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32章 奇思妙想

第432章 奇思妙想

  白天还是艳阳满天,下半夜却下起了雨,雨点滴在屋檐上,滴滴答答地响。

  屋里弥漫着欢爱过后的氲氤暧昧,大床上被褥凌乱,霍书涵躺在程墨臂弯,葱白般的食指轻轻在程墨胸口划圈圈,轻声道:“你没为难他?”

  程墨轻笑一声,捉住霍书涵作怪的小手,放在唇边亲了一下,道:“他是你娘舅,我怎么会为难他?”

  程墨派人送东闾英回去,何谕跟着起身告辞,临走顺走程墨两坛白酒。他也有六七分醉意,第一次喝这么醇香的酒,不免喝多了。

  送走客人,程墨去了霍书涵的院子,夫妻俩早早歇下,一番,尽兴后,程墨便说起白天在府门口发生的事。

  霍书涵身为女主人,府里什么事瞒得过她?何况动静闹得这么大,又是整治酒席,又是处罚奴仆的,东闾英还没走,狗子老婆就求到那她这里来了。她相信程墨有分寸,并没有插手。

  这会儿听程墨这么说,她微微一笑,道:“从大娘上论,他是我娘舅没错,小时候他对我很好,常变着法儿逗我开心。”

  那是因为霍显信誓旦旦地说,她长大后一定会当皇后,东闾英上赶着感情投资呢,自她嫁给程墨后,去外祖家两次,便再没遇到他了。

  程墨却对她提到的“大娘”感兴趣,道:“大娘是谁?”

  霍书涵是霍显所出,成亲时,霍光没有提起东闾氏。霍显巴不得忘掉自己侍女出身的事实,更不会说。霍书涵以为程墨早就打听清楚,嫁过来后,也没提起过。直到此时程墨问起,她才明白他原来不清楚此事。

  “大娘是父亲的原配,我母亲是续弦。”她简洁道。

  程墨这才知道,原来自家岳母不姓东闾,看来自己对东闾英有些误会了。

  霍书涵道:“他是大娘的兄长,你若有帮得上的地方,不妨帮帮他。”

  “好。我知道了。”程墨笑道,翻身把霍书涵压在身下……

  这一场雨直下到第二天午后才慢慢停了,黄昏时分,程墨回府,路上多处泥泞,马车有些颠簸。

  挨了三十棍的狗子在家养伤,另外两个门子也被准了五天假,府门口只有树根和另一个门子精神抖擞地接待来访者,经过昨天的事,他们都明白,只要不乱来,阿郎一定会为他们出头,为他们主持公道。这样的认知让人心安,干活倍有精神。

  树根正和一个长须中年男子说着什么,瞧见程墨的车来了,忙丢下中年男子,跑过来,在车旁禀道:“阿郎,昨天那位老先生又来了。”

  这次,东闾英一来便表明自己的身份,乃是霍夫人的娘舅。

  程墨道:“请到花厅奉茶。”

  “已请进去了。”树根道:“大管家陪他说话呢。”

  夫人的娘舅,怎么也不能怠慢了。

  “知道了。走。”程墨淡淡道,最后一句话却是对临时充当车夫的黑子说的。黑子扬起马鞭,马车从侧门进去了,先前的中年男子连声喊:“程卫尉,程卫尉,等一等。”

  程墨哪去管他。

  雨停,东闾英便坐车过来了,喝了一下午茶,跑了几次茅厕,总算把程墨等回来了。

  “五郎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他满脸堆笑,起身朝程墨拱了拱手,道:“多有打扰了。”

  他眼睛何等犀利,程墨靴子上的泥还没干呢,如何瞒得过他?刚才普祥说程墨不在府中,他还不信的话,此时却是信了个十足十。

  程墨笑道:“怎么敢当舅父的礼?害你久等了,快快请坐。”又叫榆树:“快上茶具,我陪舅父喝茶。”

  一句舅父叫得东闾英老怀大慰,好小子,总算肯喊我一声“舅父”了,真不容易啊。

  他脸上的笑越发浓了,依言坐下,道:“五郎快别客气,我今天来,实是有事相求。羽林郎张清张十二,年龄和小女倒相当,还请五郎勉为其难,成全这段姻缘。”

  “张十二?”程墨道:“真是不巧,三四天前,安国公为他求娶平阳侯的女儿,两家已交换了交庚。”

  是你非要张清封列侯才肯答应这门亲事,现在张清倒是成为承恩侯了,可也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了。

  东闾英呆若木鸡,半天才道:“此事当真?”

  程墨道:“婚姻大事,哪能儿戏?张十二对曹小娘子一见钟情,曹小娘子对张十二也倾心爱慕,两人郎有情妾有意,早就暗定终身了。”

  东闾英连声“哎哎”,道:“这可怎么好?小女今年已十七岁,再拖下去,就成老姑娘了,还请五郎看哪家有好儿郎,帮她牵牵红线。”

  程墨失笑,道:“我成红娘了?张十二的亲事,也是我做的媒。”

  东闾英不懂红娘是啥意思,他可不敢埋怨程墨为曹家做媒,大倒苦水道:“五郎有所不知,如今陛下改兴察制为科举制,以后族中子弟想出仕更加艰难,若没有有名望的女婿相帮衬……”他顿了顿,道:“小女和涵儿是闺中蜜友,不如一事不妨二主,我把小女许配于你,如何?”

  程墨一口茶全喷在前襟上,赶紧叫榆树取衣服侍候他换上,重新坐下,道:“舅父啊,这怎么使得?”

  “使得,完全使得。”东闾英为自己的奇思妙想兴奋不已,道:“五郎就不要推辞了。”

  东闾英越看程墨,越觉得他剑眉星目、鼻如悬胆、唇红齿白,比张清俊朗多了。这么俊朗的郎君,女儿定然中意。

  程墨苦笑道:“舅父快别这么说了,我帮表妹想想办法还不成吗?只是能不能帮她找一个如意郎君,可就难说了,朝中总共就那么几个列侯,不是老头子,也已经娶妻。”

  列侯是抢手货啊,可不是菜市场上的大白菜,随你挑。

  东闾英只是摇头,道:“五郎啊,纵然得封列侯,也没有你成为九卿之一位份尊崇,玉儿上哪找你这么好的夫婿?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。”

  真不知他早干什么去了,放着这么好的人选不挑,非要和安国公这老货较劲。东闾英想想就后悔,又觉得自己还是慧眼识珠的,总算挑中程墨这个少年英才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8305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