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41章 死心不息

第441章 死心不息

  天气越来越暖和,刘询已换上春装,端坐在又长又宽的御桌后。

  他掌管朝政后,让程墨送一批官帽椅进宫,程墨自然照办。宣室殿和建章宫的几案和席子一律换成八仙桌、官帽椅,平时批奏折处理政务的御案也换成大书桌。他是皇帝,地位尊崇,特制的御桌比程墨书房那张书桌长了两尺二,宽了一尺二。

  椅子也是特制的,坐着舒服。

  御桌上铺了几张长方形的绢,上面的字排列得整整齐齐。

  “这是印的?”刘询细细看了半天,抬头问坐在对面的程墨。

  散朝后,程墨到宣室殿,把昨天亲手印的几张白绢呈了上去。刘询已经对着几张白绢看了半天了。

  “是。”程墨道:“只是用白绢印刷,成本太高,若能研制出纸张,当可大大节约成本。臣正在组织匠人制作纸张。”

  程墨大概知道纸是用植物纤维制成,具体是怎么制的却不清楚,只隐约记得东汉有个大太监蔡伦研究成功,当时叫蔡伦纸,盛传一时。不过,蔡伦纸很粗糙,时人多不习惯使用,但对科技发明来说,已是一大进步,宣纸便是在蔡伦纸的基础上,逐步完善的。

  这些天,他问了一些匠人,大多不了解植物。被问到的匠人很奇怪,世人重肉轻菜,植物轻贱,有什么好了解的?因而,程墨直到现在,还没有找到能扛起造纸大旗的匠人。

  刘询道:“纸张是什么?”

  程墨简略把纸张介绍了一下,道:“若是能制出高质量的白纸,便能大大降低书的成本,文字便可以刊印成册、发行天下,让更多人读书识字,参加科举,假以时日,一定有更多的人才供陛下挑选。”

  “朕盼着纸张能快点研制出来,在没有纸张之前,就用白绢印刷。先从国库拨五百匹白绢,做为印刷之用。”

  刘询一锤定音,若是能取天下英才为已所用,何惜区区五百匹白绢?

  程墨道:“谢陛下。臣请陛下恩准,成立印书局,专事印刷。”

  “朕准了。”

  刘询立即下诏,由程墨组建印书局,从国库调拨的五百匹白绢一并归程墨处置。消息传出,群臣哗然,自霍光退隐,皇帝掌权,程墨可是搞了很多新生事物,再让他这么搞下去,他们还有活路吗?

  可是皇帝诏书上说了,为了教化。

  教化之功跟开疆拓土同样重要,都是皇帝的政绩,你要上书反对,道理上站不住脚。何况皇帝不久前下诏,实行科举制,谁没看出来,两件事息息相关?

  苏执对着那份诏书看了良久,只觉心塞。他本来以为霍光退隐,当朝第一人是自己,没想到程墨强势出击,皇帝又对他言听计从,照此下去,大事不妙啊。

  黄霸送公文进来时,见苏执坐着发呆,道:“丞相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苏执挥了挥手,示意黄霸下去。

  当天晚上,章布又到黄霸府上求见。这是他第六次来了。他已经被黄霸拒绝了五次。

  “贤侄没必要再来了。”黄霸道:“你还不如努力学习,参加科举,考出好成绩。”

  考生参加院试须回原籍考试,章布若是打算参加院试,早就收拾东西回老家了,怎么会赖在京城不走?他是铁了心要刺杀程墨,坚信只要刺杀了程墨,便能废除科举制,回到举察制和征僻制的老路上来,他手握有几封举荐信,得到某个州郡的太守青睐不难。

  对黄霸这样的顽固,他有的是耐心,在席上行礼,言辞恳切道:“难道世叔忍心看小侄大仇难报么?家祖父在世时,对世叔有知遇之恩,小侄是他老人家的长孙,若他老人家地下有灵,看小侄再三被拒,定然痛心。”

  章秋举荐过黄霸,这是事实,黄霸无法否认,可章布三番四次拿这个做借口要胁他,就很让他反感了。若是寻常的小忙,他能帮则帮,章布要他帮忙刺杀朝廷重臣,他怎么能答应?程墨死在他家里,他能脱得了干系吗?

  “贤侄提起令祖,却不知令祖泉下有知,见贤侄不参加科举,会作何感想。”黄霸慢慢道。你不是要拿你祖父说事吗?我陪你。

  章布哑口无言,只能告辞。

  同一时间,程墨回府,得知昨晚东闾玉没人撑腰,最后服了软,低声下气向霍书涵赔不是,桃花也向青萝赔不是,得以留在永昌侯府。只是以她的性子,不知能住多久。

  过了两天,章布得知程墨成立印书局,觉得机会来了,再次到黄霸府上求见。黄霸不想见他,他赖在门房不走。黄霸没办法,只好请他进来。

  他一见黄霸,便道:“世叔,小侄打听到陛下下诏成立印书局,请世叔跟程贼说一声,安排小侄进印书局,他定然会到印书局巡视,到时候小侄趁他没注意,一举结果了他的性命。”

  黄霸看他单薄的小身板一眼,道:“匠人的活很苦,你干得了吗?”

  章布拍胸脯道:“世叔放心,小侄定然能行。”

  只要你别三天两头跑到我府上烦我就行。黄霸道:“这件事我须托苏丞相,若是他肯援手,由他向程卫尉请求,定然能成。只是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都不能把苏丞相和我供出来。你可答应?”

  托苏执云云,完全是黄霸的托辞,现在印书局刚成立,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,并不难进。章布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又没有一技之长,只能做杂役,要送一个人去做杂役,哪里用得着苏执开口?由他向负责印刷的匠人,姓欧阳的老头说一声就行了。

  印书局是新生事物,涉及的又是读书人看重的书本,诏书一下,便备受关注,连带欧阳蛰也成了风云人物。

  只要有机会接近程墨便成,章布满口答应。

  黄霸松了口气,晚上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。当即吩咐长随去和欧阳蛰攀关系,说乡下的亲戚想洗脚上田,谋一份杂役的活儿。

  来自丞相府的请托,那是欧阳蛰想都想不到的,自然满口答应。章布就这样混进了印书局,成为一名杂役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8530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