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4章 女贼

第464章 女贼

  赵雨菲在鬼门关走一遭,翠花哭瞎了眼,一肚子气正无处发泄呢,难得有人送上门给她出气。她撸了撸袖子,双手叉腰做茶壶状,恶狠狠道:“你要不是女贼,怎么从屋顶跳下来?来人,把这女贼锁了,送官治罪。”

  众婢女瞧瞧程墨,只等他一点头,马上一拥而上。不就是一个女子嘛,她们采用人海战术,压也压死了她。

  程墨似笑非笑睇了苏妙华一眼,道:“不是让你走吗?要是把你打伤,我怎么向苏丞相交代?”

  翠花不知从哪寻摸到一根棍子,悄悄绕到苏妙华背后,一棍子直击苏妙华的头顶心。众婢女兴奋得两眼发光,静看苏妙华倒地不起,有人更是紧紧攥住了粉拳,嘴里念念有词:“看你嚣张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翠花绕到身后,苏妙华便察觉了,她头也没回,手一伸,握住棍子,顺手一带,翠花便跌了个狗吃屎。

  程墨道:“苏姑娘,你要是对这婢女下手,我以后都不跟你说话。你不信试试。”

  苏妙华身子僵了僵,松手撒开棍子,转身怒道:“我很稀罕和你说话吗?你以为你是谁?哼!”说完,扬起傲娇的头颅,纵身上了屋顶。

  程墨哭笑不得道:“怎么还从屋顶走?”

  这姑娘得有多喜欢上屋顶啊,难怪翠花把她当贼。

  苏妙华想不理他,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,返身从屋顶上跳下来,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怎么那么多事?”

  从屋顶走多快啊,走甬道,不是还得绕来绕去,一步步走嘛。

  程墨指指院门,道:“慢走不送,以后没事别来串门啊。”

  苏妙华狠狠瞪了他一眼,转身朝大门走去,边走还边回头瞪他,这混蛋实在太可恶了,笑容要多可恨有多可恨啊,下次来的时候,得带点什么,整整他。

  她一边回头,一边走神,不曾想一不留神,差点跟人撞上。

  “谁?”她大怒,大喝一声望去,眼前一个雍容华贵的少妇,身后簇拥一群婢女仆妇,后面还有人手提食盒。少妇一双秋水剪眸冷冷看她。

  程墨见霍书涵来了,扬声笑道:“涵儿,快来。”

  霍书涵打量了苏妙华两眼,再望向程墨,见他换了一身白衣,倒背双手站在芭蕉树下,墨发绾起,脸如白玉,眉眼俊朗,飘然若仙,不禁微笑道:“就来。”

  两人隔空喊话,都把苏妙华当成空气。苏妙华忘了生气,定定看了霍书涵一会儿,道:“你就是霍姑娘么?”

  霍书涵越过她,迈步走向程墨,闻言连头都没回。一个婢女不屑地道:“这位就是霍夫人,你怎如此无礼?”

  霍书涵分明做妇人打扮,怎么能称呼她为姑娘?

  苏妙华看着霍书涵款款走向程墨,喃喃道:“原来就是她啊。”长得可真好看,她要是男人,也会千方百计追到手的。

  霍书涵和程墨携手入内,不知哪根筋不对的苏妙华追了上来,纵身跳上屋顶,揭了瓦片,居高临下道:“程五郎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  程墨坐在刚才坐的地方,霍书涵坐在旁边椅上,正和赵雨菲说话,屋顶突然传来声音,三人都仰头望去。赵雨菲失声道:“怎么屋顶有人?”

  这是她的屋子啊,要是不知什么时候屋顶突然有人偷窥,这日子还怎么过?这女子在她的屋顶偷窥多久了?

  程墨安慰她道:“不要怕,她是苏丞相的千金,和我理论东闾奉孝的事,才找到这里来的。”沉下脸对苏妙华道:“你再这样,别怪我翻脸。”

  再胡闹,也不能惊扰赵雨菲啊,她还坐月子呢。程墨真的生气了。

  苏妙华对上他凌厉的眼睛,缩了缩脖子,讪讪道:“我这就走。我……下来,从院子里走。”

  他生气的样子好可怕啊,以后还是别惹他生气了。苏妙华乖乖从屋顶跳下来,在翠花等人的注视下,准备从甬道出府,刚走了两步,背后传来两个字:“站住。”

  霍书涵从屋里出来,冷冷淡淡道:“永昌侯府再无权无势,也不能任人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苏姑娘,你今天要不给我一个说法,只怕不能走出我的府门。”

  真当永昌侯府无人,可以任由她出入,传出去,程墨的面子往哪搁?

  苏妙华停住脚步,小声嘀咕:“事儿真多,我来过很多次,哪次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”

  这位传说中的天之骄女真不好说话。她腹诽。

  她刚从屋顶下来,站在滴水檐下,霍书涵正好从屋里出来,站在廊下,两人相隔不过三丈,她嘀咕的声音虽小,还是清晰无比地传进霍书涵耳朵。

  霍书涵似笑非笑瞟了跟出来的程墨一眼,道:“五郎,她说什么?”

  程墨摸了摸鼻子,干笑两声,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道:“她这里有些不正常,你别跟她计较。”

  苏妙华有些心虚地转身,刚好瞧见程墨的动作,顿时勃然大怒,道:“程五郎,你说什么?”

  居然说她脑袋不正常,真是岂有此理,她非理论清楚不可。

  霍书涵俏脸一沉,道:“我家夫君乃是当朝永昌侯、卫尉,五郎是你叫的吗?你是他什么人,有什么资格这样称呼他?”

  只有长辈或是身为妻子的她,才能这般称呼程墨。,

  苏妙华语塞,谁叫程墨没有表字呢,她又不愿意称呼他的官衔。可是她不肯在霍书涵面前服软,梗着脖子道:“我就这么叫了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  别以为你父亲是霍大将军,就了不起了,我父亲还是当朝丞相呢。

  霍书涵冷笑道:“你擅闯敝府,是为贼。来呀,给我拿下。”

  翠花第一个响应,摩拳擦掌道:“夫人有命,拿下这个女贼。”抄起棍子,就要冲上去。

  霍书涵发话,谁敢不听?众婢女轰然答应,又有人去叫侍卫、护院,一时间,脚步声杂而不乱,直朝赵雨菲的院子而来。

  “慢来慢来。”程墨陪笑对霍书涵道:“有话好说,别动粗嘛。”

  霍书涵冷冷一个眼神过去:“你可是对她有意?”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