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56章 大事

第456章 大事

  袁明离开永昌侯府,立即马不停蹄拜访其他世家。

  树根刚把门关上,回门房准备眯一会儿,不语来了。

  程墨听说霍光叫他过去,一点不意外,道:“岳父这时候还没有歇下?”

  不语苦笑道:“天都快亮了,阿郎怎么可能没歇下?只是你做下这么大的事,他睡得安稳吗?”

  话里有指责之意,更多的是提醒程墨,霍光在睡梦中被叫醒,事情很严重。

  程墨披了披风,随不语赶往大将军府时,东闾英已收了泪,由霍显的婢女侍候梳洗更衣。衣服可以换,但脸上破了相,胡子七零八落,却不是一时三刻能恢复如初的。

  好不容易收拾完,霍光让他去客房休息,自己坐在椅上闭目养神。

  霍显陪在一旁,不时数落程墨几句。

  程墨到大将军府门前,夜色漆黑如墨,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,再过小半个时辰,太阳便喷薄而出,天光大亮了。

  霍光退隐后,程墨陪霍书涵来探望过他。他脸色日渐红润,精神日见好转,头痛之症也从日日发作,到三四日才发作一次,可见不闻政事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  “见过岳父岳母。岳父,深夜叫我过来,可是有什么事?”程墨行礼道。

  霍光还没说话,霍显跳了起来,抢着道:“你这混小子,眼里还有我这岳母吗?”

  居然真的砸了东闾英的大门,太过份了有木有。

  霍光瞟她一眼,道:“阿显,你先出去。”

  霍显不敢不听,狠狠剜了程墨一眼,出了厢房,顺手带上门。

  房里只剩翁婿两人,霍光两道洞察世情的视线落在程墨脸上,看他好一会儿,像要把他看穿,慢慢道:“你真的叫人砸了东闾奉孝的大门?”

  姜还是老的辣,程墨决定说实话,把只是做做样子,再和东闾英有约定,东闾玉向赵雨菲道歉,此事已作罢,没想到张清节外生枝说了一遍,道:“十二郎做下的事,和我做并没有区别,岳父要怎么责罚,我接着就是。”

  霍光低头笑了笑,道:“你倒讲义气。你可知此事的后果?”

  “什么后果都由我一力担承。”程墨道:“岳父若是要责罚,尽管冲我来。”

  霍光便不说话了。东闾英口口声声哭诉是程墨派人干的,他基本不信,他并没有看错人。只是东闾英是他的大舅兄,不管是看在过世的发妻的面子上,还是看在霍显的面子上,这件事都难以善了。

  良久,他道:“我已退隐,不问政事,但此事涉及家事,影响太坏,说不得,我只好参你一本了。”

  程墨道:“是。”

  霍光又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你回去吧。”

  程墨依言起身告辞。

  甬道两旁树木茂盛,路过一株合抱粗的大树时,树冠遮住了廊下灯笼的光,黑暗中风声陡响,直冲程墨的鼻梁而来。程墨侧头避开。

  不语送他出来,走在他侧前方,听到风声飞快转身,一把提起黑暗中那人的衣领,拎到光亮处一看,却是东闾英。

  东闾英被不语这么一提,半身酸麻,怒道:“你只是一个奴才,怎敢对我无礼?”

  不语把他放下,道:“这里是大将军府,休要在府中动粗。”

  我才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,阿郎让我送他出去,我只管负责把他平安送出门就是。

  东闾英怒道:“信不信我叫妹妹把你发卖了?”

  不语道:“随便。”再转身向程墨行礼,道:“姑爷,这边请。”

  程墨微微颌首,抬腿迈步。

  东闾英气得跳脚道:“你还叫他姑爷!你还叫他姑爷!他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。”

  程墨笑微微道:“你了不起,你是如猪狗东西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东闾英气结,暴跳如雷,程墨早去得远了。

  程墨回府,张清等人已吃完,遵程墨之命各自回府。天色太晚,程墨没去妻妾房中歇息,而是去了书房,洗了脸,换了衣服,倒在床上,呼呼大睡。

  他是被安国公叫醒的。

  安国公焦急得不行,道:“五郎,袁公照这老匹夫联合众世家一起上书,参你目无法纪,目无尊长,妄自尊大,砸了东闾老匹夫的大门,只怕这奏折,已送到陛下驾前了。”

  外头早就传得沸沸扬扬,更有无数人跑到东闾府围观,可恨东闾英居然硬得下心不修大门,任由大门倒塌在台阶上,真是太不要脸了。

  程墨掀被起身,道:“伯父稍安勿躁,他们要弹劾,就由他们弹劾好了。”

  “那怎么成?”安国公得到消息,先把张清臭骂一顿,再让他收拾细软,带够银票,去作坊暂避,若是皇帝下令捉拿,立即带了细软远走高飞,然后来找程墨想办法,没想到程墨这么淡定。

  他先是不解,再一想,东闾英的大门是张清砸的,程墨没动手,他当然不怕啊。

  程墨不用动动手指,便猜到他的心思,笑道:“伯父不用担心,他们参我,不关十二郎的事。陛下那里,我会一力担承。”

  安国公被他说中心事,老脸一红,讪讪道:“你跟陛下的交情有些不同。”

  张清可没有救皇帝于落难之时,皇帝也没跟他兄弟相称。

  程墨接过榆树递过来的毛巾洗脸,道:“十二郎没事。我和十二郎是兄弟,我不认,谁认?伯父尽管放心好了。”

  安国公郑重行礼,道:“如此,多谢五郎仗义,只是这件事如何善了?”

  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下狱砍头啊。万一在袁明老匹夫的串联下,天下世家共怒,皇帝也兜不住,可怎么办?

  程墨刷牙洗脸毕,神清气爽道:“见招拆招呗。伯父一块儿吃早膳吧?”

  安国公哪有心情吃饭,道:“你看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吃早饭?你怎么吃得下?”

  一般人家的早饭是卯时吃,现在午时都过了,还吃什么早饭啊。安国公真心觉得程墨心太宽了,他昨晚担心得一宿睡不着,在床上跟硌饼似的,翻腾了一夜。

  程墨道:“我饿了。”

  安国公无语,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吃,让他说程墨什么好?

  程墨淡定吃完不知是早饭还是早饭的一餐,和安国公到书房喝茶,叫黑子去打听都有哪些人上书弹劾他,朝臣们有哪些反应。

  黑子刚出门,小陆子来了,宣程墨即刻进宫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4162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