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5章 激将法

第465章 激将法

  对这样一个不着调的姑娘有意?程墨被噎了一下,赶紧表态:“没有的事,我跟苏丞相同朝为官,不好做得太过……”

  霍书涵截口道:“你若看上她,我可以放她一马,你若没有看上她,我定要拿她见官。”

  不说别的,单就苏妙华的身份,消息传出去,只怕以后没人敢娶了,堂堂丞相千金,翻墙进人家的府邸,还爬上人家的屋顶,偷窥人家夫妻在屋里说话,简直闻所未闻啊。苏执受她连累,怕是得主动请辞。

  程墨无奈道:“我哪有看上她?教训她一下,让她长长记性就行了,别大动干戈。”

  在某种程度上,正是程墨对苏妙华的纵容,才使她在府中自由来去。她每次翻墙进来,黑子都蹑在她身后,却从没为难过她。

  霍书涵道:“五郎,若是放了她,你颜面何存?”

  人家不说你看在苏执的面子上,对她网开一面,而会说你的府邸任由他人出入,岂不成了京城的笑话?

  程墨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可要让他真把伍全叫来,闹得满城皆知,又觉太小事大作了。

  两人说话间,苏妙华突然暴起,解下腰带,横扫一圈,翠花首当其冲,被击倒在地。

  阿飞带侍卫们及时赶到,把苏妙华围住,长剑遥指她,道:“苏姑娘,刀剑无眼,若是伤了你,还请勿怪。”

  这就是要放手一搏了。

  苏妙华道:“尽管放马过来,怕你不是好汉。”

  “好汉……”程墨瀑布汗,你明明是姑娘,怎能自称好汉?

  阿飞躬身禀道:“阿郎,我等奉夫人之命捉拿女贼,还请阿郎允准。”

  捉拿女贼云云,不过是借口,主要还是为黑子出气。程墨道:“我这个阿郎说的话,你们都不听了吗?”

  阿飞躬身道:“不敢。只是夫人有命……”

  刚才接到命令,他们一个个飞奔而来,打算一涌而上,好好教训苏妙华一顿,可是阿郎不同意,这就难办了。他想着,眼角瞟了霍书涵一下。

  霍书涵自和程墨认识,从没见他如此刻这般好说话,心里偷笑,俏脸却如寒霜,道:“家有家规,国有国法,哪能乱来?有人不经通报,擅闯我们府邸,怎能轻饶?”

  话虽然说得严厉,却没下令动手。

  苏妙华受不得激,道:“霍夫人,京城传闻你是嫉妇,我可不怕你。哼,我现在是跟程五郎没什么,要是有什么,我定然嫁进来。”

  你善嫉之名天下皆知又怎样?只要我喜欢,一样能得到。苏妙华活了二十年,一向随心所欲,苏执也管不了她。

  霍书涵淡淡道:“说到底你还是怕了,你要不怕,现在就嫁过来,何用等到以后?”

  程墨连连向霍书涵使眼色,霍书涵只当没瞧见。他只好低声道:“演劝演过了啊。”

  你想拿捏苏妙华,吓得她以后不敢再窜进来,也不是这样的吓法。

  苏妙华只顾防备阿飞等人,全然没看到程墨的眼色,“演戏”一词还没在这个时代出现,她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直接忽略了。

  “我怕什么?难道你打得过我?该怕的是你才对。”苏妙华说着,往后退了一步,背靠庑廊的柱子,要不然真打起来背腹受敌,就麻烦了。

  霍书涵继续和她斗嘴:“那就说定了,你择日嫁进永昌侯府为妾。”

  是为妾,不是为妻。霍书涵故意把“为妾”两个字说得很重。

  苏妙华没有细想,只是不愿输了这口气,道:“嫁就嫁,难道我怕了你?”

  霍书涵轻笑一声,道:“都撤下吧。”

  阿飞等人撤下长剑,退后几步,苏妙华趁机一点脚尖,快如闪电从包围圈飞身而去,慌不择路之下,再次窜上屋顶,连续几个纵跃,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总算没伤到她,程墨脸上露出笑容,道:“没事了,都散了吧。”

  阿飞行礼带领侍卫们退下。

  霍书涵对程墨道:“她既能高来高去,想必身手不错,你不如纳了她,也能贴身保护你。”

  侍卫只能在廊下侍候,很多时候不方便,若是有一个身手高强的妾侍贴身保护,安全保障就高很多了。只是以苏妙华的身份,注定不能与人作妾,不过霍书涵并不担心,想办法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就行了。

  程墨边朝屋里走,边摇头,道:“她脾气不好,我不喜欢。”

  大不了找一个身手好的小厮,随时带在身边,何必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?

  霍书涵还要再劝,程墨道:“你不用再说了。”

  赵雨菲在屋里把两人的对话听在耳中,也道:“夫人说得不错,树大招风,你现在深得陛下信任,指不定暗中有多少人欲对你不利呢。俗话说,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,苏姑娘身手这么好,正好带在身边。”

  说话间,顾盼儿也来了,帮着劝说:“夫人说得对,她是苏丞相的千金,怎么着也知书识字,这样文武双全的女子,世上难寻。”

  程墨哑然失笑,哪有妻妾同劝丈夫纳妾的?他头摇得像拨浪鼓,道:“不干,坚决不干。你们要逼我娶她,我就离家出走。”

  离家出走,那就是不要她们了。霍书涵、赵雨菲和顾盼儿都识相地闭嘴,顾盼儿脑子转得快,立即提起另一件事:“五郎,你还没为囡囡取名字呢。”

  孩子没生下来前,程墨想了几个名字,但赵雨菲生她时差点没命,情况有了变化,昨天程墨让赵雨菲取名,赵雨菲道:“我哪会取什么名?五郎取一个吧。”

  只要他觉得好就行。

  现在,程墨觉得先前起的名字都不好,没有纪念意义。今天顾盼儿重提,不过是转移话题,省得再说下去,程墨真的“离家出走”。

  程墨道:“大名我再想想,乳名就叫青青好了。”

  那天要不是青萝处理得当,赵雨菲母子哪能化险为夷?赵雨菲和顾盼儿都没意见,霍书涵道:“太过了。”

  赵雨菲坚持要收青萝为义妹,已经足够抬举她了。她现在成了程墨的小姨子,若放出风声要说亲,门槛会被踏破呢,孩子再起这样的乳名,青萝怎么受得起?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