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7章 以命相搏

第467章 以命相搏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苏执能被霍光任命为丞相,并不仅仅因为听话,他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。霍光挂了个大将军之职,但不闻政事,刘询总揽军政大权,苏执帮着处理一些日常事务。

  事实证明了苏执的行政能力,送到他那里的奏折,他看过后,分门别类不说,还分别写上若干处理意见,供刘询酌情处理。

  这样做,对没有独立处理过政务的刘询来说,简直是雪中送炭,他对苏执的好感度直线上升。要不然,也不会把肃清吏治的重任交给他。

  这种事,吃力不讨好,还容易得罪人。苏执推辞一番,刘询坚持他能干好,他只好接下。

  这才过了一天,他便把程墨告到御前。一个是新得重用的丞相,一个是宠信有加的心腹,刘询会偏向谁?群臣都眼巴巴看着刘询,颇有些看好戏的势头。

  刘询以为自己耳花了,道:“朕没有听清,苏卿说什么?”

  程墨再急色,也不可能对苏姑娘下手,他是有妻妾的人。再说,他认识程墨日久,在程府住过两年,从不曾见程墨好色过,哪怕以霍书涵的天姿国色,顾盼儿的不同凡俗,他都能守之以礼。难道苏姑娘美出天际,把霍书涵和顾盼儿压了下去,让程墨不能自恃?

  从苏执的长相推断,刘询认为可能性不大。

  苏执豁出去了,哪还会顾忌此时是早朝,满朝文武尽数在场?他急道:“陛下,臣的小女昨天从程卫尉府上回来,衣裳不整,裙角还有草叶子。可是臣去找程卫尉时,他断然否认。求陛下为臣的小女做主。”

  大家都是成年人,衣裳不整云云,代表什么,清楚得很,就不用细节描述了。

  殿中响起一片“嗡嗡”声。群臣看向程尉的目光敬畏不已,连当朝丞相的千金都勾搭上手,无媒苟合,不服都不行啊。

  程墨苦笑道:“陛下,臣实在冤枉。昨天苏姑娘听说臣妻娘舅东闾奉孝的府邸被砸,为东闾奉孝鸣不平,特地来找臣理论,还和臣的侍卫动了手,打伤臣的侍卫,请陛下为臣做主。”

  “打伤侍卫……”

  群臣议论声大作,把程墨的声音压了下去。

  一个能打伤侍卫的女子,会被始乱终弃吗?最不济,也会棒打薄情郎吧?看程墨依然丰神俊朗的样子,不少人怀疑苏执话中的可信度。

  刘询道:“众卿安静。”

  皇帝开口,群臣不好不给面子,议论声渐渐小了。

  苏执道:“程卫尉,前些日子老夫曾向你提议,若对小女有意,可托媒上门提亲,你推三阻四,却又和小女暗中来往,以致昨天做下这等伤风败俗之事。你这样与禽兽何异?”

  太中大夫乐圆道:“是啊,程卫尉,你身为霍大将军的女婿,却和苏丞相的千金眉来眼去,是何道理?”

  乐圆是忠君派,昭帝在位时心系昭帝,刘询继位后,又心系刘询,最看不过霍光大权独揽。程墨娶了霍光之女,却深得刘询信任,让他倍感焦虑,这时有了机会,便来挑拨离间。

  程墨道:“我何曾和苏姑娘眉来眼去?乐大夫,你说话可要有凭据。”

  乐圆坦然道:“刚才苏丞相说,你拒婚在前,却又和其女暗中来往。苏丞相的话便是铁证。”

  是苏执亲口所说,你要反驳,去找苏执啊。

  苏执怫然不悦,道:“乐大夫,你话怎么说得这般难听?”

  暗中来往是中性词,眉来眼去却是贬义词,这么说自己的女儿,他听了心里老大不舒服。

  乐圆“嘻嘻”笑了两声,道:“一样的,一样的。”

  反正他们就是有奸/情,你才来求皇帝做主,把女儿塞给程墨啦。程墨奇货可居,可惜自己几个女儿都已出嫁,孙女却还太小,真是可惜了。乐圆摸了摸胡子,暗叹一声。

  “怎么一样?”程墨和苏执齐声道,话一出口,两人对望一眼。

  乐圆笑道:“你们翁婿一心,我说不过你们。”

  “翁婿……”程墨无语,这么卖力为苏执说话,难不成你是他的走狗?

  陶然道:“乐大夫,你这话有失偏颇。程卫尉既说没有此事,定然没有,翁婿之说,从何说起?。”

  程墨向陶然微微颌首,到底还是自己人实在,关键时刻立即顶上。

  乐圆道:“陶太常丞,苏丞相已请求陛下做主,可见确有其事,你可不能拆散一段好姻缘。”

  这种事,大家都宁愿信其有,不少人跟着起哄:“对啊。”

  苏执更为得意,捋了捋胡子,道:“既然小女对程卫尉有意,我就不计较程卫尉已有妻室了,只是与人作妾,着实委屈了小女,怎么安排,还请陛下决断。”

  连要名份这种话都说出来了,程墨不急都不行,道:“请陛下宣苏姑娘上殿当面对质。若臣真对她做过什么,臣愿承担,若臣什么都没做过,还请苏丞相向臣赔个不是。”

  刘询是程墨的兄弟,又是皇帝,兄弟多一个女人没啥,有没有做过也不重要,两家若结秦晋之好,却是利大于弊。霍光在朝堂上的影响力还没有消除,苏执做为他这一派的领军人物,若和程墨结亲,只会对他有利。天下谁不知道程墨是他的人?这样,苏执也算改换门庭了。

  苏执反驳道:“臣女闺阁弱质,一向大门不迈,二门不出,哪有勇气上殿面君?若没有此事,我哪会求陛下做主?我无论如何是不会毁了女儿声誉的。”

  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。

  刘询拿定主意,道:“苏卿说得是,程卿不如娶了吧。只是程卿已有妻室,苏卿之女该以什么名份嫁进永昌侯府,众卿有何高见?”

  不少人都乐了,果然是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皇帝不愧是和程墨穿一条裤子的兄弟啊,果断为程墨做主娶大家闺秀一枚,却不想给名份。

  程墨不干,道:“陛下,臣真的没有做过,这黑锅,臣不背。”

  娶了苏妙华进门,以后天天窜上屋顶偷窥,这日子还怎么过?

  难得皇帝站在自己这边,苏执大喜之下出狠招,道:“程卫尉辱臣女在先,拒婚在后,臣没脸活在人世了,求陛下赐臣三尺白绫,让臣自尽吧。”

  我靠,居然以命相搏,这也太拼了。群臣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