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85章 一凳子砸晕

第485章 一凳子砸晕

  狗蛋和同伴隔空眉来眼去,掌柜的看在眼里,更加心惊。更新最快这伙人天天在这几个坊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,今天这是赖上太白居了。

  掌柜的陪笑道:“客官,小店小本经营,原没几个利钱,你要这么说,只能让小店关门大吉了。小店一关门,小老儿、厨子和伙计就没了营生,我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日子可怎么过?还请客官高抬贵手,放过小店。”

  多一个人吃饭不怕,怕的是你们一团伙天天在这儿唿朋唤友,把正经客人都吓跑了。

  狗蛋自以为找到长期饭票,哪肯轻易松口,何况又来了帮手。他把脸一板,道:“仇掌柜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明明是你店中的小二辱骂老子,怎么说得像是老子不让你们开店似的?哼,店小二害得老子以后没脸见人,就快饿死了。你们要是不赔偿,老子就在这里住下去。”

  说来说去,就是赖上太白居了。

  仇掌柜向一个上菜的伙计使个眼色,那伙计会意,把菜放下,赶紧离去。

  仇掌柜收了笑,苦着脸道:“客官千万别这么说,小二不懂事,您老怎么能跟他一般见识?他还是个小孩子呢。”

  店小二捂着高高肿起的腮帮子,缩在墙角,恨恨瞪了狗蛋一眼。

  狗蛋大怒,撸袖子就要过去揍他。

  仇掌柜赶紧拦住,一边骂店小二:“你就会惹祸。明天不用来了,赶紧滚蛋。”

  店,愤愤离店而去,走到门口,两个无赖同时伸出腿,店小二猝不及防,先是一个趔趄,接着摔了一跤,跌了个狗吃屎,满堂客人眼睁睁看着,人人脸上露出不愤之色,却没人站出来指责这两个无赖。

  无赖对面的座头,坐了爷孙俩,老者胡子花白,暗暗叹了口气,起身把店小二扶起来。

  店里发生的这一幕,苏妙华全看在眼里,她再不谐世事,也看出狗蛋在敲诈勒索,心头火起,就要动手教训他,打得他满地找牙。

  她丢下手里的锦帕,刚要站起来,伙计手端一个托盘,托盘上是一串用红绳串起的铜钱,刚好一千文。

  仇掌柜接过托盘,递给狗蛋,道:“客官光临小店,总不能空手而归,小老儿一点小小心意,还请客官笑纳。”

  一千文,就是一两银子,已经不少。约两三好友上太白居吃饭,点四个菜就饭,足够吃饱,不过一百多文。仇掌柜生怕狗蛋和同伴大闹太白居,惊走客人,才如此大出血。

  狗蛋面露嘲讽,两根手指拈起串铜板的红绳,晃了晃,突然一把掷在仇掌柜脸上。

  两人离得近,仇掌柜又以为钱已不少,狗蛋若不满意,再加一串就是,完全没想到他说翻脸就翻脸。一千枚铜板快如闪电砸在他的脸上,刚好砸在他的眉眼和鼻梁上,他只觉眼睛鼻梁一疼,“哎哟”一声,捂住了脸。

  殷红的血自他手掌间淌下。

  这时,狗蛋恶狠狠的声音才传进他的耳朵:“当老子是乞儿吗?!”说话间,抬腿朝双眼不能视物的仇掌柜腿间踹去。

  变故陡生,仇掌柜旁边的伙计惊得呆了,一时竟忘了拉开仇掌柜。

  苏妙华大怒,霍地起身,抄起身下的条凳便朝狗蛋头上砸去。

  官帽椅现身京城已两年有余,宜安居随后又推出各种家具,有长桌、条凳,富贵春推出同样的产品,两家店都接受预订,很多高档酒楼在宜安居订制家具,而中低档酒楼却是富贵春的主顾。

  现在京城的大小酒楼已几乎没有使用席子的了,太白居也不例外,去年刚在富贵春订了一批条凳长桌。条凳上的油漆还腥红得很呢。

  众食客只见一道红光砸向狗蛋的头颅,狗蛋闷哼一声,便软软倒地。伙计站得近,看得清,见他的脚尖刚触及仇掌柜的下身,便无力地垂下,才惊叫出来:“啊”

  苏妙华一条凳把狗蛋砸晕,放下条凳,吩咐伙计:“赶紧扶掌柜去看太……大夫。”

  伙计指着地上的狗蛋,结结巴巴道:“血……血……”

  靠近门口的两个无赖吃了一惊,打个手势,闪身出门,食客们没想到瘦瘦弱弱的少年如此凶狠,都惊呆了,竟没有一人发觉两人离去。

  地上狗蛋像死尸似的躺着不动,脑袋开了一道大口子,血如泉涌,半边身子已浸在血液中。

  大厅中先是静得落针可闻,接着不知谁惶惶然发一声喊:“杀人啦!”夺门而出,杯盘碗盏“砰砰”掉落在地,只一眨眼的功夫,店中的食客跑得精光。

  仇掌柜一手捂脸,一手摸索着抓住伙计的肩头,道:“发生什么事?”

  刚才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接着是伙计惊恐的大叫,他已经觉得不妙了,然后是有人喊“杀人!”这所有的一切,都让他心惊胆战。

  伙计还在结巴,舌头打结,只是道:“血……血……”

  好多血啊。

  店里的伙计都惊呆了,一个个子高大,年约二十五六岁,名叫长生的伙计最先反应过来,抢过来扶住仇掌柜,道:“掌柜的,有位客官把狗蛋砸晕了,要不要报官?”

  “砸晕了?”仇掌柜脸色大变,这下真的是惹了大祸了,那些无赖混混定然不肯干休,太白居十有八/九得关门大吉了。

  苏妙华一条凳下去,气也消了,重新坐回条凳,道:“他这样的人,死有余辜。你快扶你家掌柜去看大夫吧,迟了恐眼睛落下残疾。”

  眼睛落下残疾,就是瞎了,一个人瞎了,拿什么养活一家老小?刚才仇掌柜对狗蛋说的那番话,她听进心里去了。

  长生迟疑道:“真的不用报官吗?”

  此时,狗蛋头上的血还在“突突”往外冒,苏妙华恨他无事生非,敲诈勒索,没提醒伙计们帮他包扎止血,长生纵然胆大,也没经过这种事,以为他死了,哪敢去碰他?

  仇掌柜总算听到“报官”两个字了,惊叫道:“怎么能报官?”

  报官,就要吃官司啊,他们是小老百姓,最怕见官了,见了官,还能脱得了身么?

  就在这时,十一二个手持棍棒的无赖涌进店中,带头的正是刀疤脸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7465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