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44章 危急

第444章 危急

  时间好象静止,沙漏再也不动了。零九小說網程墨用尽全力紧紧抱着怀中的娇躯,怒吼道:“太医还没来吗?”

  若是赵雨菲有个三长两短,他一定踏平太医院。

  外面一叠声地喊:“稳婆来了。”

  青萝拖着稳婆飞奔进来。请的这位稳婆娘家姓乐,人称乐婆婆,在京城中颇为有名,据说师从建章宫女医,只是不愿受拘束,才一直没有进宫当女医,经她手接生的婴儿数以万计,从没出过差错。

  乐婆婆五十多岁了,被青萝拉上马,一路狂奔,颠得七荤八素,到永昌侯府后,又被拉得跌跌撞撞,直喘粗气,一见赵雨菲的样子,惊得忘了,道:“赶紧烧热水,快!”

  霍书涵赶紧吩咐婢女们去端热水,一转身,见天的锦被有巴掌大的一块染成深红,一惊非小,扯过一直自责的顾盼儿,道:“你看……”

  顾盼儿差点吓晕过去,脸白得吓人,道:“这……”

  霍书涵已冲到程墨身边,用力推他,道:“五郎快快进宫请女医,再迟,宫门就要关了。”

  程墨见她脸苍白如纸,大眼睛瞪得大大的,盛满惊恐,顺着她的目光一瞧,一颗心几乎停止跳动。

  霍书涵急道:“快去!”

  程墨二话不说,把赵雨菲交到她怀里,亲了亲赵雨菲的脸额,直奔马廊,牵马出门。这时,黑子和肖培共乘一骑,也赶到府门口。

  黑子以为皇后刚生产,肖培定然在宫里,先奔皇宫,托人进去找人。亏得程墨是卫尉,实打实的禁军头子,他每天护卫程墨到宫门口,守卫宫门的禁军都认识他,听说他找肖太医,消息即刻传了进去。

  可惜肖培并没有在建章宫。一来一回传递消息,耽搁了不少时间,得到确信后,他才策马直奔太医院,这才把肖培拉来。

  肖培一见程墨,顾不上见礼,开口便道:“说是动了胎气?”

  “是,被人扑在地上,压在肚子上。”程墨说着,眼眶都红了。要是赵雨菲有个三长两短,他一定踏平东闾英的府邸,管他名门还是世家,这件事不能算完。

  肖培道:“怕是要早产了,快请稳婆。”

  他是男子,不能帮妇人接生。妇人生产若是顺产也就罢了,若是不顺利,只能用屏风隔成内外两间,由他在外间指导稳婆生产。

  程墨道:“稳婆已经请来了,就在府中,我这就去请女医。”

  “好,你去。”肖培一听稳婆在府中,松了口气,紧绷的脸也稍稍放松了些。

  就在这时,一辆马车急驰而来,在府门口停下,车还没停稳,一个中年内侍从车辕上跳下,道:“程卫尉,娘娘吩咐奴婢送女医钟青过来。”

  许平君接待完进宫朝贺的命妇,刚歇下,隐约听到寝室门口两个宫人闲谈,说永昌侯府的赵夫人好象有些不好,她便留了心,想着莫不是赵雨菲提前发动,忙打发钟青过来。

  车帘掀起,身材苗条,年约四十的女医钟青手挎一个小小包袱,上前向程墨行礼,道:“见过卫尉,还请派人带奴婢进府。”

  许平君刚有孕时,女医淳于衍在身边侍候,程墨觉得这名字很熟,想了好几天,才记得原来就是前世那个被霍显收买,在许平君产后下药,至她血崩而逝的女医。

  虽然前世的事,这一世还没发生,但这人既然能被收买,可见人品不怎么样。女子生产性命攸关,岂能放她在身边?程墨借口说她长相一般,皇后时常对她,怕影响孩子的相貌。

  程墨从不插手帝后身边侍候的人。刘询心思细密,觉得淳于衍肯定有问题,便把她撤了,换了这个叫钟青的。

  钟青倒也尽心尽力。

  程墨忙道:“快快请起,两位快随我来。”

  亲自引肖培和钟青到赵雨菲的院子。婢女们在霍书涵的指挥下,忙而不乱。赵雨菲已被移到临时搭成的产房中,稳婆正在帮忙赵雨菲生产。

  肖培进去诊脉,很快退出来,道:“幸好府上准备得宜。必须尽快引产。”

  乐婆婆忙得一身大汗,见来了钟青这个医术高超的女医,忙退到一旁。赵雨菲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,钟青没有谦让,立即接替乐婆婆的位子。

  许平君产子,由钟青接生,她是医术高超的妇科医生,她当主治医生,没有不妥。

  程墨倒背双手站在廊下,脸铁青。顾盼儿怯怯上前,道:“都是我不好,不该和东闾姑娘斗气。五郎,你责罚我。”

  她眼睛红通通的,显然哭过。

  现在不是追究谁错谁对的时候,程墨道:“东闾玉呢?”

  有跑来跑去忙着拿东西的小丫头道:“躲回院里了。”

  程墨道:“派人看守起来,待雨菲产下孩子后,再处理。”

  到时,是非曲直,一定要问个清楚。

  顾盼儿不敢再说,陪着程墨在外头等。

  婢女不停端水进去,程墨却觉得静得可怕,他抬腿就要往产房闯,普祥赶紧抱住,道:“阿郎,去不得。”

  产房晦气,男子不能进。

  程墨推开他,刚走到产房门口,耳边传来赵雨菲“啊”的一声叫,接着肖培欢喜的道:“叫出来就好。快进参汤。”

  翠花把早就备好的参汤端进去。

  程墨掀帘进门,只见肖培站在屏风前,神严峻,一见他便不客气地道:“你进来做什么?净添乱,赶紧出去!”

  程墨道:“赵氏的情况怎样?”

  肖培道:“谁压在她身上?不仅自身近百斤的重量,还在被踹的力度,不要说她肚里的孩子,就是她也受不住。若不是她身体强健,只怕当场就一尸两命了。现在好了,总算缓过劲。你出去,别在这里碍手碍脚。”

  原来刚才没叫到赵雨菲的叫声,是她一直晕迷,由肖培指导钟青用针,才把她救醒。程墨道:“有劳肖太医了。”

  长揖到地,然后退出。

  有了肖培这句话,他心神略定,这才发现春儿一直跪在廊下。

  春儿小脸蜡黄,跪伏在地,双手捧一段白绫,道:“求阿郎赐奴婢一死。”

  刚才的情景程墨远远看在眼里,并不是春儿故意扑在赵雨菲身上,而是被东闾玉偷袭踹了一脚,她身不由已。他叹了口气,道:“起来。”

  春儿不肯起身,道:“若是二夫人和小主子掉一根汗毛,我也不活了。”

  若赵雨菲母子有个三长两短,你死了有什么用?程墨道:“别在这里跪着了,去祠堂门口跪。”

  一言提醒顾盼儿,道:“我也去,求祖先保估雨菲姐顺利产下麟儿。”

  扶起春儿,主婢即刻赶去祠堂,在门口跪下,双手合什,低低祷祝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44697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