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2章 抱粗腿

第462章 抱粗腿

  张清从作坊赶回京中,跟做贼似的,拿头巾把头脸包得严严实实,猥猥琐琐直奔程墨的书房。

  程墨在书桌前看图纸,感觉到有人,猛抬头,吓了一跳。

  张清把头巾拿掉,“嘻嘻”笑了两声,道:“五哥,我回来了。”

  他很想解释自己不是怂货,惹了祸不想逃跑,可是话到嘴边,却说不出口,自己明明跑了嘛,说什么都没用。

  程墨指指他头上的头巾,道:“做什么呢?你这是偷东西还是偷人了?鬼鬼祟祟的干什么?同样去砸人家的门,祝三哥不仅没跑,还光明正大进宫当值,你看看看你怂成什么样了?”

  张清不好说父亲让他跑,低头挨训。

  程墨道:“赶紧回府去吧,歇一天,明天去作坊监工。”

  “我现在就回去。”张清说着,转身就走,走了两步又回来,道:“五哥,你不会生我的气吧?”

  他担心程墨以后不把他当兄弟了,说起来自己也挺没有义气的,摊上这么大的事,父亲让他跑他就跑,一点没想到应该挺身而出,把事情担下来。

  程墨挺能理解他,他背后是安国公府一大家子呢,要是自己不帮他揽下,世家逼着安国公把他交出去,安国公是交还是不交?跑了,起码安国公不用纠结,反正要人没有,可以一条道走到黑硬扛。

  他道:“别胡思乱想,赶紧回去吧。”

  张清认真看程墨的脸,确认他不是敷衍,总算放心,道:“那我走了。”

  程墨待他走到门口,才道:“别蒙住脸了,堂堂正正走出去。”

  就算惹祸了又怎么样,不是还有他吗?哪怕把天捅个窟窿,他帮着补上就是。

  张清回头应了一声,傻笑着走了。这两天他在作坊,吃不香,睡不着,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知京城里为这件事闹成什么样,,几次想回城,都被跟在身边的小厮抱住,跪求他听安国公的话。

  他煎熬得很,心想还不如一力担下呢,砍头不过碗口大的疤,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了。

  待事情以皇帝下诏结束,安国公派人叫他回来,他飞奔回京,先来看程墨,见到程墨坐在书桌旁的样子,悬在半空的心一下子安定。他发誓,以后无论摊上什么事,都一定要和程墨并肩面对,绝不再让程墨一力承担。

  程墨哪知道他复杂的想法?待他走后,继续看纪驰送来的火车头的图纸。不得不说,经驰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,已经解决了燃料传达到发动机的问题。

  “来人,备车,去将作匠。”程墨看了半天图纸,吩咐道。

  纪驰早就等着他了,图纸是设计出来了,但能不能造出实物,还须看铁匠有没有按照图纸,把实物做出来的能力。得报程墨来了,他一路小跑,迎了出来,在甬道遇到程墨,赶紧行礼,道:“卫尉。”

  程墨抢上扶起,道:“辛苦将作令了。”

  纪驰道:“能为卫尉做事,再辛苦也值得。”

  这两天发生的事,他也听说了,若是别人遇上这种的事,只能吃哑巴亏,程墨却硬生生把东闾英的大门砸了,还一点事没有,东闾英倒落得教女不严之过。

  程墨圣眷隆重啊,能为这样的人做事,他放心。

  两人说着话,来到纪驰的公庑,分宾主坐下。程墨道:“我已吩咐下去,拨二十个匠人到将作匠,听侯将作令调遣,还请将作令指导匠人们把模型做出来,”

  模型要怎么做,只有纪驰最明白,程墨调的都是最为出色的匠人,明天到将作匠集中。

  纪驰道谢完毕,和程墨说起发动机,道:“卫尉的意思,这发动机是火车的心脏,却不知原理是什么?”

  他琢磨好些天,一直琢磨不透,要怎么造一个机器,放进去,连接燃料,使机器发动。

  这个不是程墨的专长,他也只知道大概,摇头道:“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作用,要怎么设计,还请将作令多多费心。”

  纪驰沉吟半晌,道:“还请卫尉宽限些时日。”

  这么重要的部件,一时半会儿的不能造出来。

  程墨也明白没有实物参照,纪驰又从没见过,只凭他这么三言两语,要设计出来很难,他早有心里准备。

  “那是自然,将作令只管放手去做。”也就是说,没有时间限制。

  纪驰道谢,两人说些闲话。

  而在丞相府,苏执得知东闾英大门被砸后,立即罚小厮去马廊喂马,然后火速赶去大将军府求见,希望能从霍光那里得到准信,他要怎么做,自己要怎么配合?

  霍光见了他,道:“我已上奏折弹劾五郎,你就不要掺和此事了。”

  苏垫赶紧自责道:“是我失职,发生这么大的事,居然直到此时才知。”

  都怪小厮偷懒,要不是小厮偷懒,他何至如此被动?

  霍光不愿再说,端了汤,他只好告辞。

  回到府中,他还没想出一个万全之策,便传来曾尝被下廷尉署的消息,苏执大惊之余,决定明天早朝探探皇帝的口风,没想到皇帝一锤定音,事情完结。

  散朝后,他一直在想这件事,无心在公庑处理政务,匆匆回府,刚好在府门口遇到苏妙华,不免叹气,道:“你年纪也不小了,这样天天胡闹,成什么样子?”

  人家程卫尉只比你大两岁,已经取得皇帝的信任,接过霍大将军的权力棒,成为当朝第一人了。唉,生子当如程五郎啊。

  苏妙华刚刚得知这件事,想去找程墨问清楚,没想到在门口遇上老父亲,一句话没说便被训。她老大不乐意,道:“父亲,我哪有胡闹了?”

  程墨才真正胡闹好不好,你怎么不去说他?

  苏执摇了摇头,不知说她什么好。他回书房想了半天,如今霍大将军已经不闻政事,他还想继续在朝堂上混下去,唯有抱紧程墨的粗腿啊,可是要怎么做呢?

  被他惦记的程墨和纪驰说完话,告辞出来,刚进府,苏妙华从屋顶窜下来,道:“程五郎,你好威风啊。”

  姑奶奶,你能不能别每次都上房揭瓦啊?程墨无语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