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54章 错了

第454章 错了

  感谢书友161113162339823投月票。

  赶走黄霸后,苏执再也无心欣赏字画古玩,匆匆把心爱之物收起,便一直在书房等小厮的消息。若此事成真,只怕不能善了。

  派去打探的小厮躲在东闾府侧面的院墙,不时探出脑袋偷窥,见程墨和安国公的人出来,心想没热闹可看了,待这些人走远,大门口静悄悄的,没人注意他,便回府禀报。

  “阿郎,程卫尉带人回去了。”小厮把隐约听到的对话一五一十告诉了苏执,道:“我听得真真的,程卫尉说了,只要东闾姑娘赔礼道歉,这件事便作罢。”

  “可以啊,这小子。”苏执打发走小厮,自言自语道:“娶了亲,倒稳重多了。”

  他是霍光提拨起来的,怎能眼睁睁看程墨真的拆了霍光妻舅的府邸?此事若真的发生,他岂不是两边为难?要两边不得罪,真心很难啊。现在什么事都没有,最好不过了,他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啦。

  苏执吃过晚饭,看了一会儿公文,去小妾房中歇了。

  而远在城东一座同样临街开府的府邸里,花厅里灯火通明,几个身着锦衣,须发或是花白,或是全白的老者脸色阴沉据几案而坐。

  这府座邸的主人姓袁名明字公照,祖上曾三代在先秦时期为官,传到袁明这一代,同样有出仕的子弟,袁明的幼弟现为太守。

  京中的名门,以前以东闾氏为首,现在袁氏却隐隐有取而代之的意思。下午程墨带人围住东闾英的府邸,那些跟去看热闹的官员一哄而散后,消息便传遍京城。

  袁明得知后,发贴邀请同在京中的名门家主过府商量,这件事应该怎么办。名门世家不管皇朝更叠,传承千年依然屹立不倒,自有其处事之道,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,识时务。

  在座几人,有说必须派人打听清楚,程墨为何和东闾英过不去的;有明哲保身,不捋程墨虎须的,却没有一人站出来表态支持东闾英,和程墨撕逼到底。

  袁明越听越是心寒,他还想利用此事压东闾英一头呢,若是他联合众世家,帮东闾英解围,以后东闾英好意思在他面前摆谱么?可看这情形,只怕人心不齐,没人愿意为他壮声威。

  他叹息道:“世风日下啊,奉孝有难,怎能不救?诸公既不愿意出头,老夫只好独力支撑,若是惹怒程卫尉,引来灭门之祸,还请诸公看在你我一脉的份上,照拂老夫的妻儿。”

  众人自然满口答应。

  袁明点了一百名护院,赶到东闾府的时候,只见大门、院墙倒塌,满目凄凉,府里隐隐传出女子的哭声。他勃然大怒,道:“竖子尔敢!”

  不禁拆了东闾英的府邸,还欺辱府中的女眷,真是欺人太甚。袁明本来只想做做样子,这时就是他修养再好,也忍不住了,吩咐道:“去永昌候府。”

  东闾英的门子见又来了一队人,看了一眼大门,怒气腾腾而去,赶紧入内禀报:“不好了,又有人要拆我们的府了。”

  东闾氏什么时候这样任人搓圆搓扁过?王氏一听,当场气晕过去。岳氏等人一阵忙乱,又是呼喊,又是请大夫,好半天才救醒。

  夜色已深,永昌侯府大门紧闭,书房里却热闹非凡,张清告完黑状,便嚷肚饿,叫榆树:“快端吃的来,饿死了。”

  他容易吗他,得到消息水都没喝一口,便点齐人马,叫了众兄弟,把东闾府砸了。虽说砸门不用他亲自动手,但好歹他在旁边看着啊,还呼喝了好几声。

  他是来惯了的,一向把自己当半个主人,对榆树等小厮呼来喝去,众小厮知道程墨待他如弟,对他的命令不仅不抵触,反而遵命而行。

  榆树道:“十二郎君,有现成的点心,你先垫垫,我再去叫厨子做几个菜。”

  “快去快去。”张清道:“拿绿豆糕来,别的点心就不要了。”

  他最爱吃绿豆糕了。

  榆树应了一声,转身刚要走,程墨开口了,道:“什么都别拿。”

  “?”榆树不解,眼望程墨,满脑门问号。

  张清叫了起来:“怎么了五哥?你这是怪我没把东闾老匹夫的府邸夷为平地吗?我这就去。”

  他说着站起来抬腿就要走。

  程墨道:“站住。”

  如果是在东闾玉踹春儿去撞赵雨菲,致使赵雨菲见红早产的当口,张清气冲冲拆了东闾英的府邸,程墨能理解,也深受感动,可是事发当时他在郊外的作坊忙碌,城门快关时才回府,听说后没有问清楚,便呼朋唤友,带了人把东闾英的大门拆了,这就太冲动了。

  冲动是魔鬼啊。

  张清瞪大眼道:“五哥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  有话说清楚嘛,话说一半,真是急死人了。

  武空进府后一直没吭声,这时一扯张清的衣袖,道:“坐下听卫尉说完再去不迟。”

  张清一甩武空的手,道:“别拉拉扯扯的,我跟你很熟吗?”

  要不是你,我早把东闾老匹夫的府邸夷为平地了,五哥便不会这样生气啦。张清想着,狠狠瞪了武空一眼。

  程墨道:“伯父可曾告诉你,我跟东闾老先生有过约定?再说,他是函儿的娘舅,我也不能不顾亲戚上的道义。”

  夫妻一体,东闾英是霍书涵的娘舅,也就是程墨的长辈,真拆了他的府邸,在道义上站不住脚。

  张清眨巴眨巴眼睛,不明白。

  齐康见机快,马上起身道:“卫尉,兄弟们一时冲动,你看要怎么收拾手尾好?”

  见娘如见舅,万一霍书涵吹枕边风,他们这些人可要完蛋了。

  参与此事的十几个同僚都纷纷道:“我们事先并不了解情况,请卫尉责罚。”也有人低声责怪张清:“你怎么不问清楚便乱来呢?幸好没有伤到府中的女眷。”

  这点很重要,要是轻薄了府中的女眷,那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了。

  张清跳了起来,道:“这么说,还是我不对了?”

  难道他为五哥出气,还错了?他眼睛通红,道:“五哥,你说,是我错了么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4162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