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77章 坚不让步

第477章 坚不让步

  “贤侄女,快快请起。”苏执变脸似的,满面怒容,眉眼中又怒又愁的神色瞬间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满面如春风般的和蔼。他语气温和地道:“我和大将军同朝为官,份属同僚,如今你我又是亲戚,无需客气。”

  霍书涵顺势直起身子,左右看了看,道:“妙华呢?怎么没过来陪伯父?”

  父亲到女儿府中作客,身为女儿居然不在旁边陪伴,实是大违常情啊。

  苏执“呵呵”笑了两声,道:“她在房中。”

  却不解释苏妙华为何躲在房中。

  霍书涵道:“伯父请在这里用了午膳。我去瞧瞧她。”

  按理,苏妙华得去拜见她才是。苏执从她脸上看不出愠色,只好干笑道:“最好,呵呵。”

  霍书涵侧头,见桌上只有一只空碗,没有别的,微嗔道:“五郎也真是的,怎么不上茶?把咱们家的点心端上来,请伯父尝尝啊。”

  客人来了,上茶上点心,那是当时风俗,除了贫穷的百姓喝不起茶,没有余粮做点心之外,家境殷实的人家概没例外。

  程墨走到门口,吩咐刚才向霍书涵行礼的婢女:“上茶具、点心。”

  婢女是苏妙华的陪嫁,上点心她懂,上茶具却完全不懂,不过她为人机灵,应了一声:“诺。”赶紧找府里的仆妇问去了,不一会儿,茶具和点心都端上来。

  霍书涵到做卧室的东厢房一看,苏妙华身着男装,肩背褡裢,板着小脸,坐在床沿,不由含笑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苏妙华和霍书涵不熟,昨天行礼时见过,仅此而已。

  她小脸依然紧绷,起身道:“夫人请坐。”

  卧房分前后两间,中间用屏风隔开,前面放一套现代红木造型的沙发,程墨画了图纸,宜安居出品,算是继官帽椅之后所出的新品。

  两只沙发中间有一张茶几,上面放了果盘。

  里进一张极大的床,占了半间房,铺着大红的被褥,另外半边是一个加长型梳妆台,此时梳妆台上只有一对烧了一小半的喜烛,哪里有坐的地方?

  苏妙华话一出口,才发现语病,总不能请霍书涵在床上坐吧?两人可没亲密到这地步。她俏脸微微一红,看起来神色便和缓了些,举步向外走去。

  霍书涵随后步出里间,两人在沙发上坐下。

  “五郎有些脾气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霍书涵道:“在自己院子,想做什么做什么,只要别出了自己院子就好。”

  这是她的底线。她可不希望自己和程墨恩爱的时候,苏妙华窜上屋顶偷窥,虽说她是丞相千金,不至于这么下作,但人心隔肚皮,谁知道她会不会兴之所致乱来?只要她不出声,自己和五郎情动之际,又如何能发觉?

  苏妙华很委屈,一个人生闷气,突然见霍书涵过来,还以为她来嘲笑自己呢,坊间不是都在传她是妒妇么?要不是皇帝下诏,只怕她不肯让自己进门呢。她打起精神,准备和霍书涵唇枪舌剑一番,要是说不过,那就拳脚上见功夫吧。

  没起到霍书涵一见面,却说了这么大度的话。是啊,这里是她的院子,她想爬墙就爬墙,想上屋就上屋,谁管得着?凭什么得听程墨的?想到程墨居然把父亲找来,父亲还扇了她一耳光,她心头的火熊熊烧起。

  可在霍书涵面前,她还是很有礼貌地道:“多谢。”

  多谢你给我出主意。

  霍书涵见把她搞掂,微微一笑,道:“令尊对你爱意深重,不过一天没见,马上赶过来瞧你,你该陪他说说话才是。走,我们到厅堂去。”

  面子里子都给足了,苏妙华能不去吗?

  茶具刚上,水刚沸,程墨和苏执相对无言。门窗洞开,苏执生怕两人说话声传到隔壁,他老脸没地方搁,却没想到霍书涵管着家务,府里都是她的人,发生这么大的事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?

  程墨提壶准备泡茶,见两个女人肩并肩进来,眉头一挑,道:“你们不在房中说悄悄话,过来做什么?”

  苏妙华瞪了他一眼,脸臭臭的,别过头去。

  霍书涵却笑对苏执道:“府里事多,侄女这就告辞了。”

  苏执一颗心总算放回胸膛,浑身一松,捋须微笑道:“茶刚沸,怎么不喝了茶再走?”

  霍书涵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客气话,以昨天刚办喜事,还有手尾没有收拾为由,推辞了,临走前,似笑非笑瞟了程墨一眼。

  程墨被她一瞟,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。他素知她机智,苏妙华可不要被她当枪使才好。

  苏妙华在下首坐了,眼望门口,一副不想理睬程墨和父亲的样子。

  苏执看了她的背景半天,长叹一声,道:“华儿啊,父亲打你,是为你好。五郎是可以托付一生的良人,你就不能好好跟他过日子吗?”

  非要闹和离。普天之下,像程墨这般长相,这般年轻便高居九卿之一,得封列侯的,又有几人?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啦,要是真的和离,有得你哭的地方。

  什么是和离?就是女方提出离婚。所以程墨一以休了她相威胁,苏妙华马上反唇相讥,要和离。

  程墨料定苏执不会同意,不过是打打嘴炮,大丈夫能屈能伸,让让老婆又怎么了?

  苏妙华冷笑道:“府里管事的是霍夫人吧?她准我上屋顶,你们还有什么说的?”

  不就是上个屋顶吗?至于这么大动干戈?哼,以后我天天在屋顶上晒太阳,看你能把我怎么样。苏妙华想着,得意地瞟了程墨一眼,尖尖的下巴一扬,梳了妇人发髻的头颅仰视四十五度角。

  原来霍书涵是来给她撑腰了。她还真以为自己能上天啦?程墨失笑,把沸水倒进装了茶叶的盖碗,茶叶滚了两滚,在水中载沉载浮,茶香溢出。

  苏执气得说不出话。

  程墨把一杯热茶放在他面前,道:“岳父请喝茶。”

  苏执憋了半天,憋出一句:“你要是如此没有仪态,为父再也无脸苟活于人世,你要逼死为父,尽管爬墙上屋顶。”

  说完,茶也不喝,午饭也不吃,袍袖一拂,怒气冲冲离去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