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90章 地主之谊

第490章 地主之谊

  感谢edwardliujun投月票。

  少女淡绿色的禅衣下,一双葱白般的纤纤玉手互扣,环在男子修长白哲的脖子上。院子里,屋檐下,无数双眼睛都看直了。郑五咽了口唾沫,心想,这么一双白嫩嫩的小手要是搂在我脖子上,我就是少活十年也愿意。

  程苏妙华越哭越激动,越搂越紧。

  程墨快喘不过气了,轻轻掰开她的手,道:“好了,别哭啦。”

  以她好强的性子,居然哭成这个样子,可真是难为了她。

  苏妙华光洁如质地上好的白瓷般的脸庞,梨花带雨,她退后一步,突然想起什么,脸颊一红,像雨中的玫瑰,把一群刚刚走出班房的差役看直了眼。

  程墨轻轻拍了拍苏妙华的香肩,递上一块雪白的锦帕,道:“擦擦。”

  苏妙华有心要他帮着拭泪,可想到上次见面,两人还针尖对麦芒,还要和离,这话便说不出口了。她接过帕子,轻轻拭了拭脸颊。

  郑五喉结急速滚动,又咽了口口水,心道:“娘的,这男子真不是男人,要是我,哪肯就这样放手?”

  和他和一样想法的差役不在少数。

  雷班头到底身居班头之职,见识比差役们强多了,上前两步,躬身道:“小人见过程卫尉。”

  他有几次随伍全办案,有一次刚好见过程墨,那时的程墨还没有封列侯,不是九卿之一的卫尉,只是一个卫尉卫士而已。可他这般俊朗的男子,见过一眼,便终生难忘。

  郑五等差役都吃了一惊,随即恍然,不免暗骂自己一声:“该死!”见了如此俊朗气度的男子,早该想到此人的身份了。

  程墨微微颌首,道:“伍大人可在衙中?”

  伍全早在一侧的墙边候着,听程墨提到他,装作刚好过来,未语先笑道:“卫尉到来,下官有失远迎,还请勿怪。”走到程墨跟前三尺之处,行礼道:“下官见过卫尉,实是审案之际,遇到难题,只好请卫尉拨冗光临,还请卫尉勿怪。”

  他一句话,连着两次请罪,显得十分有诚意,对深夜打扰这位高官十分地抱歉。

  程墨明白他的用意,微微一笑,道:“伍大人多虑了,某还要多谢你帮某寻回负气出走的娘子呢。”

  这个时代,对女子俱称娘子,只有有诰命的妇人才能称夫人。可程墨口中的娘子,自是另一种意思。

  程墨含糊承认苏妙华的身份,伍全脸上的笑容犹如花朵盛开。他刚才见了两人的情形,已放了一半心,此时更是再无疑惑了,连称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  程墨又道:“听说出了人命,不知是怎么回事?”

  伍全敛了笑,束手做请,道:“此处不是说话之所,请卫尉堂上奉茶。”

  程墨点了点头,牵了苏妙华的手,举步朝堂上走去。京兆府前座是三进的大堂,大堂两旁是供原告、被告、证人暂时歇脚的所地,俱是一间间的房间,再过去,便是差役们的班房了。

  后堂是伍全一家的住所,另有角门出入。

  大堂和后堂之间,另有一座院落,是伍全处理公务,会见各路权贵之所,他前头带路,引程墨到厅中,吩咐老仆上茶,道:“听说卫尉擅饮茶,下官这里的茶,普通得很,还请卫尉不要嫌弃。”

  随着程墨权势地位上升,他的品味喜好也为勋贵公卿所效仿,现在上流社会喝茶,多不再用煮的,也不再添加各种食料,而是用泡的,喝的是味道略甘的清茶。

  伍全身为京兆尹,京中流行的新时尚又如何不晓得?只是清茶对茶叶的要求极高,他刚才已让跟随多年的老仆取来轻易舍不得喝的好茶,就放在面前的高几上。

  程墨笑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  进了大厅,他才放开苏妙华的手,示意她在自己下首坐了。

  宾主落座,老仆上茶,待程墨品了茶,夸了两句,伍全把昨晚发生在太白居的案子原原本本说了一遍,道:“小娘子激于义愤,失手致人死亡,按律应该徒三千里。但若是死者家属肯原谅小娘子下手没有轻重,下官又晓以利害,想来不再告官。”

  民不举,官不究,只要死者家属不死揪着不放,他自然可以高高举起,轻轻放下。至于如何让死者家属不告,那就全凭程墨的本事和良知了,是要以官威相威胁,还是要给予赔偿,全在程墨一念之间。

  程墨心领神会,在椅上拱了拱手,道:“如此,有劳伍大人斡旋。”

  伍全含笑应了,道:“赶早不如赶巧,这个时候,也该用早膳了,卫尉若不嫌弃下官府上的吃食粗鄙,就在这里用些早餐,不知可否?”

  以两人的职位,伍全是不可能和程墨同桌吃饭的,更不可能请程墨到他府中用餐。但现在不同,刚好发生这件事,刚好在这个时间,若他不略尽地主之谊,就说不过去了。程墨不答应,未免不尽人情。

  他对人情世故的把握,精准得很。程墨果然没有让他失望,微微一笑,道:“好此甚好。”

  伍全一声吩咐,一张宜安居出品的八仙桌上,立即摆满了各色点心菜肴。因有女眷在,伍全的夫人出来把苏妙华请进后宅另开一席。

  程墨坐于上首,伍全谦让一番,屁股沾一点椅边,在下首相陪。虽说菜肴丰盛,程墨还是只吃了一碗白粥,夹几筷小菜,便饱了。

  伍全再三陪罪,道:“早膳不合卫尉的胃口,下官该死。”

  厨子特意准备的点心菜肴可是一样没动过呢,伍全哪能不惶恐?

  程墨接过婢女端上来的毛巾,拭了拭嘴角,微笑道:“你的早餐也太丰盛了些,连羊腿都上了,这么腻的东西,大清早的,谁吃啊?”

  桌角摆了一只羊腿,还在冒热气。

  伍全低头道:“是,下官该死。”

  难得请你吃一次饭,我不准备丰盛些成吗?只是这话不好说出口。

  早膳撤了下去,两人重新喝茶,直到苏妙华在伍全夫人的陪同下出来,程墨才道:“不知死者家属在哪里?还请出来一见。”

  这种事,只能跟当事人谈。

  伍全叫雷班头进来。雷班头头不敢抬,双眼望着自己的鞋尖,道:“回程卫尉、伍大人的话,死者家属已传来了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59315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