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47章 如何弥补

第447章 如何弥补

  窗纸透出些许光亮,东方现鱼肚白了。

  程墨陪赵雨菲吃了宵夜,两人相拥而睡。

  他过来前吩咐黑子持腰牌进宫,向皇帝皇后奏报赵雨菲产下女儿,顺便请几天假。

  刘询得到消息,赶紧让人去建章宫告诉许平君,吩咐赏赐,然后再议政事。群臣看在眼里,散朝后马上派小厮回府,通知自家老婆赶快准备礼物,到永昌侯府贺喜。

  程墨刚眯了会儿,小陆子便奉诏而来,刘询送的是笔砚,许平君送的是一对赤金手镯,更有赏赐赵雨菲的各绢一百匹。

  赵雨菲身体虚弱,不能起身,由霍书涵代为接诏谢恩。

  程墨请小陆子到花厅用茶,小陆子笑道:“陛下吩咐,让咱家快些回宫,把小娘子长相如何奏报陛下。”

  刘询曾向程墨提过亲,小陆子贴身侍候,怎会不知?说话间,眼睛里笑意满溢。

  程墨哑然失笑,孩子出生才几个时辰,便来相看,哪有这样的事?不过人家奉诏而来,倒不好拒绝,当下让霍书涵抱女儿过来。

  小家伙还在呼呼大睡,完全没理会有人相看她。

  胖嘟嘟的婴儿让人看了忍不住想亲一口,小陆子赞道:“瞧这眉眼,长得可真好。”

  小心翼翼看了一回,送上自己的贺礼,这才告辞回宫,跟刘询道:“眉眼像卫尉,长大后一定是个美人儿。”

  刘询去建章宫的时候和许平君说起,两人都觉得这门亲事极好。

  程墨送走小陆子,换了衣服,命人押东闾玉上车,来到东闾英府上。

  东闾玉刚得知赵雨菲产女,满京城的勋贵公卿都去送礼,永昌侯府门前车水马龙,不免埋怨东闾玉没用,怎么不早点派人来报,害得他没能第一个去送礼。突然门子来报程墨来了,他奇道:“他不在府中招待贵宾,到我这里做什么?”

  坊间传说,皇帝亲自吩咐赏赐,有想和程卫尉结亲为亲家的意思,若消息属实,说不定自己也能攀上皇亲呢。

  门子还来不及说话,程墨已闯了进来,见了东闾英也不见礼,冷着脸道:“舅父,令爱身娇肉贵,到我府上贱地,很是不适应,如今我把她送回来了。”

  两个粗壮的仆妇押着东闾玉,跟在程墨身后,得到他的示意,把东闾玉重重掼在地上,东闾玉疼得“哎哟”一声,眼泪直在眼圈里打转,却不敢哭出来。

  东闾英顿时火冒三丈,怒道:“五郎,你虽深得圣宠,也不可如此六亲不认,她可是你的表妹。”

  反正你认我为舅父,我女儿就是你表妹了,无论如何这层关系是走不掉的。

  程墨冷笑道:“正是我这位好表妹,差点害得我的妻子一尸两命。你先问问她做了什么,再来跟我说话。”

  程墨平时平易近人,从没发过脾气,这时怒气勃发之下,强大的气场让东闾英觉得呼吸不畅,不免冷静了些。

  “女儿啊,你做了什么事,惹怒你表姐夫?”东闾英扶起女儿,苦笑道。

  自己的女儿什么德性,他哪会不清楚,想必又惹祸了。他心里正埋怨霍书涵不念亲戚情义,没有护着女儿,就听东闾玉低声道:“父亲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不是真的要踹春儿去撞赵夫人啊。”

  “什么?”东闾英大吃一惊。如果一个时辰前他还不知道赵夫人是谁,会发生什么情况的话,现在哪有不清楚的?

  程墨道:“好好把事情跟令尊说一遍。”

  东闾玉被程墨的气场所慑,断断续续把昨天下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当然没说自己看顾盼儿不顺眼,找她的麻烦,只说和她起争执,然后失手,赵雨菲因而早产。

  东闾英越听脸越苍白,若不是满大街都在传说赵雨菲产女,极为尊荣,他定然以为赵雨菲一尸两命了。肚子那么大,被人这样撞过去,压在身下,怎会没事?

  他老于世故,先不责骂女儿,而是双手合什,道:“天可怜见,好人一生平安,赵夫人才能逢凶化吉,遇吉呈祥,母女平安。”

  程墨不为所动,道:“现在你说逢凶化吉,可是当时我和涵儿却是吓晕了,如果不是肖太医和钟女医及时赶到,请的稳婆又老成持重,赵氏现在哪有命在,又怎能顺利产下女儿?舅父,这件事你要怎么给我个交待?”

  别以为说两句吉利话就能蒙混过去。

  东闾英道:“五郎,我给你赔不是,再上门给赵夫人赔礼道歉。要怎么处罚,我都认。”

  这话还差不多,程墨脸总算好了些,道:“赵氏可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你说,要怎么个道歉法。”

  东闾玉好死不死嘀咕了一句:“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她真不是故意的嘛。

  东闾英朝女儿连使眼,让她少说一句。

  程墨却已冷笑一声,道:“既然令爱这么说,那我们驾前分辨个清楚明白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
  东闾英大惊,赶紧抢上拉他,没能拉住,程墨已大步出了厢房。

  “五郎,玉儿无知,我定会教训她,你看我薄面,别和她计较。”东闾英小跑追上,一边作揖,一边道:“我昨天刚在东城买下一座府邸,刚好赵夫人今天产下爱女,再巧也没有的事了,这府邸便做为令爱的贺礼,你看如何?”

  谁稀罕你的府邸?程墨扯开他的手,继续往外走。

  “五郎五郎,我在城南有一块地,可以建作坊。你的作坊不是在城外吗?那多不方便啊,不如移到城南,就用这块地,你看可好?”东闾英说着,再次紧紧拉住程墨的袖子,央求道:“幸好赵夫人和令爱母女平安,要不然我这辈子难以心安,再多的田产房子又有什么用?”

  不就是说赵雨菲和女儿平安没事,别揪着这件事不放吗?程墨停步转身面对他,道:“令爱让我妻女在鬼门关险些回不来,我的小女儿,还没见到这个花花世界,便要被令爱害得胎死腹中,你跟我说这个?”

  谁能体会他在产房外万念俱灰的心情?一座府邸,一块地哪能弥补得了?

  东闾英快给跪了,道:“那你想怎么样啊?我把女儿赔你,成不成?”

  鬼要你的女儿。程墨道:“我要踏平你东闾氏。”

  说完,甩开东闾英,大步而出。

  东闾英呆在当地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49525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