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9章 夜长梦多

第469章 夜长梦多

  感谢小小徐会计投月票。

  苏执并没有回公庑,而是满怀希望地在宣室殿门口守着,午后程墨离去,他马上求见刘询,行礼毕,道:“陛下,不知程卫尉可答应?”

  他刚才从程墨的脸上看不出喜怒,实在不知道刘询和他谈得怎样。女儿的婚姻大事实在让他挂心,这件事没有解决,实在无法专心奉诏整肃吏治。

  他如此急切,把刘询逗笑了,道:“看来苏卿很希望程卿做你的女婿啊。”

  苏执也笑了,道:“陛下取笑了,实是小女太过调皮,没有人制得住她,唯有程卫尉的话她多少肯听一些。”

  就连自己这个父亲,都拿她没办法啊,要不想办法把她嫁给程墨,就得留在家里当老姑娘了。

  刘询赐坐,然后道:“听说令爱很喜欢爬墙上屋顶?程爱卿为此坚决不肯接受这门亲事。”

  原来症结在这里,苏执恍然大悟,拍胸脯道:“陛下放心,臣以人格担保,小女嫁到永昌侯府后,绝对不会再窜上屋顶,过个一年半载,她怀了孩子,更加不会了。”

  怀了孩子!刘询笑问:“既然你能保证,朕就做一回月老好了。”

  “谢陛下。”苏执喜出望外,只要皇帝肯下诏书,这桩亲事便是板上钉钉了。

  苏妙华得知皇帝下诏,亲事已定,气得“嗖”的一声窜出自己院子,打马狂奔,跑来找程墨算帐。当然,这次还是翻墙。

  霍书涵接了诏书,打赏了来宣诏的内侍,这会儿正和程墨说话,突然屋顶上飘下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程五郎,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,居然让陛下赐婚!我告诉你,我是不会嫁给你的。”

  程墨和霍书涵对视一眼,摇头叹息:“我就怕这样!”

  要是他和妻妾在被窝里翻滚时,她来这一套,他会痿的。这女人,谁敢娶啊?

  霍书涵道:“苏姑娘,你爹可说了,你要是再窜上屋顶,就把你嫁过来,你要是好好儿到府门口求见,经禀报才进来,他会考虑推了这门亲事。”

  程墨笑了,这谎扯的好离谱。

  苏妙华也不傻,怔了一下,道:“诏书已下,如何能够更改?你骗我的吧?”

  还不是太傻嘛,程墨笑出了声。

  “看吧,五郎都笑话你了。你也不想想,五郎和陛下是什么交情,怎么不能更改?”霍书涵继续忽悠。

  嫁过来好呢,还是三天两天跑来看看他好?苏妙华在屋顶出了神。

  程墨见屋顶没了动静,月光透过揭开的屋瓦透进来,扬声道:“苏姑娘,你还在吗?要是在的话,进屋说话。”

  “哼,你巴不得我走,我偏不走。”苏妙华说着,身法快如鬼魃,飘身下来,闪身进屋,一进来便在椅上坐了,道:“你有什么话和我说?”

  程墨道:“你这身功夫跟谁学的?”

  她能伤了黑子,可见练的时日不短,是下过苦功的。她身为苏执的女儿,为何不读书,却要苦练武功?

  苏妙华道:“跟我母亲练的,我母亲年轻时是游侠儿,救了我父亲,又嫁给我父亲。”

  没想到苏执还有这样的爱情故事,想必两人非常恩爱,苏执才会不顾门第之见,娶了苏妙华的母亲。霍书涵道:“那令堂只教你功夫,不管你吗?”

  难不成堂堂丞相夫人,也跟女儿一样,没事喜欢窜上屋顶玩儿?

  苏妙华黯然道:“我母亲五年前和父亲口角,一气之下离家出走,至今未归。”

  程墨和霍书涵再次对视一眼,心中都默默道:“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,一样的任性啊。”

  “要不是母亲没在府中,父亲哪会天天逼着我嫁?”苏妙华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,难得的面现戚容,道:“要是能找到母亲就好了。”

  霍书涵真心听不下去了,道:“苏姑娘,你已经二十岁了,别的女子像你这般年纪,孩子都会打酱油啦。若是令堂在家,定然对你的婚事更加焦虑。照我看,你不如允了这门亲事,好好嫁过来,也算了却令尊一番心愿。”

  苏妙华嘀咕:“要是能不长大就好了。”

  人哪能不长大呢。程墨道:“你要不嫁也行,去家庙修行,别住在府中,要不然令尊天天看你这个样子,会很揪心的。”

  苏妙华想着父亲每次看她的眼神都不大好,难得的没有反驳程墨,低头想了半晌,突然纵身出窗,消失在夜空中。

  真是不走寻常路的姑娘。程墨无奈苦笑。

  苏妙华回府找到父亲,道:“我答应这门亲事。”

  苏执听说她大骂程墨一通,然后怒气冲冲出门而去,估计是去找程墨了,现在亲事已定,不管她如何折腾,都无法更改。他老神在在,吩咐管家开库房,列嫁妆单子,就在他忙得满头大汗时,女儿突然跑来对他说,愿意嫁了。

  苏执太意外了,不敢置信,嘴张大得可以塞进一颗鸡子了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苏妙华焉头耷脑道:“我答应这门亲事。”

  “答应了?!”他还以为要以死相逼,才能逼得她上花轿呢。

  “嗯。程五郎说,要让你安心,反正你看我不顺眼,我还是嫁了吧。”

  母亲离家出走,父亲不喜欢自己,换了谁也会不开心,不如换个环境,重新过日子。这就是苏妙华现在的想法。

  苏执哪管她什么想法,只要肯嫁就行。他大笑道:“哈哈哈,女儿啊,你愿意嫁就好,你快来看看,我给你安排的嫁妆可满意,要什么立即添上。”

  “随便啦。”苏妙华说着,看也没看初拟的嫁妆单子一眼,转身走了。

  苏执忙到四更天,洗漱换衣直接去上朝,在宫门口遇到程墨,一把拉住他,道:“吉期我已定下来了,就在三日后。”

  “三日后?太紧迫了,起码得准备个一年半载。”程墨道:“而且令爱还心有疑虑呢。”

  “没有的事,妙华昨晚亲口跟我说,她愿意嫁了。事不宜迟,赶紧把喜事办了,省得夜长梦多啊。”苏执喜孜孜道。

  万一苏妙华反悔就麻烦了,她身手不错,寻常两三个侍卫都打不过她,就算想绑她上花轿,也做不到。

  “……”程墨彻底无语了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