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79章 不知轻重

第479章 不知轻重

  感谢yangxinsem投月票。

  江蔚带着程墨送的两坛美酒心满意足地走了。

  苏妙华是成年人,应该懂得如何取舍。程墨没有回后院,而是去了书房,把普祥叫过来问:“还有多少客人留在府中?”

  一早醒过来,便被苏妙华闹腾到现在,实在是无法抽身送客,也没有留心客人们的情况。好在两三年历练下来,普祥已不是当初刚到程府,不知轻重缓急的管家,现在他能按客人的官职大小,亲疏远近,应对得宜,要不然程墨哪敢把送客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?万一无意中得罪了人,怎么得了。

  刘询下诏赐婚后,普祥便忙碌开了,指挥下人仆妇洒扫庭院,准备宴席,派小厮们发请柬。

  程墨是新郎倌,有得忙,还得去大将军府向霍光夫妇解释,苏妙华是丞相千金,跟普通的妾侍不同,一定程度上会威胁到霍书涵的地位,她又是皇帝赐婚,身份更高了一层。

  霍光倒没说什么,他是当过权,主过事的人,刘询的用意他哪会不明白。心有不满的是霍显,埋怨了半天,又把刘询好一通埋汰。

  从大将军府回来,他得去送聘礼。

  本来纳妾不用聘礼,但在苏妙华这儿破了例。霍书涵权衡再三,备了一份跟官宦之家娶妻同等的聘礼。

 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,快累瘫了的普祥刚坐下,水还没喝一口,听说阿朗叫他,赶紧过来,道:“回阿郎的话,客人都回去了,仆妇们正在打扫院舍。”

  程墨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收拾好了歇一歇。”

  豪门婚礼,要准备的东西很多,没有一年半载的,哪能筹措齐备?可是这场婚礼,从刘询下诏到完婚,只有三天时间,亏得库房东西齐备,府里的仆妇在霍书涵的教导下训练有素,要不然还不知会闹出什么笑话呢。

  现在德功圆满,多亏霍书涵居中调度,普祥应对得宜。

  普祥实在累得够呛,道了谢,退下去休息了。

  昨晚程墨难得地睡了一觉,两天来的疲累倒消了不少,他在椅中坐下,煮水烹茶,把自己娶苏妙华,政局将会发生什么变化,朝哪个方向去捋了一遍。

  任何一个朝代,重臣之间结亲,或为固权,或为争宠,或为自保,都有目的,这桩婚事的不同之处在于,皇帝掺和了,那么接下来,刘询会有什么举动呢?

  书房门洞开,温暖舒适的风吹进来,拂得桌上小泥炉红旺旺的炭火一跳一跳的。水沸了,程墨提壶泡茶,茶香四溢,茶色清亮。他举杯就唇,浅浅呷了一口。

  后院,苏妙华见父亲怒气冲冲地走了,委屈再次浮上心头。她看一眼身上的男装,犹豫了,到底是立即离开,还是暂时留下?

  雪晴见她怀抱褡裢,低垂双眼,脸上神色不定,劝道:“四娘子,阿郎对你真的很不错,你还是留下吧。”

  有哪个新郎倌肯在新婚之夜留开新房?一早起来,又不见他有愠色,要不是自家姑娘触了他的逆鳞,不顾仪态窜上屋顶,何致闹成这样?

  “提那个臭男人做什么?”苏妙华气恼地道:“要不是他把父亲请来,父亲怎么会气成那样?怎么会扇我耳光?”

  多大点事啊,竟然请了父亲过来告状,真是一个心胸狭隘的男人。早知道他是这样的男人,她就不嫁了。

  雪晴道:“阿郎和他有过协议,你犯了这一条,他通知阿郎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程墨对苏妙华爬墙上屋的举止深恶痛绝,内中原因,雪晴如何不知?不过是担心她闲极无聊,深更半夜到处乱窜罢了。对自己家姑娘的人品,雪晴实在不敢保证。可是这话却不好说得太直白,或者她现在还没想到,自己说了,反倒提醒她呢。

  “怎么应该?我不是过在自己屋顶上坐坐而已。”苏妙华分辩道。

  可是你之前的记录实在不好啊,像鬼魅似的,随时出现,随时偷窥。雪晴腹诽,脸上陪着笑,道:“快别生气了,阿郎不也是为你好吗?父女没有隔夜仇,说开了就好。”

  苏妙华想想也是,自己总不能跟亲爹较真。她长长叹了口气,放下褡裢,道:“侍候我更衣吧。”

  雪晴大喜,赶紧取了玫瑰红的衫裙侍候她换上。

  吃过午饭,苏妙华又觉无聊,好象比当姑娘时更闷。她信步走出卧房,来到院中散步。这所院子被程墨指为新房,布局是很不错的,院子四周遍植树木花草,院中一个假山,山上一个小小的八角亭,两个石凳,一张小小的几案,刚好容两人对坐下棋喝酒饮茶叙谈。从亭中远眺,能看到各处房间的屋顶。不过在亭上凉爽异常,想必以前居于此处的主人,设这假山亭子,是为了夏天乘凉。

  苏妙华在亭上站了一刻钟,便不耐烦起来,又纵身下地。

  她在亭中看到耳房里两个仆妇凑在一起说话,好奇心起,想听听她们说什么,便蹑手蹑脚走了过去。只听身形略胖的仆妇道:“你还不知道吗?昨晚阿郎没有宿在新房,我看他走了,才关的院门。”

  另一个左脸眉尾一块指甲大的胎痣,大惊小怪道:“不会吧?我还以为阿郎今早晨练去了,半晌午才回来呢,这么说,竟是真的没有……”

  胖仆妇心领神会地点头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大笑起来。

  苏妙华一头雾水,她们笑什么呢?

  两人笑了一阵,眉尾有胎痣的仆妇又说起苏妙华上屋的事:“……亏她还是丞相千金呢,丢死人了。”

  胖仆妇也道:“是呢,我先前以为她跟咱们大夫人一样,让人一见便爱到心里,又不敢走近,没想到竟是这种货色,不会是冒牌货吧?”

  两人又大笑起来。

  笑声中,苏妙华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,难怪父亲说自己丢他的脸,连低贱的仆妇都说自己丢人,不知还有多少奴仆这么看自己,嚼自己的舌根呢,自己真的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。

  她闪身进屋,飞快换了男装,把银票等物装进褡裢,留下字条,纵身出屋,消失在阳光中。

  等雪晴看到字条,得知她离家出走,已是半个时辰后了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