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72章 机会

第472章 机会

  感谢小小徐会计投月票。

  印书局前院的西厢房,几个匠人正在用胶泥制作泥坯,在一端刻上反体单字。两个杂役小心翼翼抬着刻好的三板泥坯去烧制,走在前面,身材矮些的杂役李四,不小心踩到一块结块发硬的泥巴,一个趄趔,肩头一滑,铁板倾斜,泥坯散落一地。

  这些泥坯刚刚晾干,还没有烧制成型,掉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

  为首的匠人王老汉听到响声出来一看,大为心疼,怒火升腾而起,大声道:“你们俩怎么做事?可知道这些泥坯是我们刻了半天才刻成的?一下子全摔坏了。罚你们半个月工钱!”

  这个时代识字的人少,识字的匠人更少,很多识字的人自高身份,不肯做匠人的活。印刷用的字又不能太丑,印书局就他们几个的字拿得出手,所有的泥坯,全要他们一个个去刻,每个字不是刻一个泥坯就完事,有些字要刻几个,甚至几十个备用。他们的工作量很大。

  摔坏的三板泥坯一共七八十个字,两个匠人得刻一天了。他怎么不心疼?

  李四哭丧着脸,高个杂役郑六却嚅嚅道:“是李四肩头滑了才摔坏的,不关我的事,你责罚李四好了。”

  李四听说要罚半个月工钱已如割肉般心疼,听郑六这么说,顿时杀猪般叫起来:“怎么不关你的事?你在后面,要是拉住绳索,哪会摔落?还不是你不知想什么走神了,哼,我看,你是在想邻居小花那嫩滑的脸蛋吧?”

  郑六大怒,把扁担往地上狠狠一戳,咬牙切齿道:“你瞧上小花直说,何必什么事都扯上她?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,小花会喜欢你?”

  两个杂役吵了两句,接着大打出手,王老汉要阻止已是不及,气得只是喊:“来人,把这两个粗汉赶出去。”

  身着杂役服饰的章布站在几个杂役中间。他到印书局半个月,因为手脚勤快,嘴巴甜,得以调来抬泥坯。刚刚发生的一幕,他全看在眼里,见李四郑六被罚,刚要上前捡拾没有摔散的泥坯,李四郑六打了起来,大脚错动间,所有的泥坯尽成粉末。

  前院几个杂役听到王老汉的喊声,匆匆跑了进来,三两下制止住李四郑六,章布把直起的腰弯了下去。

  王老汉看着泥坯被踩成粉末,风一吹,扬在空中,气得直喘粗气,只是叫:“快把他们叉出去!”

  那是他的心血啊。

  李四双手被反剪在背后,粗壮的身子奋力挣扎,道:“我是托了陈十三才进来的,王老汉,你就不怕得罪陈十三吗?”

  陈十三是烧炉的头儿。

  天气渐热,夏天烧炉得受多大的罪?他是陈十三的连襟,得以进印书局,给陈十三送了四条鱼,又有小姨子在旁边说请,才能得到抬泥坯的活儿。这活儿能偷懒,还不用在炉边烘烤,算是好工作了。

  刻好的泥坯烧制的火候,全掌握在烧炉的人手里,若是得罪了陈十三,他故意把泥坯烧坏,王老汉连哭的地儿都没有。烧炉这玩意儿,谁说得准呢?

  王老汉犹豫了一下。

  李四顿时得意起来,道:“你要不追究,我在陈十三面前帮你说几句好话,保准炉炉烧出来的火候正好。”

  王老汉大怒,道:“这么说,是你对我不满,在陈十三跟前说我的坏话,他昨天才故意烧坏了一炉?”

  整整一炉好几百字的泥坯啊,就这么全作废了,心疼得他整宿睡不着觉。

  李四傻眼了,昨天一整炉烧坏了,还真没有他的事,是陈十三打了个盹,睡过头了,以致烧过了火,泥坯全烧坏啦。

  王老汉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不由气得额头青筋暴跳,道:“好你个李四,我待你不薄,你居然这样整我。我定要去将作丞跟前告陈十三。来人,把他乱棍打出去。”

  欧阳蛰在程墨的保举下,被刘询封了个将作丞,若真能发明出活字印刷术,推广文字,便是吴朝的大功臣,一个将作丞算什么?

  李四一看事情闹大了,惊慌失措起来,道:“没有的事,陈十三没有故意烧坏,是我乱说的。”

  王老汉哪肯信他。

  扭住他的杂役像看白痴一样看他。

  李四嘴里喃喃道:“真的没有啊。”双眼乱瞄,希望能找到一个帮他说话的人,可杂役们一碰到他的眼睛,都侧头避了开去,只有一个人双眼平静无波地看他,眼神澄澈,没有一丝杂质。

  “章大郎,你可得帮我说说,陈十三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李四央求道,要是真把连襟的活儿弄没了,丈母娘一定饶不了他,老婆也饶不了他。

  章布一直在等机会。幸好李四还没傻到家,还懂得帮陈十三说话。他在站在门边,刚好王老汉迈步要去欧阳蛰那儿,他手疾手快,赶紧拉住,道:“王大爷,您消消气,这么大的事,十三大爷哪敢当儿戏?李四口不择言,您千万不要当真,要不然真闹起来,大家面子上不好看。”

  要是传出有人故意把泥坯烧坏,说不定上头会把他们都换了呢。

  王老汉回头看了章布一眼,见这小子眉清目秀,别人都是一头的灰和尘,他却头脸干净,不由多看他一眼,语气和缓了些,道:“你懂什么,刻一板泥坯容易吗?现在人手不足,上头任务又紧,上哪找刻字的人去?”

  章布道:“小的小时候曾得邻居教导,也识几个字,若是王大爷肯给小的机会,小的愿意帮着刻字。”

  刻字的工匠一天的工钱是杂役的五倍,活儿也轻,杂役们说起来,都眼红。

  王老汉喜道:“你识字?快,写几个字我瞧瞧。”

  能多一个刻字的匠人,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喜事。王老汉顾不得去欧阳蛰跟前告状,也顾不得去找陈三理论,当场叫章布写几个字给他看。

  章布出身世家,祖父乃是当世大儒,五岁读书,一手毛笔字曾得章秋亲自指点,岂止是会识字?分明是半个书法大师。

  几个字写出来,王老汉赞不绝口,道:“你即时转为匠人。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不跟陈十三计较,但李四却留不得,立刻给我滚。”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