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84章 及时

第484章 及时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投月票。

  太医令蓝良得知苏执病了,赶紧亲自赶来,马车到丞相府门口,刚好曾强的马车也到了,两人互相拱了拱手,草草见了礼,便相揩往府里走。

  程墨得报,迎了出来,在书房前的甬道遇到两人,把两人一齐迎了进去,引进书房里间,道:“有劳两位了。”然后站在一侧,让出中间的位置。

  苏执整条右臂抬不起来,眼角湿润,心底无限悲凉。

  两人行礼毕,由蓝良先上前诊脉,他细细脉了半晌,脸色越来越难看,沉吟半晌,起身让开,道:“虚无,你脉脉看。”

  曾强字虚无。他是太医,名义上是蓝良的属下,却一奉诏进京便成为霍光的御用太医,凌驾于蓝良这个太医令之上,于是他弃原来的表字不用,号虚无,意为一切皆虚幻之意,每遇蓝良这位上司,也是毕恭毕敬,尽到礼数。

  太医院有这么一位异类存在,蓝良自然要小心从事。因而,多年来,两人相安无事,没想到今天会面对同一个病人。

  曾强进屋一看苏执的脸色症状,便觉得不大好,此时应声上前,坐在锦墩上细细脉了起来,同样一脉半天,蹙了眉头,道:“请太医令到外间商议。”

  两人见了外间的局格,都知这是书房,若是以往,他们自然是没有被苏丞相请到书房叙话的资格,现在情势不同,病人在哪里,大夫便在哪里看病。

  苏执道:“就在这里说吧。”

  他觉得自己的情况很不妙,不妙到什么程度,却是必须太医告知,可曾强摆明了不欲让他知道病情,这怎么使得?

  曾强见他嘴斜了,含糊不清说了一句什么,更是心惊,道:“丞相请安心歇息,我和太医令到外间商议用药,开了方子,先煎一碗服下。”

  一边说,一边向程墨使眼色。程墨闯下偌大名头,可毕竟年轻,千万不要说漏了嘴。

  他哪里知道程墨实际年纪已近四十,只比他们两个年轻十几岁而已?何况中风这种病,在营养过剩的现代,在老年人中,算得是普遍现像了,据说还有年轻化的趋势。苏执嘴斜了,说话含糊不清,中风症状已经很明显了,只是以现在的条件,没有办法立即用西药拓宽脑部血管,也没有办法打点滴。

  程墨见到他的眼色,微微颌了颌首,道:“两位外面请。”又俯身帮苏执掖了掖被角,道:“岳父,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苏执眼巴巴地看他。

  程墨俯身在他耳边道:“两位太医来得及时,您康复大有希望,不用担心。”

  中风争的就是救治时间,开始发作的几个小时救治,往往事半功倍,好在苏执位列丞相,位高权重,一派人到太医院,蓝良便亲自赶来,一点时间也没耽搁。而曾强能来,对程墨来说却是意外之喜,毕竟霍光已退,谁知道他会不会对刘询有意重用苏执感到不满?可曾强也在第一时间赶到,显见这位曾经权倾朝野的实权派人物的胸襟。

  程墨至此,才对他真正心折。

  三人在外间坐定,曾强瞟了通往里间的门,若是再把门关上,苏执不疑心都难,可这事他又拿不准程墨要不要让苏执知道,只好声细如蚊道:“不如我和太医令都写下病症,看看可对得上。”

  蓝良也是同样的心思,身为丞相,摊上这种病,政治生涯可算废了,说生不如死也不为过,遂应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笔墨是现成的,两人提笔各自在竹简上写了:“风疾。”两个字,彼此看了,再把竹简推到程墨面前。

  这个时代的风疾,就是现代的中风了,程墨如是理解。他道:“两位,症状是否严重,要如何医治?”

  蓝良道:“我和虚无商量商量再用药,不过是用半夏、蓝星、白附子、天麻、当归、白芍、鸡血藤等物。”

  能不能康复的话,却避而不谈。

  曾强补充道:“此症就算一时好转,也多有复发,还得病人保持心情愉快,注意饮食,少吃荤腥,多运动。”

  用什么药程墨不懂,所以只是茫茫然地听着,但曾强说的,跟现代医生的告戒却是相差无及,看来古代早就有预防中风的办法了。

  蓝良是太医令,一番谦让之后,由他执笔,写下药方,老管家拿了药方马上去药店拍门抓药。曾强的针炙之术在杏林极为有名,也不谦让,便为苏执用针。

  老管家守着小炉子,煎好药,端进来,一见苏执脸色灰白,平时梳得光滑的头发凌乱像鸡窝,原来黑发如墨,只半天,已是尽成花白,他喉头哽住了,放下药碗,一转身,拿袖子抹了抹泪。

  程墨试了试药温,拿勺子慢慢喂他喝下。

  他喝了药,含糊道:“妙华找到了么?”

  天黑已久,若是她不懂事,在天黑之前出城,找不到投宿之所,可如何是何?想起女儿的性子,极有可能不管不顾,立即出城,他便长长叹了口气。

  蓝良已告辞离去,曾强要为他针炙,还在书房,可苏执已顾不得了。

  是人就有些私事,权贵的秘密犹其多,曾强哪会不明白这个?他是霍光的御用太医,现在又长住大将军府,要是不能管好自己的嘴巴,适当扮睁眼瞎,以霍光的权势,早就没命了。因而,他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,眼睫毛都没动一下。

  程墨道:“还没有。”

  苏执闭了闭眼,长叹一声。

  太白居里,众目睽睽之下,狗蛋开出条件,得意洋洋瞟了刚进来的两个同伴。大厅座头已满,这两人正凶神恶煞把两个靠近门口的客人赶起来。

  两个客人一个二十四五岁,一个二十七八岁,都身穿短褐。年轻些的客人面现怒容,就要上前理论,年长些的客人一把拉住他,道:“人太多了,不知等到什么时候才上菜,我们到别处吃。”拉着同伴离开了。

  两个无赖大刺刺在空出来的座头坐下,向狗蛋使了个眼色。刀疤脸一顿霸王餐吃完,还不见狗蛋带苏妙华出来,苏妙华又身有武功,生怕他失手,派两人过来帮忙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