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8章 政治任务

第468章 政治任务

  一殿的文武人人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,任谁也吃不消,可是程墨脸不红,心不跳,就当没瞧见,果断道:“臣被苏丞相冤枉,也没脸活在世上了,求陛下赐臣三尽白绫,让臣自尽。”

  说话的语气和苏执一模一样,很多人目瞪口呆,这是扛上了?

  乐圆见皇帝发话,程墨却以死相逼,大为不满,道:“程卫尉,苏丞相之女丑如无盐吗?你为何坚决拒婚?”

  无盐算什么,无盐哪有她天天窜上屋顶可怕?想到若娶他进门,自己夜里和霍书涵被翻红浪时,她在屋顶偷窥,心里便一阵恶寒。

  程墨大义凛然道:“苏姑娘乃是丞相千金,我已有妻室,哪能委屈了她?请陛下赐婚,为她另择名门。”

  以苏妙华的出身,只要肯下嫁,大把的人争着娶,何必吊死在他这棵歪脖子树上?程墨对苏执的执着,着实无语。

  可比他稍差的人家,苏执哪看得上?最重要的是,难得苏妙华和程墨谈得来,常常三天两头去找他,她对谁何曾这么主动过?为女儿的终身幸福着想,苏执才出此狠招。

  乐圆道:“苏丞相都不在乎,你何必推辞?呵呵,我要是年轻二十年,少不得和你争一争,现在老了,只好看你抱得美人归啦。”

  一句话说得同僚们莞尔,殿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大为缓解。

  笑声中,苏执怒道:“乐大夫,休要胡说。”

  我身为丞相,要收拾你一个太中大夫,不过是举手之劳,你真当自己是一碟菜吗?

  乐圆道:“苏丞相,我帮你劝程卫尉呢。”说完,向刘询行礼,道:“请陛下下诏赐婚。”

  皇帝金口玉言,诏书一出,断无更改的道理,到时程墨愿意娶也得娶,不愿意娶也得娶,要不然就是欺君了。

  刘询不愿逼迫程墨,道:“苏卿休要心焦,容朕劝劝程卿。此事以后再议。谁有事启奏?”

  皇帝愿意当月老,苏执自然顺坡下驴,道:“谢陛下。”

  陶然巴不得这件事揭过去,马上道:“臣有本启奏。”

  今天的早朝因为这场插曲,比平日晚了小半个时辰散朝。刘询宣布散朝的同时,道:“程卿随朕到宣室殿。”

  大家行礼毕,向程墨投去笑谑的眼神,三三两两往殿外走时,都在谈论程墨和苏执这场争执。以前无论谁对上程墨,都以失败收场,不知这次苏执能不能赢?

  苏执凑到程墨身边,道:“只要五郎允下这门亲事,嫁妆翻倍。”

  程墨只是摇头,道:“令爱有丰厚的嫁妆,怎会愁嫁?”

  “五郎有所不知,妙华自小像男孩子,野得很,长大后对任何男子都像仇人似的,唯有对你与众不同。她虽然没有宣之于口,我还是看得出,她非你不嫁。”苏执无奈道。

  “她是喜欢上我家的屋顶吧?”程墨压低声音道:“你还是问问她,我府邸的屋顶为何如此吸引她,劝她不要再做这种事了。”

  他也很困扰好不好?再这样下去,他会得神经衰弱的。

  苏执道:“那是妙华的借口,她脸皮子薄。”

  “……”太无耻的借口了,苏执,你能再无耻一些么?程墨无语。

  苏执笑吟吟道:“我先走了,还请五郎给陛下几分薄面。”说完拱手转身离去。

  你要是坚决拒婚,皇帝怎么下得来台?

  程墨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,朝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,随后出殿,去宣室殿。

  刘询刚在宣室殿坐定,小陆子上了茶具,小泥炉炭火烧得正旺,程墨便来了。刘询道:“昨天刚送来今春的新茶,大哥陪朕一块尝尝,要是喝着觉得好,拿些回去。”

  “谢陛下。”程墨说着,在他对面坐下,道:“陛下真要为苏姑娘做媒么?”

  刘询道:“如今朝上俱是大将军的人,就算以整肃吏治为名,清除一批,可到底人心不稳,如果大哥能和苏卿联姻,便能稳定政局。”

  这是他的心里话,便如此坦诚向程墨托出,也是两人交情好,要是别人,这种话,他是断然不会说的。

  程墨素知刘询腹黑,惯于扮猪吃虎,前世他就生生耗死霍光,用钓鱼执法让霍显母子谋反,才把他们一网打尽,把朝政掌握在手中。今世因为他的穿越,这些都没有发生,但刘询继续让苏执当丞相,并把清除异已的重任交给他,可见他的性格并没有变。

  可以想像,那些被撸的官员,会多么地恨苏执。

 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,程墨再拒绝便太不近人情了。他苦笑道:“陛下有所不知,苏姑娘没别的嗜好,就是喜欢翻墙窜上屋顶揭瓦偷窥,府里要是有这样一个人,臣真心吃不消。若陛下能让她改了这毛病,臣娶她也未曾不可。”

  刘询讶然,道:“苏姑娘还有一身轻身功夫?”

  你这是什么表情?程墨道:“是,只是没用在正途。”

  刘询想了想,笑道:“这个容易,大哥等朕的消息便是。”

  程墨只好道:“好。”

  水沸了,两人喝茶,今年的春茶比往年的口味醇厚了些,刘询吩咐分一半送到程墨府上,又提起青青,道:“可起了名字?”

  程墨道:“乳名叫青青,大名还没定下来。”

  “朕想了几个名字,和小君商量后,小君觉得佳凝最好。”刘询笑眯眯道,这可是给儿媳妇娶名字,一般人没这机会,他怎会不用心?

  “佳凝?”程墨只好道:“谢陛下,那就叫佳凝吧。”

  刘询旧事重提,道:“朕的二子取名充,只比佳凝大一天,两人连出生日期都这么近,可见有缘分,不如把他们的亲事定下来。”

  放眼满朝文武,谁不想攀上皇室,让女儿成为王妃?偏偏程墨想等女儿大了,看女儿的意思,可他实在不想再等十几年,才等到承诺。

  果然,程墨道:“女子嫁人是一辈子的事,若佳凝和二皇子两情相悦,臣绝无二话,若佳凝心有所属,臣也会遵重她的选择。请陛下见谅。”

  男子娶了不满意的妻子,大不了纳几房心爱的妾侍,女子嫁人却是一辈子的事,身为父母,怎忍看女儿婚姻不幸福?所以程墨断然拒绝。

  刘询见程墨坚持,颇为无奈。

  旁边侍候的小陆子插话道:“卫尉怎忍拒绝陛下好意?”

  程墨笑道:“我也想和陛下结为儿女亲家,只是孩子还小,待他们稍大一些,再说未迟。”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