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52章 拆了

第452章 拆了

  夜色中,喧闹了一天的东闾府渐渐宁静,程墨和安国公的人撤走后,府里的人悬了一天的心总算落地,王氏软倒在席上,双手合什,喃喃道:“祖宗保估,祖宗保佑啊。”

  幸亏祖宗显灵,要不然传了七代的府邸就保不住啦。

  几个儿媳妇在跟着凑趣,岳氏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夫君没有辱没祖先,没有让她失望。

  一屋子的女眷笑颜逐开,说得正热闹,外头传来“嘭嘭”声,众人并没有在意,继续说笑。直到一个八、九岁的小丫头跌跌撞撞跑进来,道:“不好了,不好了,大门被撞开,院墙也被撞塌,一群人冲进来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王氏以为自己听错了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二儿媳跳了起来,道:“刚才是那些人在撞门撞院墙?”

  难怪她听着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呢,她还以为自己惊魂未定,出现幻觉呢。

  话音刚落,外面传来惊叫声和杂乱的脚步声,婢女和仆妇们四处乱跑,都道:“好多男人进来了。”

  以张清为首的羽林郎们,各自带了自家的护院小厮私卫,少则几十人,多则一两百人,总人数不下千人,手持器械,人人奋勇,没两下把朱漆大门撞开,连院墙都撞塌了一角,一涌而入。

  东闾英得到消息时,张清、祝三哥等人已冲了进去。他们还算有分寸,只是砸了门和墙,并没有动手打人。可是突然很多青壮男子涌了进来,自己府里的护院却没有得到抵抗的命令,没人组织,顿时乱成一锅粥,女眷们受到的惊吓可想而知。

  张清抓住一个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的小厮衣领,喝道:“东闾老匹夫呢?”

  小厮结结巴巴道:“在……书房。”

  哪里来的强盗啊,太可怕了。小厮裤裆一热,尿液沐漓而下。

  “带我去。”张清提了小厮,朝书房而去。

  东闾英刚走到半道,便遇上张清。张清把小厮往地上一掼,上前两步,挥手就是一拳,把东闾英打得一个趔趄,然后恶狠狠道:“给我打这该死的老匹夫。”

  祝三哥等人应声而上,几人对东闾英拳打脚踢。

  武空接到消息,带了随身侍卫小厮赶来。他到的时候,只见两扇破了三四个洞的大门倒在台阶上,碎落的砖瓦散落在地。他心知来迟了,赶紧追了进去。

  齐康的小厮内急,四处寻找茅厕,刚好遇到武空,道:“四郎君,你怎么才来?”

  武空道:“十二郎呢?”

  小厮一指左侧,道:“在那边。”

  武空过去一看,甬道、草地、树下到处站满了人,中间空出一块两丈方面的空地,张清等三四人正围殴一个锦衣老头,老头哀声不断,黑夜中听来,特别渗人。

  “快住手。”武空冲上去拉张清,张清甩开他的手,又踢了东闾英一脚。

  武空见拉不住他,叫自己的小厮:“快去请卫尉。”又喊祝三哥:“三哥快住手,再打下去,会出人命的。”

  祝三哥踢了东闾英好几腿,也觉得再打下去会出事,毕竟这是东闾氏的家主,不能真的打死了他,一听武空的话,顺势收手,退后两步,道:“你怎么现在才来?”

  武空来不及解释自己的府邸离这里最远,所以来迟。他接到消息,便知道要出大事,来不及点齐府里的护院,带了随身十几人,急急赶过来。果不其然,一进门便见东闾英被打得不成模样。

  “快住手。”武空说着,上前抱住张清。

  武空和程墨走得近,他的面子祝三哥不敢不给,喝道:“都给我住手。”

  齐康等人俱都停手,张清被武空抱住,怒道:“四哥,你算哪一边的?你要是东闾老匹夫的人,从今天起我们割袍断义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什么?”武空一人抱不住他,喊祝三哥过来帮忙,道:“你这样,是给卫尉添麻烦,不是帮他,你知不知道?”

  名门世家跟勋贵一向井水不犯河水,现在勋贵们突然袭击名门世家,传出去定然难以善了。他一整天都在供暖所,和几个工匠研究怎么在东门大街装一号管,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,要是知道,定然先把张清这个冲动份子拉住。

  张清奋力挣扎,道:“我管他那么多。”

  “你是不用管,但卫尉不能不管。人家不说你,只说卫尉恃强凌弱,仗着陛下恩宠,容不下东闾氏。到时,你让卫尉怎么办?”武空道,有祝三哥帮忙,总算把张清拉住了。

  东闾英狼狈万分地爬起来,灯光下,只见他头发散乱,鼻青脸肿,胡子被扯得七零八落,锦衣沾满泥土。

  他一双眼睛看向武空,道:“这位是?”

  真是救星啊,要不是这位义士,他定然被这些恶霸活活打死了。

  张清听了武空的话,凝神沉思,也就没挣扎。武空让祝三哥看住他,自己过来和东闾英见礼:“兄弟们有些冲动,失礼之处,还请多多见谅。”

  东闾英一颗心拨凉拨凉的,赶紧双手抱头,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难道来了更厉害的魔头,喝止这些人,是要干掉他么?他抬眼四望,自己的护院小厮早就跑得不知去向,及目所见,都是对方的人,这些人身着各种颜色的家丁服,也有些人身穿锦衣,想来是张清之流的侍卫。

  武空道:“老先生莫怕,舍弟多有失礼,我这里给你赔不是了。”

  张清道:“四哥,你怎么向着外人?”

  居然给这老匹夫赔礼道歉,你对得起五哥吗?

  东闾英半信半疑地还礼,道:“不敢当。你们还有事吗?若没有事,赶紧走吧。”

  张清怒道:“你欠揍是吧?居然赶我们走。”

  东闾英只好闭嘴。

  武空见东闾玉还能站起来,想来没伤着,道:“告辞。”

  对众同僚道:“走吧。”

  祝三哥放开张清,道:“这就走了?”

  他们可是抱着把东闾英的府邸拆平的目的来的,这才拆了一段院墙,就这样走了?

  张清叫道:“四哥!”

  你到底算哪边的啊?

  武空低声道:“你已经把人家的大门拆了,还想怎样?”

  东闾英可不是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,人家是名门世家,家里曾出过五位三公,你当人家是吃素的啊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49888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