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50章 一人做事一人担

第450章 一人做事一人担

  感谢契约邇畝投月票。

  苏执喜欢字画古董,一到休沐,便躲在书房玩自己的收藏,今天也不例外。书房重地,不是特别亲近的人,不会请进去;是心腹小厮,也不能进去。

  黄霸身为丞相少史,相当于现代的助手,算是亲近的人,一说有要紧事,门子便带他进去,到书房外,让他等着,自己要进去通报。黄霸心急火燎,急步抢了进去。

  “哎——”门子想拦,黄霸早进去了。

  黄霸闯进书房,见地上摊满字画,连站的地方都没有,赶紧把脚缩回来,道:“丞相,大事不好了,程卫尉要把东闾氏的府邸拆了。”

  苏执沉迷在字画的意境中,正神游天外,陡然听到粗声大气一声嚷,吓了一跳,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  你是怎么进来的?

  黄霸来不及解释,赶紧把程墨带人围住东闾英的府邸,派人撞门的事说了,道:“东闾氏到底是名门世家,哪能受程卫尉这样羞辱?您不如出面做一下和事佬,让东闾氏欠您的人情,以后……”

  “以后怎样?”苏执气得把手里的字画放下,站了起来,道:“你让我上赶着得罪程卫尉吗?出去!”

  遇上这样的事,避还来不及呢,哪有上赶着揽事在身的?黄霸脑子让驴踢了吗?苏执决定后天上衙,第一件事便把黄霸撸了,让他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。

  黄霸懵然不知祸事已经来临,还想再劝,苏执喝令在外面侍候的小厮:“给我叉出去。”

  赶走黄霸,苏执再也无心欣赏字画。他派小厮去东闾英府门口打探消息,特意叮嘱小厮,别让人知道他是丞相府的人。

  东闾英府门前,阿飞不知从哪搬来官帽椅,程墨大马金刀坐了,只待一个时辰的期限到,拆了这座府邸。围观的官员一个两个蹭了过去,陪程墨说话,却无人敢帮东闾英求情。

  东闾英急得团团转,道:“五郎,我把这座府邸送你,我举家迁回老家,你看可好?”

  想到已在京城传承七代,此时凄凄然举家迁回老家,他的心便在滴血,都怪老母亲,把小女儿宠得无法无天,不知天高地厚,才会有这样的祸事。

  程墨右手的马鞭轻轻拍打在左手手心,道:“舅父说哪里话,你的府邸再好,我也不敢觊觎,君子岂能夺人所好?”

  “五郎……”东闾英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了。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程墨拆了他的府邸吗?这么多官员围观,今日之后,东闾氏只怕再不复名门世家之名了。

  就在这时,朱漆大门走出一个全身缟素的少女,一边脸颊五道指印宛然,正是东闾玉。

  俗话说,女要俏,一身孝,她本就长相不俗,此时一身白衣,更显得我见犹怜。众官员眼睛瞪得老大,不知她要做什么。

  东闾英急道:“玉儿,快回去。”

  女儿是他的心肝小宝贝,他怎能让她受人欺辱?见女儿脸颊一片红肿,显然被人用力扇过,他心如刀割,抬手就要去抚她的脸,想帮她把红肿抚平。

  东闾玉娇纵了十七年,从没如此刻这般懂事。她屈膝向父亲行了一礼,道:“父亲,事情是女儿惹起的,便让女儿自己解决。”

  “你能解决什么?”东闾英急得跺脚,道:“赶紧回房。”

  有人低声道:“这位就是东闾姑娘啊?”

  这可是真正的老牌世家,虽然现在大不如前,但很多人家还是以能娶到这样出身的姑娘为荣,若是能和东闾英结亲,倒是可以帮他在程墨面前说情。

  不少人动起了心思,有人抢先上前几步,低声对东闾英道:“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  东闾英只想叫女儿回房,哪有心情到旁边说话,道:“有话就在这里说。”

  那人有些犹豫,毕竟这时求亲,有乘人之危的嫌疑,只这么犹豫一息,便见东闾玉来到程墨面前,直挺挺跪下,道:“表姐夫,我自尽于此,你可能饶过家父以及满门?”

  程墨有些意外,起身虚扶,道:“起来说话。”

  东闾玉不肯起来,道:“我受父母养育重恩,祖母又最宠爱我,实是不该为家门招祸。昨天的事,我真不是故意的,可是事情已经做下了,说什么也没用。我情愿一死,平息表姐夫的怒火,还请表姐夫放过家父。”

  东闾英急道:“玉儿不可。你要是死了,我也不活啦。”

  “这是要逼死人命啊。”跟来的官员顿生恻隐之心,眼看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姑娘,就要自尽于眼前,不免心里不落忍。

  先前有结亲想法的官员咳嗽一声,便想为东闾玉求情,还没开口,程墨已道:“你可是诚心认错?”

  东闾玉心如死灰,黯然道:“是,只求以我一命,换回阖府平安。”

  事已至此,她还有什么好说?

  “程卫尉……”那官员刚开口,便被程墨一个眼神瞪得退后两步,吓得后半截话缩回去,不敢再说。

  程墨伸手扶她,道:“起来说话。”

  东闾玉道:“表姐夫不答应,我不起来。”反正她就要死了,就是再任性一回,又如何?

  程墨并没有逼死东闾玉的意思,毕竟赵雨菲和女儿转危为安,他只是不愤赵雨菲在鬼门头走了一遭,想为她出一口气而已。

  “女儿,你不能死。要死,理该为父以命相偿。”东闾英老泪纵横,眼看一个时辰就要过去,霍禹还没回来,看来是没和解的希望了。他是一家之主,理该承担。他抱了死志,道:“五郎,我现在就死给你看,你饶过我阖府满门。”

  “可怜哪!”刚才的官员低声感叹,什么名门世家,到底抵不过强权,以后遇到程墨,还是绕着走。

  程墨怒道:“你们从我府上一路跟随到这里,是何居心?”

  众官员见他怒,顿时一声喊,做鸟兽散。程墨太可怕了,连名门世家都只能在他的威下以命相偿,何况他们?

  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这些官员在同情东闾英时,也对程墨敬畏得不行。这些人离去后,程墨拆了东闾氏的府邸,逼死东闾姑娘的消息便不径而走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49525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