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45章 辛苦了

第445章 辛苦了

  天不知什么时候黑透了,也不知谁点了灯,廊下的灯笼发出红彤彤的光,把程墨的背影拉得老长。

  赵雨菲一声紧似一声,叫了一阵,不知为什么又停下来。程墨心像被掏空似的,抬腿又要往里闯,霍书涵刚好出来,道:“雨菲姐没力气了,乐婆婆让她吃了东西再生。”

  生孩子生一半,还能停下来吃东西?程墨道:“你没有骗我?”

  前世他纵横商界,从没怕过,穿过来后,一切从头开始,也没怕过,可是此时,他却真的很害怕,害怕产房里传出噩耗,害怕赵雨菲再也不能陪他走下去。

  刚穿过来,独住在狭窄迫仄的小院子里,是赵雨菲关心照顾他,为他做可口的饭菜,为他打扫院子,给他家的温暖。他对她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,如今在一起不过短短两年,意外陡生,叫他怎么接受?

  霍书涵见他像受伤的野兽,双眼赤红,脸铁青,浑身杀气腾腾的,心疼得直抽抽,张开双臂把他搂在怀里,轻声道:“你要相信肖太医、钟女医、乐婆婆,他们会让雨菲姐顺利生下孩子的。”

  温软的怀抱舒缓了程墨要杀人的心情。他紧紧抱住霍书涵的娇躯,把头埋在她的墨发中,半天没说话。

  翠花喂赵雨菲吃了半碗鸡汤。

  产房门口的程墨听到叫喊声,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。他放开霍书涵,掀帘进了产房,对外间的肖培道:“我看看赵氏。”

  赵雨菲生产正到紧要关头,肖培哪肯让程墨进去?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,沉声道:“出去!”

  程墨哪去理他,疾步进了里间。

  钟青道:“头快出来了,再加把劲。”突然见一个男子疾步进来,不禁吓了一跳,待看清是程墨,只觉疲累一扫而光,说话也有了力量,道:“夫人,卫尉来看你了,你再加把劲,就快生出来啦。”

  赵雨菲觉得自己不行了,脑子里昏昏沉沉的,只是想:“我就要去了么?”

  她舍不得程墨,舍不得孩子,可是她真的没有力气了。

  要不是因为外力作用,不得不提前引产,赵雨菲天天散步,哪用得着使尽洪荒之力,还没生出来?此时她心里充满深深的不舍,只盼能再看程墨一眼,可是男子不能进产房,却是无论如何不能如愿了。

  钟青的话好象离她很远,她闭上了眼,只是喘气。

  突然,身子落入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,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上,略微嘶哑却让她瞬间清醒的声音道:“我在这里。”

  “五郎!”赵雨菲霍地睁大眼。

  难道她在做梦么?

  程墨又吻了吻她的额头,道:“是我。孩子快出来了,你再加把劲。”

  赵雨菲不知哪来的力气,猛地一用力,几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:“孩子生出来了!”

  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彻房间,产房内外一片欢呼。

  赵雨菲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后,实在支撑不住,晕了过去。程墨忙道:“快请肖太医进来诊脉。”

  来不及清理,婢女们忙用被子遮住赵雨菲的身体,让肖培过来,细细脉后,道:“无妨,睡一觉就好,醒来喝一碗参汤便没事。”

  钟青抹了把脸上的汗,笑吟吟道:“请卫尉移驾房外,奴婢们好清理。”

  真是没见过这么痴情的男子,居然不避晦气,就这样陪在妾侍身边。皇帝在皇后怀孕期间没有纳妃,她们暗地里说起来,都觉得皇帝痴情,没想到程卫尉也不逞多让,难怪两人相交莫逆。钟青对程墨的印象好到无以复加。

  肖培既说赵雨菲没有大碍,程墨也就放心,站了起来,道:“有劳了,快赏。”

  翠花抹泪应道:“是,奴婢这就去取赏银。”

 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,赵雨菲会在这种情况下产子,哪有备下赏银?

  她话音刚落,普祥已在外头接道:“赏银已备下,翠花大姐快出来取。”

  刚才院子里有霍书涵亲自坐镇指挥,他插不上手,便去吩咐账房备下赏银,早就抬来了,只是大家忙成一团,谁都没注意。他不进产房,只好让翠花出来取了。

  得了赏,大家越发笑颜逐开。

  程墨走出产房,只觉双腿一软,站立不稳,赶紧扶墙。霍书涵含笑道:“五郎也歇一歇。”

  程墨自己没感觉,霍书涵却知道他比谁都紧张,一直站在产房门口等,几个时辰没变过姿势,粒米未进,一口水都没喝。

  程墨抱了抱她,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亏得有她居中调度,要不然不知乱成什么样呢。

  霍书涵依在他怀里,微笑道:“辛苦的是雨菲姐,我哪有什么辛苦?”

  能嫁这样重情重义的男子,是她的福气,再辛苦也甘愿哪。

  钟青怀抱清洗干净,用襁褓包得严严实实的婴儿,笑眯眯出来,道:“恭喜卫尉,喜得千金。”

  “快让我抱抱。”程墨松开霍书涵,接过襁褓,见小家伙胖嘟嘟的,闭上双眼,呼呼大睡。

  霍书涵依在程墨身边,和他一起看婴儿,含笑道:“眉眼可真像你。”

  “那是,我的孩子么。”程墨说着,亲了亲婴儿的小脸颊。

  这孩子几乎是赵雨菲用命换来的,他得用心疼才行。

  逗了一会儿婴儿,把婴儿交给钟青,程墨和走出产房的肖培说话:“肖太医请到这边坐。”

  肖培累得不行,几乎站不稳,但产妇母女平安,实在可喜可贺,他精神大振,不管疲累,和程墨应酬:“好。”

  两人在椅上坐了,程墨问起赵雨菲的情况:“可伤到基本?”

  先前可是见红了,要不是肖培和钟青医术高明、乐婆婆处理得当,现在情况怎样还难说得很呢。

  肖培苦笑道:“什么都瞒不过卫尉。只怕赵夫人以后子嗣上头艰难了些。”

  也就是说,赵雨菲以后很难再生了。

  程墨道:“能保住这一胎已属万幸,岂敢再奢望?客房已准备好,请三位在府中歇息一晚。”

  肖培、钟青、乐婆婆都应了,道谢后,由婢女引去客房。

  今天的帐,得好好和东闾玉算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44697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