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37章 再拒

第437章 再拒

  清晨,霍书涵起床梳洗,同时派人去东闾英府上说一声,要过去看望外祖母。 到了东闾英府上,和外祖母王氏闲谈时,有意无意间问起东闾玉的婚事,引来王氏好一通埋怨,说东闾英在女儿婚事上不用心,云云。

  霍书涵道:“舅父想为表妹寻个金龟婿?陛下已下诏,改举察制为科举制,现在要出仕为官,只能走科举一途,出身便不那么重要了。舅父若想借联姻,抬高门楣,不是有五郎这个外甥女婿么?若外祖母信得过我,我为表妹留心就是。”

  “可笑舅父瞧不起五郎只是臣子在先,又急吼吼认亲在后,闹了好大笑话。”这一句,霍书涵在心里默默道。

  王氏两眼放光,道:“可不是,有你帮着相看,玉儿一定能嫁得好夫婿。”

  霍书涵喝了茶,吃了点心,看看天不早,起身告辞。她的马车出府,东闾英才知道她来了,赶着过来和她说把东闾玉许给程墨的事,没想到一进门便挨了老母亲好一通训,然后宣布,东闾玉的婚事全权交给霍书涵处理。

  东闾英心里明镜似的,这是霍书涵不同意东闾玉进门呢,他当面唯唯答应,出母亲的院子,便骂霍书涵:“小贱人,有好男人自己霸着,也不肯分给你妹妹!”

  霍书涵在马车上连着打了两个喷嚏。

  晚上,程墨从供暖所回来,霍书涵把跟王氏说的话重新说了一遍,道:“表妹的亲事没定下来,舅父不会善罢干休,你还是自求多福。”

  程墨摸了摸光洁溜溜的下巴,道:“羽林卫那么多大好儿郎,还怕找不到一个人娶表妹吗?你等着好了,我过两天便给表妹说一门亲事。只是你要怎么谢我?”

  明天他就打听一下,谁没娶亲,找那不着调的,跟东闾英极为相配的,即刻为这人做媒。嗯,就这么办。程墨脑子转得飞快,马上想到把这烫手山芋送出去的办法。

  霍书涵俏脸微红,夫君为了她,坚决不肯娶东闾玉,对她的一片心,真是可昭日月。她含情脉脉道:“你要我怎么谢你?”

  若是能赶紧给他生一个孩子就好了。她默默想着,纤手轻抚自己平坦的腹部。

  程墨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,把她说得俏脸如大红布,粉拳如雨落在程墨胸膛,嗔道:“你怎么能这样?”

  程墨握住她的粉拳,放到唇边亲了一下,道:“夫妻敦伦,乃是人伦大礼,我怎么啦?”

  两人正调笑,青萝在门口禀道:“阿郎,舅家阿郎求见。”

  却是东闾英估摸着程墨回府了,赶了过来。

  程墨和霍书涵对视一眼,霍书涵笑道:“舅父对你可真是情有独钟。”

 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异呢?程墨一本正经道:“严肃些,舅父他老人家德高望重,你哪能拿他取笑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两人同时哈哈大笔起来。

  笑完,程墨去花厅见东闾英。

  东闾英坐在椅上喝茶。他已经想了一天,决定再厚脸皮提一次亲,若是程墨再推辞,他便把女儿送上门。他就不信,以女儿的姿,程墨会拒绝。

  “舅父可用膳了?”程墨一见东闾英便热情万丈地道:“若是没有用膳,我即刻吩咐厨子做几个菜,温一壶酒,我们喝几杯。”

  他提起酒,东闾英一拍大腿,道:“昨天在五郎这里喝的酒,是我这辈子喝到最好的,要是能送我两坛最好不过,如果没有,一坛也足感盛情。让厨子做几个菜就不必了,我已用了晚膳。”

  一日只吃两餐,晚饭自然要早些吃,一般天还没有黑透,便开始吃饭了。

  程墨道:“酒有的是。”吩咐榆树取两坛酒来。

  东闾英见他比昨天热情很多,以为他嘴里拒绝亲事,实则是看中东闾玉,要不怎么会这么热情?这是女婿对待老丈人的态度嘛。

  “昨天跟五郎提过的亲事,还请五郎不要推辞,尽快择一良辰吉日把玉儿纳进府中。涵儿是姐姐,玉儿是妹妹,这大妇嘛,自然还是涵儿。想必涵儿不会有介意?”东闾英绝口不提霍书涵上午过府的事,只是表明女儿不会威胁到霍书涵的地位。

  自己的女儿出身世家,要家世有家世,要嫁妆有嫁妆,难不成过门后,程墨能够把她当一般姬妾看待?若是这样,他自然是要为女儿出头的,现在霍光已退隐,难道他会怕了霍书涵不成?说不定女儿过门一年半载,生下一男半女,程墨会把她扶正呢。

  他打得好算盘,没想到程墨笑道:“涵儿那里,我还没有跟她提过。表妹是名门闺秀,哪能这样草率出嫁?我定为她择一门当户对的人家,风风光光送她出嫁。”

  “这样最好……呃,你说什么?”东闾英还以为程墨说要风风光光把东闾玉娶进门,话说了一半,才意识到这混小子竟然拒绝,不禁有些茫然。

  程墨道:“请舅父放心,我会为表妹择一门当户对的人家。”

  什么男子能有程墨这样的身份地位?东闾英坚决道:“五郎可是以为我现在大不如前,生怕玉儿的嫁妆不丰厚?我明天就把嫁妆单子送过来你瞧瞧,有什么想要的,你尽管说,我添上就是。”

  瞧他这脑子,一整天都在想什么,怎么没想到早点草拟一份嫁妆单子,这时候拿出来也可安程墨的心嘛。想到霍书涵出嫁,用十里红妆形容一点不为过,女儿的嫁妆要过她怕是难,又有些心虚。

  程墨哑然失笑,道:“舅父说哪里话?我岂是看重嫁妆之人?实在是不忍看表妹与人作妾,才想在羽林卫中为她择一佳婿,还请舅父相信我的眼光。”

  程墨话说到这个份上,他要再坚持把女儿嫁给程墨,倒成了不相信程墨了。他苦笑道:“不知五郎觉得谁和玉儿相配?”

  羽林郎都是出身勋贵,最多也就是张清这种人家,哪里比得上程墨身为列侯,又为卫尉呢?难道说,外间传言属实,程墨畏惧霍书涵,所以不敢纳妾?东闾英满腹疑惑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8479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