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43章 突变

第443章 突变

  家有喜事,怎可无酒?皇帝也是人,未能免俗。

  吃了甜丸汤,刘询便吩咐上酒,小6子取了一坛刚刚入库的美酒呈上来。

  刘询不停劝酒。这一顿饭,直吃到未时,程墨出宫时,已微有醉意,上马被风一吹,眼睛都睁不开了。

  黑子生怕程墨摔下马,想和他共乘一骑,程墨挥了挥手,大着舌头道:“我没事。”

  说是这样说,他还是放慢马,跟遛马似的,慢慢往府上走。

  好不容易簇拥他回府,扶他下马,黑子总算松了口气。这一路上,他都提着心呢。

  程墨摇摇晃晃进府,往赵雨菲的院子去。她有诰封,今天也得进宫道贺,许平君待她和别人不同,不知和她说悄悄话了没有?

  刚进赵雨菲的院子,便听院里传来一阵吵嚷声,其中犹以东闾玉的声音最为响亮。程墨皱了皱眉,心想,明天一定和东闾英说一声,把女儿接回去。

  葡萄架下几个女子或站或坐,站着的两人,一个身材曼妙,气质出众,不用看第二眼,程墨便认出是顾盼儿,另一个身着嫩黄衫子,双手做茶壶状,不是东闾玉又是谁?

  “她来这里做什么?”程墨嘀咕一声,晃了晃脑袋,朝葡萄架走去。

  石凳子上坐着两个女子,一个双手扶着硕大的肚子,一个身姿笔直,分别是赵雨菲和霍书涵。程墨多看了赵雨菲一眼,只觉她的肚子迎风长,一天比一天大。

  东闾玉住进来后,一打听,程墨另外两个妾侍出身都很一般,赵雨菲只是平民百姓,顾盼儿更是出自烟花之地。这样的女子,怎么配得上程墨呢?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嫌弃,对两人的轻视,全写在脸上。

  霍书涵和赵雨菲一早进宫朝贺,顾盼儿没有诰封,不用去,东闾玉得知后,便跑到她院里说三道四。顾盼儿是什么人?那是花魅啊,岂能受她的气?当下绵里藏针,不仅尽数顶了回去,还把东闾玉损了一通。

  东闾玉听不出味儿,还以为她出身名门,顾盼儿怕了她,在她面前低头服软,不敢还嘴,说够了,才得意洋洋回自己院子。

  吃过饭,桃花想了再想,还是忍不住,把顾盼儿话里另一层意思细细分析给她听,她当即气得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,非说自己受了欺负,要霍书涵给她做主。

  霍书涵没管她。

  她回自己院里大骂一通,直到桃花跑来告诉她,霍书涵去赵雨菲那儿,顾盼儿也在那里时,她便打着要顾盼儿出丑的主意,气冲冲找上门。

  她一进门便和顾盼儿吵,要不是碍于霍书涵在场,早就大打出手了。

  论口才,十个东闾玉捆一块儿,也说不过一个顾盼儿。东闾玉爆了,对顾盼儿出手了,姿势跟桃花一样一样的。

  顾盼儿早防她这一招呢,疾退两步,避开了。

  两人吵架,赵雨菲要劝,霍书涵赶紧扶她到石凳边坐下,就是生怕东闾玉爆起。可赵雨菲见东闾玉说着说着动起手来,忙扶着肚子吃力地站起来,道:“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。”

  霍书涵劝道:“你快坐下,别理她们。”

  她不信顾盼儿会跟东闾玉动手,东闾玉一个人打不起来。说是两人吵架,其实形势一边倒,顾盼儿句句斯文有礼,却句句夹枪带棒,东闾玉一丁点意思都没听出来,只会乱嚷嚷。唉,这人还是自己的表妹,说出去真是丢脸。

  赵雨菲道:“夫人,她们要打起来了。”儿:“快送三娘子回去。”

  春儿跟着顾盼儿在松竹馆呆了几年,哪会不明白主人话里的意思,笑道:“二夫人快听大夫人的,坐下歇歇。”

  她站的地方离东闾玉不远,东闾玉拿顾盼儿没办法,一腔怒气无处作,一抬腿便朝春儿踹去。

  春儿正对着赵雨菲说话,完全没防备后背,突然一股大力踹在,她立腿不住,整个人飞了出去。

  春儿在回赵雨菲的话,就站在赵雨菲面前。两人离得太近,霍书涵现不对,已经来不及拉开赵雨菲,连惊呼声都来不及出,春儿便飞过来,跌在赵雨菲身上。

  一切生得太快,程墨只觉眼前一花,酒一下子醒了,飞步赶过去,却已来不及,赵雨菲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

  “快请太医!”他大吼一声,拉起吓呆了的春儿,一把抱起赵雨菲飞奔进屋。

  几个女子以及满院子侍候的婢女都吓傻了,被他一吼,顿时忙乱起来,霍书涵定了定神,分派道:“青萝快派人去请肖太医,你们几个,快进来侍候。”她点了几个婢女,自己紧跟程墨,进了赵雨菲卧室。

  青萝强自镇定,飞奔去找黑子,三言两语把情况说了,道:“麻烦郑八哥跑一趟,无论如何尽快把肖太医请来。”

  赵雨菲临盆在即,稳盆早已请好,只是还没到日子,没有请进府中。青萝去马廊牵马,飞马去请稳婆,以防不测。

  赵雨菲已经见红。她是疼醒的,睁眼见程墨红着眼睛抱她,歉意地道:“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  “快别说了。”程墨紧怪握住她的手,放在唇边吻了吻,道:“太医就快来了,你再坚持一会儿。”

  只差半个月啊,再过半个月,赵雨菲就能顺产,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了。程墨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
  赵雨菲疼得很,怕程墨担心,不敢出声,紧紧咬住下唇,额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顺着脸颊滚下,握住程墨的手,指甲已嵚进程墨的肉里,她犹自不觉。

  霍书涵疾步出了卧房,道:“太医来了没有?快,再派人去请,宫里和太医院都派人去。”

  外面有人应了一声,一切重归寂静。

  赵雨菲只觉身上的力气随流淌出体内的血液渐渐消失,她眼里蓄满了泪水,唇边含笑,道:“她不是有意的,你别怪她。”

  这个“她”指的是谁,程墨清楚。他用脸颊脸贴了贴赵雨菲冰凉的脸,道:“你若要她没事儿,那就好好的,你和孩子要是掉一根汗毛,我把她剥皮抽筋,让她永世不得生。”

  “五郎……”赵雨菲还想再劝,无奈剧痛袭来,再也无力说话。

  程墨紧紧抱着她,道:“要是疼,你就喊出来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40082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