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30章 识时务

第430章 识时务

  像程墨这样的新贵,常有穷亲戚打秋风,或是有骗子无赖假亲戚之名行打秋风之实,门子要是没有花眼金晴,难免上当受骗。

  何谕这么说,不过是给东闾英一个台阶下,人家程卫尉不是不肯见你,而是因为门子没有通报,门子为什么没有通报呢?因为骗子太多了,被骗怕了嘛。

  东闾英人老成精,哪会不明白何谕的真实意图?不过,他已经坐在永昌侯府的花厅喝茶,程墨不仅见了他,还和他认了亲戚,今天总算不虚此行,自然要见好就收。

  他义正辞严地道:“这样的恶奴,留下来只会坏了五郎的名声,不如逐出府去。”

  狗子是第一批进永昌侯府当差的奴仆,那时程墨刚穿过来不久,还只是一个羽林郎,靠宜安居一炮打响,才有银子买一个大点的院子,请家丁护院。狗子就是在那时成为门子的。

  刚开始,狗子犯过很多低级错误,但随着程墨的地位越来越高,他应付各人等的能力也越来越高。

  在程墨心里,狗子不仅仅只是一个门子,一个奴仆,还是在他眼皮底下成长起来的好员工。人是有感情的动物,程墨怎么能就这样炒掉狗子?何况狗子和东闾英发生冲突,错在东闾英,不在狗子,狗子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罢了。

  程墨呵呵笑了两声,道:“程某的名声只能靠一个小小门子成全了。看来,我得把他供起来才成。”

  东闾英气结,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还是何十三好说话些啊,他干脆不接程墨的话茬,转头和何谕道:“谁家没有几个仗着主人有些权势便为非作歹的奴才呢?若害群之马不除,只会坏了主人的事。”

  你既然不在乎名声,我就跟你说说厉害。

  何谕善于揣摩人心,知道东闾英身为霍书涵的长辈,却被几个奴仆殴打致晕迷不醒,传出去会成为京城的笑话,若不对几个奴仆稍加惩治,他面子上过不去。可程墨一向护短,哪怕几个奴仆,也是他府上的奴仆,如何肯当东闾英的面发落,让东闾英看笑话?

  他的立场站得很正,含笑道:“老先生说得是,只是卫尉一向不大管府里的事,霍夫人又不在府中,不如待霍夫人回府,再处罚几个奴才?您是有身份的人,就不必跟几个奴才计较了,没的辱没了您的身份。”

  东闾英瞟了程墨一眼,见他聚精会神地洗杯,好象没听到两人的话,心里暗骂一声:“混小子,真是太嚣张了,你哪怕把为首的恶奴叫进来,当着我的面骂几句,给我一点面子,这件事也就算了。这样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我的面子往哪搁?”

  程墨泡好茶,分了杯,把一杯热茶放在东闾英面前,道:“福州送来的贡茶,总共只有十斤,陛下赏我两斤,我一直舍不得喝。你尝尝。”

  这话有几个意思,明眼人一听便懂。何谕暗赞一声:“高,实在是高哇。卫尉这一手,可比什么都管用。”

  果然,东闾英脸上浮现一丝浅浅的笑容,道:“难得五郎有心。这么珍贵的茶,我一定好好品尝。”

  说着,端起茶杯,轻轻呷了一口,微闭双眼品味了一会儿,摇头晃脑地道:“不愧是贡茶,入口甘醇,回味悠久。”

  何谕看他十分享受的样子,也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,跟昨天来的时候喝的茶没什么不同啊。他把剩下的茶一口饮尽,砸巴砸巴嘴,真心觉得味道一模一样。他不仅没有说破,还跟着附和道:“真是好茶。”

  东闾英就像突然失忆,忘记了刚才说到哪里,话题很快从恶奴仗势欺人转到茶的好坏,以及福州一年产多少斤贡茶上。

  茶还没喝完,榆树进来请示,酒席安置在哪里?

  很快,十二热菜,十二冷盘,一坛高度白酒全都上了桌。

  程墨请东闾英坐上首,道:“你是涵儿的娘舅,就是我的娘舅,娘舅请上座。”

  东闾英假意推辞,道:“那怎么成?”

  程墨笑道:“涵儿不在家,要是在家也会请娘舅坐上座,你要是不坐,涵儿会生我的气呢,只怕我得在书房住几天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三个男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,一副心照不宣的怕老婆样子,笑声中,东闾英当仁不让在上首坐了,程墨在主位相陪,何谕适逢其会,坐在下首。

  程墨刚把东闾英面前的酒杯满上,树根在门口禀道:“阿郎,门外来了一群人,约莫三四十人,都带家伙,叫嚷着要我们把老先生交出去。您看,要不要叫人把他们打回去?”

  以为人多他就怕了吗?永昌侯府的侍卫护院家丁加在一起好几百人,十人打他们一人也绰绰有余。树根看向东闾英的目光十分不善。

  家主被人打晕,换作谁也不肯善罢干休,不知带人来的是东闾英哪个儿子?程墨思忖着,含笑道:“可是娘舅府上的人?想必他们十分担心你,能不能请你跟他们说几句话,叫他们先回去?”

  东闾英自然不会推辞,当即放下筷子站起来,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  程墨和何谕陪他一起出去,带头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,长相跟东闾英有五六分相似,身材比他略高,正堵着角门大骂,要程墨交出他的父亲。

  角门口三四个门子,十五六个家丁,都手握棍棒,严阵以待,械斗一触即发。

  家丁们见程墨和东闾英三人来了,让开一条路,狗子也在人群中,不忘提醒一句:“阿郎,小心。”

  东闾英的三子东闾立得知老父挨打,马上召集护院赶了过来。

  “孽子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东闾英越众而出,走出角门,板着脸训儿子,道:“我跟五郎刚要吃酒,你便跑来搅事,成什么样子?”

  东闾立见父亲好端端站在面前,转头望向旁边一个做家丁打扮的青年,却是东闾英的车夫,就是他跑回府,急吼吼喊:“大事不好了,阿郎被人打死啦。”东闾立才会带人来找回场子,顺便把父亲的“尸体”抢回去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8305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