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1章 事了

第461章 事了

  感谢洪九公2投月票。

  程墨坐在椅上,身前放一张几案,比吴朝惯常用的高些,大致有现代茶几那样的高度,几案上放了点心和热茶。

  东闾英等人疲累不堪,站在旁边,人人面色灰败,垂头丧气。

  太医院派来一位年轻太医,费了半天劲才把袁明救醒。此时天已经黑了,宫门早就关闭,祝三哥和齐康换班,像个跟班似的,站在程墨身后。

  袁明定了定神,看清眼前的情景,恨不得没有醒过来。

  东闾英苦笑道:“公照,是五郎请来太医救了你。”

  现在你欠人家一条命,好意思指责人家,跟人家理论吗?

  程墨接过祝三哥递过来的茶,喝了一口,祝三哥赶紧双手接过,一副谄媚的奴才姿态。袁明没眼看,别过脸,但眼前的情形,他不能不有所表示,又把脸转过来,在东闾英的搀扶下起身,向程墨拱了拱手,道:“多谢。”

  程墨道:“一码归一码,你精神恢复了没有,我们好好说道说道吧。”

  袁明昏迷这段时间,程墨基本了解他的情况,京城中的世家就那几家,羽林郎都是勋贵子弟,世居京城,多少听说一些,有知道的附耳把袁明的生平讲了一遍,程墨哪还不知道怎么把他辩驳得体无完肤?

  王致等人都看着袁明。

  东闾英道:“公照,是我连累了你。这件事,就此作罢吧。”

  看看袁明差点当场没命,东闾英心灰意冷之下,决定忍下这口气。虽然他是东闾氏家主,脸面比什么都重要,但在祝三哥端出羽林卫的身份,放言要对他们抄家灭族时,脸面便没那么重要了。

  世家之所以能传承千年,屹立不倒,不在于武力有多强大,而在于懂得取舍,若形势于已不利,做出适当让步,是惯常手法。在皇权面前,在场的世家,是无法抗衡的,难不成为一口气,把十几个家族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?

  袁明哪会不明白这个道理,看看端坐在椅上,丰神俊朗的程墨,他长叹一声,长揖到地,道:“先前是老朽无状,还请程卫尉勿怪。”

  程墨不用杀他,只须见死不救即可,他们被羽林郎围住,不得自由,没有程墨的命令,谁给他请大夫?何况请的是太医,哪怕他们是世家,也请不来太医,那是皇帝以及九卿才有的待遇。

  他语出至诚,把姿态放这么低,倒让程墨一肚子的冷嘲热讽说不出口。他也是爽快人,微微一笑,道:“袁公请起。”

  一声“袁公”,算是接受袁明的道歉了。

  王致跟着上前,同样长揖到地,道:“老朽无状,还请程卫尉勿怪。”

  其他人跟着一一上前行礼致歉。

  程墨连指着他的鼻子骂的袁明都没怪罪,何况其他人?这些人像囚犯似的被圈了半天,受了不少罪,已经足够。

  他大度地道:“各位免礼。天色不早,都回去吧。”

  这是放他们走了,东闾英、袁明、王致等人都喜出望外,再次行礼道谢。

  程墨起身还礼,道:“舅父,陛下已派人去府上下诏,斥责你管教不严之过。”

  有时候能得皇帝惦记,也是荣耀,东闾英脸上堆了笑,道:“如此,多谢了。陛下圣明。”

  王致等人也纷纷道贺,比起皇帝雷霆震怒,不痛不痒斥责几句,已是天恩浩荡了。闹了这么一场,目睹袁明在鬼门关走一遭,大家的心态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,再没有先前呈万言书时的气势了。

  袁明心里苦涩,他差点一命呜呼啊,却一点好处没捞着,倒而成了笑话,以后依然只能跟在东闾英后面,若是东闾英识相,和程墨走动起来,自己更会被他压下去。

  程墨道:“天色不早,都散了吧。”

  祝三哥应允,道:“都散了。”

  在场的羽林郎都是换了班的,听到命令,一齐行礼,道:“恭送卫尉。”

  程墨上车而去,东闾英等人各怀心事,相对无言站了一会儿,才分别告辞,各自回府。东闾英回府,马上让人修补倒塌的大门,把碎砖收拢收拢,明天叫工匠把院墙砌好。

  第二天上朝,有几位朝臣纷纷上奏折弹劾程墨。刘询道:“此事朕已知晓,下诏斥责程卿和东闾氏,卿等再奏,难道昨晚再生事端不成?”

  你们所议的事已成旧闻,朕已有了决断,再说就没有意义了。

  几位朝臣昨天得到消息,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才下定决心站出来,没想到皇帝已把是非曲直分辩清楚,连诏书都下了,只好讪讪退下。

  晚上,程墨回府,霍书涵道:“母亲把我叫过去,说你做得太过了,舅父好生没面子。”

  东闾英求救时,霍显以为程墨看在她的面子上,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,没往心里去,霍禹说要替她去做和事佬,她便答应了。没想到事情最后发展成这样,东闾府的大门真的被拆,这就不能忍了。

  霍光递了奏折,算是对她有了交待。

  她递牌子进宫,许平君却以坐月子不便见客为由,没有见她。她火冒三丈,气得不行,心想,皇后之位本来应该是霍书涵的,现在被许平君占了,她还给自己甩脸子看?真是岂有此理。

  可世上岂有此理的事真的很多,她白气了一场,回府后,便把霍书涵叫去,好一通数落。

  霍书涵把当时的情景说了,道:“雨菲确实挺危险,幸好母子平安,要不然,就不是拆了舅父大门的事了,估计五郎真的会杀人。您没在场,没看到他脸色有多可怕。”

  霍显不以为然道:“不过一个妾侍,死了就死了,也没什么。妇人生产,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,难产而死的人多了,怪得了谁?”

  霍书涵知道她一向瞧不起出身低微的人,也不和她争论,道:“她和五郎青梅竹马,情份不同。”

  霍显道:“总之,你得好好说说他,若再有下次,我定然不饶他。”

  霍书涵只好答应,待程墨回来,婉转转达霍显的意思。

  程墨道:“你受委屈了。”

  以霍显的性子,想必没少唠叨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