声道谢,道:“大匠若造出火车,必将青史留名。”

  谁不想名垂青史?纪驰笑得嘴里的口水差点流下来,连声道谢,道:“多谢卫尉提携,我一定穷整个将作匠之力,把这什么车造出来。”

  “火车!”程墨加更语气道:“就叫火车,用煤做燃料。”

  纪驰沉浸在兴奋中,没有细问煤是什么,拿起图纸,珍而重之地折好,小心翼翼放在怀里,才告辞。

  他回将作匠后,马上召集能工巧匠,研究一个叫做火车的新项目。将作匠的活计相对轻松,除了制作珠宝的匠人常有有任务之外,其他的匠人大多数时间都很空闲,日常会自由挥搞创作。现在被纪驰召集起来,便把多余的时间集力投入到新项目中。

  将作匠在研究一种奇怪的车子的消息也慢慢流传出来,大家议论纷纷,对这种不用马车、牛车拉的车子充满好奇。

  这是后话。

  曹容毫无损地回家,曹山细问之下得知,原来她一直住在永昌侯府,只好备了礼物过府道谢。

  “平阳侯不用客气,只要他们得偿所愿就好。”程墨道:“不知吉日择在什么时候?”

  张清和曹容年纪不小了,安国公希望能尽快成亲,曹山却以嫁妆没有齐备为由,把婚期拖到年底。两家商量好就行,程墨衷心地祝福他们。

  曹山告辞离去时,在府门口遇到东闾英,两人互不相识,也就擦肩而过。曹山上了马车,东闾英再次被告知,程墨不在府中。

  他已经来好几次了,每次狗子都这么说,这次不肯收他递上来的银子,也不肯进去通报,道:“老先生,我家阿郎忙着呢,常常好几天不着家。你看这样好不好,你留下拜贴,待阿郎回来,我为你呈上。若是阿郎抽得出时间见你,自会过府拜访。你也不用三天两头地跑。”

  武帝驾崩,霍光成为顾命大臣时,东闾英以为家族能够依靠霍显飞黄腾达,霍显倒是帮东闾英说了几次好话,可霍光油盐不进,愣是没有任命东闾氏任何子弟为官。东闾英闹了几次,还是霍光沉下脸,才收敛。

  二十多年来,东闾氏的子弟一代不如一代,新成长起来的这一代,徒有纨绔习气,没有半点才学。他向一些居于高位的朝臣要举荐信并不难,难的是这些举荐信在霍光那里,没有半点用。

  他气得骂娘,却无可奈何,好不容易挨到霍光退隐,那天他想去大将军府扬扬威,霍光依然没给他好脸。他当场便哭起了去世的妹子,霍光的结妻子,霍显只好陪他一起落泪。

  霍光没办法,只好祸水东引,让他走走程墨的门路。

  论起来,程墨跟他还是姻亲。这时张清封列侯的消息已传遍京城,这是刘询亲封的第一个列侯,理由也很牵强。

  于是东闾英想请程墨做媒,借此和程墨交好,又有一个列侯女婿。

  这些天,狗子没少收他的银子,说这番话时也确实为他着想。那么大年纪的老头,一次次地跑来吃闭门羹,狗子是个善良的人,真心看不过眼嘛。

  可是东闾英不这么想,他来之前无意间听说,安国公府和平阳侯府在议亲,亲事真心不能耽搁下去了,要不然,列侯女婿就跑了。

  他脸一板,拿出杀手锏,道:“程卫尉乃是我的甥婿,我是他的夫人霍氏的娘舅,哪有亲娘舅来了,不请进府奉茶的道理?”

  狗子怀疑的小眼神上下打量东闾英几眼,道:“老先生,你没事?”

  不会是受了刺激,跑到这里胡言乱语?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8105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