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31章 对错

第431章 对错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车夫见东闾英好端端站在面前,喜极而泣:“阿郎,您没事,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当家主的感觉真好啊,东闾英当着程墨、何谕以及两府下人的面,把车夫好一通训,最后给儿子下命令:“立即带人滚回去。”

  老父活蹦乱跳的,东闾立二话不说,乖乖把人带走了。

  程墨、东闾英、何谕三人重新回到花厅,接着吃喝。东闾英喝了白酒,连声称赞,不用人劝,一杯接一杯,喝了小半坛,醉倒在桌上。

  程墨只好叫人送他回去,然后把狗子等三个门子叫进来,道:“说说,为什么打架。”

  狗子担了半天心事,先是想着糟老头一定会逼阿郎把他交出去,指不定小命难保,等了半天,程墨一直没有派人传唤他,后来又听说程墨宴请东闾英,他才渐渐放下心事。可一颗心刚松下来,榆树便奉命把他们三个打架的叫过去问话。

  该来的总会来啊。狗子决定当一回男子汉,一进门便跪下道:“回阿郎的话,奴才奉命请老头……老先生花厅奉茶,他非但不肯进来,还当众为难我,说要大夫人亲自出来迎接,才肯进府。奴才推托大夫人不在府中,他便打了奴才一个耳光,此事府门口众人亲眼目睹。”

  狗子说着,侧头让程墨看他的脸,指印倒是消了些,红肿还在。

  另外两人齐声道:“回阿郎的话,我们见狗子哥挨打,心里不愤,阿郎若是要责罚,我等甘愿领罚。”

  狗子忙道:“都是我的错,求阿郎罚我一人。”

  另外两个也争着道:“罚我。”又劝狗子:“若是所有罪责由大哥一力承担,只怕大哥会被逐出府,若是我们分担,最多挨几十棍,还能继续在府里当差。大哥就别跟我们争了。”

  哪怕挨五十棍,打得皮开肉绽,也好过被赶出去。离开永昌侯府,上哪找这么好的主人?又上哪找这么有油水的差使?

  狗子叹道:“两位兄弟的恩情哥哥领了,可这事由我而起,不能拖累你们,都别跟我争了,就由我一人担下来,以后你们在府上好好当差,对阿郎和几位夫人要忠心耿耿。”

  垂手侍立一旁的普祥见程墨面无表情,冷眼看三人跪在地上抢着受罚,赶紧喝止道:“都给我闭嘴,听候阿郎发落。”

  你们三个笨蛋,责罚谁是你们说了算吗?还不是看阿郎的心情?普祥生怕三人越争,程墨越是从重责罚。

  三人果然闭嘴,一个个紧张得额头冒汗,看向程墨的眼神全是哀求之。

  厢房里安静下来,程墨才闲闲开口:“你们挺行的啊,不仅打群架,还讲英雄义气。既然这样,那就三个都逐出去好了。”

  “阿郎!”狗子痛哭失声,连连磕头,道:“求阿郎收回成命,只罚我一人。”

  另外两人没想到程墨处罚这么重,惊呆了。

  普祥吓了一跳,赶紧道:“阿郎,他们打架确实不对,可事出有因,还请从轻处罚。”

  程墨道:“只是打架吗?他们打的是东闾氏的家主。”

  “是。”普祥不敢再求情,丢给狗子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。

  可不是,他们打了名门世家的家主,害得阿郎得罪东闾氏一族,这件事想必不能善了。狗子顿时垂头丧气,低下了头。另外两人想起东闾英的气势派头,以及东闾立带一群人气势汹汹赶来,顿时瘫软在地。他们的胆子可真大啊,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。

  看三人怕了,程墨又淡淡道:“不过,东闾奉孝挑衅在先,你们被逼还手,也是情有可原。但是,下手重了点儿,要是真打死了他,只怕我也保不住你们。”

  什么是名门世家?就是祖上连续几代出过三公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的家族。东汉末年,有两个名闻天下的世家大族,一是袁氏,即袁绍、袁术的家族,袁氏的祖先多在朝中位居三公,所以袁氏兄弟多次把四世三公挂在嘴上。所谓的四世三公,并不是三代出了三个位居三公的人,而是连续四代,都有位于三公的祖先。另一个家族是弘农杨氏,接连四代,出了五位位居三公的人物。这都是天下公认的名门望族。

  东闾氏在这一代,只是虚有其表,族中没有人位居三公的高位,但不妨碍他们世家之名,没什么事就好,真有什么事,只怕举国声讨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所以,程墨必须吓一吓狗子等人,给他们一个教训。

  狗子三人连连磕头,道:“奴才该死。”

  妈妈啊,世家好可怕,以后他们再也不敢了。

  程墨道:“抬起头来。”

  三人不知阿郎要做什么,怔怔停止磕头,抬头看着程墨,狗子的额头已经磕破了,鲜血顺着脸颊流下。

  程墨道:“我来告诉你们,这件事你们哪里做对,哪里做错。你们是我程某人的奴仆,有人欺上门,管他是不是名门世家,总之狠狠打回去,这个没错。你们错在打的部位不对,一下子把他打晕了,这样会受人以柄,应该拣手脚等不是要害的部位打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狗子等人呆住了,打回去是对的?

  普祥觉得三观完全颠覆了,道:“阿郎,您是不是说错了?他们打的可是东闾老先生。”

  您老人家刚才也说了,三人把名门世家的家主给打啦,怎么反而是对的呢?

  程墨唇边噙了笑,道:“他打你,你便打回去,这是对的。他若没有动手,你却打他,且看我怎么收拾你们。”

  原来要他自己作死先动手啊。狗子等三人秒懂。

  程墨又道:“今天情况特殊,若是你们以为连世家的家主都打了,可以横行京城,我定然不饶。”

  说到后来,已是声俱厉。

  普祥、狗子等四人为他的气场所慑,身子嗦嗦发抖,颤声道:“是,奴才们明白了。”

  把利害分说明白,程墨最后宣布处罚决定:“狗子罚三个月工钱,打三十棍,你们两个罚一个月工钱,打十棍。现在下去领罚。”

  三人都明白,这罚的是他们把东闾英打晕,而不是打了东闾英。三人都感激涕零,各自磕了三个头,道:“谢阿郎。”然后下去领罚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83055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