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46章 我们的孩子

第446章 我们的孩子

  永昌侯府地方大,空院子多,东闾玉死乞白赖非要住进来,霍书涵随手指给她一个院子,离华居很远,是全府最偏僻的地方。

  因为一时意气,惹下这么大的祸事,东闾玉趁赵雨菲作,程墨和霍书涵没有注意,院里婢女仆妇忙成一团,赶紧跑回自己院子,一进门便吩咐:“把门栓紧,谁来也不要开。”

  桃花看她小脸熬白,赶紧去把门关上,再顶上两张椅子。

  东闾玉像后面有人追赶似的,一溜烟跑回闺房,踢掉鞋子,爬,拉过被子兜头盖住。

  桃花关好门回来,见她躲在被里簌籁抖,顿时觉得世界末日即将来临,蹭到床边,扯过被角,盖在身上。

  天慢慢黑了,几个婢女人人惶惶然,竟没人点灯,还是新拨来的粗使仆妇见乌漆抹黑的,点了廊下的灯笼,在门外道:“姑娘,该灯点了。”

  听到声音,被里的东闾玉和被外的桃花同时惊叫,声音渗人,把门外的仆妇吓了一跳,火石掉落在地。

  主婢几人没吃晚饭,一直枯坐到半夜,桃花睏得不行,劝道:“姑娘睡,明天我们收拾收拾,回府去。”

  最不济,不是还有家主可以帮着出头吗?

  东闾玉想起来时,父亲交待她的话,一阵失神,貌似父亲叮嘱她,不要矜持,要让程墨对她死心塌地。这才来了两天,便要回去吗?父亲交待下来的任务还没完成呢。

  这儿僻静,府里的人极少踏足,院外空地上半人高的草被夜风一吹,呜呜地响,像小孩啼哭。

  东闾玉害怕,赶紧缩到被子里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,可怜几个婢女不敢合眼,只是索索抖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门外传来拍门声,东闾玉惊醒,整个人从被里蹦了出来,惊道:“天亮了吗?”

  桃花哭丧着脸道:“姑娘,外头让开门呢,说是程卫尉来了。”

  “表姐夫来了?”东闾玉一阵茫然,她还没跟程墨搞好关系呢,他来做什么?

  门外的人拍了一会儿门,见里头没有动静,便有人翻院墙进来,从里面打开门,很多人涌进来,院里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。

  程墨走了进来,在东闾玉闺房门口朗声道:“表妹,出来说话。”

  桃花情知不出去是不行了,这是人家的地盘,再躲又能躲到哪里去?她道:“奴婢侍候姑娘梳妆。”

  东闾玉茫然应了,起来坐好,随桃花摆布。桃花不敢耽搁太久,草草把她的头盘起来,侍候她换了件外衫。

  厅中灯火太亮,东闾玉眯了眯眼睛。

  程墨见她一副睡不醒的样子,不知该说她心大,还是该说她缺心眼,摊上这么大的事,还能睡着,不服都不行。

  “表姐夫。”她行礼,仰脸道:“有什么事么?”

  程墨在椅上坐了,道:“你就不问问赵夫人和孩子怎么样了?”

  “赵夫人?”东闾玉继续茫然中。

  你装,你给我装!程墨怒火上升,道:“我来,是想问问你,跟赵夫人有何仇怨,你要这样置她和孩子于死地?或者是跟我程某人有仇,上赶着灭我妻儿来了?”

  这话说得重了,东闾玉一个激灵,连声道:“没有没有,我没有。”

  妈妈呀,这个见过两次面,看着挺和气的表姐夫,咋一说话这么可怕呢?东闾玉快哭了。

  “既然没有,为何挑衅三娘在先,又对二娘下手?你知道她就快临盆,若有个三长两短,你担当得起吗?”程墨越说越是声俱厉。

  他并没有夸大其词,若不是青萝机灵,让黑子去请肖培的同时,自己飞马赶去请乐婆婆,许平君又及时派钟青过来帮忙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而这一切,全是眼前这个自恃家世的娇娇女惹出来的祸。

  东闾玉自小娇宠惯了,何曾有人对她说过重话?她想像此时赵雨菲或者已是一尸两命,心头一颤,腿一软,坐倒在地,又想赵雨菲对她貌似还挺不错,初次见面,牵着她的手嘘寒问暖的,这么一个好人,就这样没了吗?

  她心中一痛,忍不住低低啜泣起来。

  程墨心里厌恶得不行。东闾玉惹下大祸,先是躲在房里睡大觉,接着恶人先告状般哭泣,若不是他亲眼目睹在前,问清楚事情经过在后,定然以为眼前的姑娘被人欺负呢。

  他再也不想瞧她一眼,站起来,走出去,到外面,吩咐道:“给我守紧了。”

  普祥应了,自去安排。

  赵雨菲醒过来,刚睁开眼便道:“孩子!”

  她拼了小命才生下来的孩子啊,那是她的命根子哪。

  程墨把安安静静睡在她身边的孩子抱起,递给她。

  赵雨菲抱在怀里,见孩子睡得香甜,小脸不像刚出生的婴儿似的皱巴巴,而是红润饱满,不由看得痴了,浑不知程墨什么时候进来。

  程墨来的时候,赵雨菲沉睡未醒,翠花坐在床边垂泪。下午的情景把她吓坏了,一边哭,一边在产房里递应用的物什,给赵雨菲打气,待孩子顺利生下来,她松了口气,泪水又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。这是欢喜的泪。

  翠花起身行礼。程墨轻声道:“你也累了一夜,去歇了。雨菲这里有我呢。”

  翠花估摸男女主人一定有很多话要说,低声应诺,退了下去,却没有回自己房间,而是去吩咐灶上做宵夜。

  程墨一直坐在床沿,静静看她的睡颜,真心感谢老天,没有带走她。

  赵雨菲抱了一会儿孩子,觉得手有些酸了,又舍不得放下,想叫翠花把抱枕拿来,给她垫垫,一抬头,对上程墨关切的眼睛,他漆黑的眼眸中,映出自己和孩子小小的身影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她轻声问,把孩子递给他,道:“我们的孩子!”

  程墨把她们母女抱进怀里,下巴抵在她额头上,道:“是呢,我们的孩子。”

  这是他的第二个闺女,却是赵雨菲唯一的孩子,这个孩子注定会得到比别的孩子更多的关爱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44697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