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6章 赖上

第466章 赖上

  感谢中友1104181817投月票。

  苏妙华狼狈地回到自己的院子,想换了衣服再去向父亲请安,没想到刚进门,发现婢女们一个个屏气凝神,贴身婢女雪晴凑上来低声道:“阿郎来了。”

  最近苏执来的次数有点多,每次都唠叨她的婚事。

  苏妙华正待溜回西厢房换衣裳,没想到堂上传来苏执一声断喝:“鬼鬼祟祟做什么?”

  已经是二十岁的人了,怎么还这样不着调?苏执头痛得不行。

  苏妙华刚在永昌侯府被程墨当面这样说,接着被霍书涵逼得狼狈不堪,此时再听到“鬼鬼祟祟”四字,老大不乐意,衣裳也不换,走进厅堂,行礼,道:“我哪有鬼鬼祟祟?程五郎这样说我也就算了,您怎能这样说我?”

  “程五郎?”苏执大奇,道:“你刚从他那里来?”

  他哪想到自家女儿在程墨屋顶窜来窜去,又是趴在屋檐偷窥,又是和黑子等人游斗?灯光下,只见女儿鬓发散乱,两络头发垂在脸颊,衣襟上有些污迹,裙子边角有一片细小的草叶。他上下打量女儿几眼,越看越狐疑,越看脸色越凝重。

  苏妙华被他看得心里发毛,道:“您看我做什么?”

  怎么父亲的眼神那么可怕?像是带着惊喜,又像怒气冲冲?

  苏执看着女儿的眼睛,沉声再次问:“你刚从他府上来?”

  苏妙华点头,道:“是啊。他太不像话了,居然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苏执已经扭身出门。苏妙华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一个两个的,都这么奇怪。”

  程墨这样,父亲也这样,真是无语。父亲走了就走了吧,只要不训她就好。苏妙华叫雪晴进来侍候,洗澡换衣服去了。

  苏执出了院子,夜风一吹,心里的火苗变成熊熊大火,他哪还坐得住,换了官袍,坐车赶到永昌侯府。

  树根进来禀报时,程墨在书房看书,闻言抬头,道:“什么时辰了,他还过来?”

  树根道:“他说有急事求见阿郎。”

  要不是他拦着,苏执还想往里闯呢,瞧他怒容满面的样子,只怕事情不小。

  有急事?程墨想了想,今天早朝刘询提出整肃吏治,百官遵诏而行,苏执身为丞相,是此次活动的主要负责人。难道他没有主见惯了,拿不定主意,连夜向自己请教不成?

  “请他进来吧。”程墨道,说到肃清吏治,自己倒有些想法,他若诚心请教,倒不妨跟他谈谈。

  从丞相府到永昌侯府的路程不短,一路上,苏执想了好几种方案,但一见程墨的面,他却一样没用上,干脆利落地道:“程卫尉,你好过份。”

  程墨刚抬手要见礼,被他这么劈头盖脸的一句,说得有些怔神,道:“苏丞相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苏执一把扯住程墨的衣袖,道:“来来来,我跟你进宫见驾,分辩个清楚明白。”

  这都二更天了,宫门早就落锁,怎么进宫见驾?程墨扯回袖子,道:“你有话直说,到底什么事啊?”

  看来不是整肃吏治的事了,可不是这件事,又有什么事呢?这俩父女神经都有些不大正常啊。程墨腹诽,看向苏执的眼神便有些奇怪。

  苏执见程墨全当什么事没发生,本来有五分怒气,顿时变成了十分,脸一沉,道:“你和小女做的好事!”

  “苏姑娘?”程墨道:“她向你告我的黑状了?”

  这姑娘恶人先告状!打伤了黑子,惊扰了赵雨菲,还敢让父亲上门质问,真是岂有此理。程墨皱眉道:“苏丞相,不是我说你,令爱太任性了,这样下去,于你官声有损。你还须好好教导教导才是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!程五郎,你做下伤风败俗之事,还指责妙华,你若不立即娶她,我定要到陛下跟前告你。哼,就算你圣眷深重,只怕陛下也不会在这件事上偏袒你。”苏执怒气勃发,恨声道,说完,大刺刺在主位坐了,道:“还不上前见过岳父?”

  “岳父?”程墨奇道:“我怎么伤风败俗了?你要到陛下驾前告我什么?”

  就算闹到刘询跟前,也是苏妙华理亏,他有什么好怕的?

  苏执道:“你始乱终弃,还有脸装?”

  让他恼火的不是程墨把他的宝贝女儿怎么样了,而是程墨吃完嘴一抹,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

  “我始乱终弃?苏丞相,你做梦么?”程墨笑了,在旁边的椅子坐下,道:“令爱这么说?那请她当面对质吧。”

  亏他想得出来。

  苏执看程墨笑容坦荡,不像吃干抹净的样子,心里也有些没底,可转念一想,不管事情是不是他做的,总要让他承认才行,要不然女儿的终身又没着落啊。他正色道:“如果你们没有苟且,妙华怎么会衣着不整?她可是说了,从你府上回来。”

  “她在我屋顶窜上窜下,弄得一身脏污,关我什么事?”程墨失笑,道:“我正要跟你说一声,请令爱以后别再到我府上爬墙了,拙荆可是很生气哟。”

  苏执打定主意,要赖上程墨,道:“五朗,这可是你的一面之词。妙华从你府上出去,衣着凌乱,形容不堪,传出去闺名有亏,你可不能推得一干二净啊。”

  程墨道:“丞相这话不妥啊,我跟令爱清清白白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  苏执肃然起身道:“既然五郎坚持这么说,我只有上朝面君,请陛下定夺了。”

  你要不怕丢人,随便你。程墨道:“丞相自便。”

  苏执见程墨没有半点情份,只好告辞。

  第二天早朝,参见皇帝毕,苏执奏道:“臣弹劾程卫尉充乱终弃,请陛下为小女做主。”

  一言既口,满朝哗然。

  吴朝并没有要求女子从一而终,也不像明清那样把忠贞看得比性命还重,但男女之间那点事,总得双方自愿,颇有点像现代的恋爱自由。当然若一方变心,另一方死缠烂打的也有,但不多,闹到皇帝跟前的却是从不曾有过。

  而当事人,一方是丞相千金,一方是当朝红人,更是闻所未闻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