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93章 谈妥

第493章 谈妥

  黄氏右边脸颊高高肿起,满嘴黄牙随血箭喷出老远,干瘪的嘴唇不停往外流血,形状要多恐怖有多恐怖。更新最快她欲喷火的眼睛迎视着程墨,一眨不眨。

  谷老汉不知眼前这位俊朗的青年是何许人物,可青年坐在上位,却是一眼看出来的,程墨刚才对雷班头说的话,他也听在耳里,这时急忙道:“官爷,贱妇心伤小儿之死,得了失心疯,求官爷不要和她计较。”

  众差役大怒,虽然程墨问话,他们不敢插嘴,却人人对谷老汉怒目而视。

  程墨想起前世,有些有后台的人,杀了人,便出示一份神经医院的病,以此脱罪,没想到这个时代的百生也有这份急智,不禁莞尔。

  伍全一直注意程墨的神色,见他唇角勾了勾,脸上又没有表情,不知刚才什么事让他觉得好笑。可眼前的情景,无暇容他细想,他把脸一沉,道:“谷黄氏咬伤雷班头,致雷班头致残,罪不可赫,本官会行文上报朝庭,判决谷黄氏死刑。”

  杀官犹如造反,雷班头虽然不是官,但也是吃公差饭的捕头,如今被黄氏咬伤,自然罪加一等。

  谷老汉吓得魂不附体,只是磕头,额头磕在青砖上,发出“嘭嘭”声。

  黄氏使出浑身力气闹了这一场,被锁起来后又挣扎了一会儿,有些脱力,心伤爱子死去,誓要随他而去的心思反而淡了,见老伴不停为自己磕头求饶,心下不忍,道:“狗蛋死了,我也不想独活,你不要这样。”

  人家是官,自己是民,求他又有什么用?想到当初为儿子取了狗蛋这个易养活的名字,希望他能长命百岁,没想到还是活不到二十岁,不禁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大仙说得对啊,狗蛋是个短命的,不好养活。”

  原来当年,狗蛋百日时,有一自称赤脚大仙的云游仙士路过,无意间见了狗蛋的面相,便道:“这孩子活不过二十岁。”

  谷老汉苦求破解之法,赤脚大仙一言不发,摇摇头走了。夫妻俩把这句话记在心里,按习俗给儿子取了贱名,希望能好养活,眼看儿子一年年长大,过两年便二十岁,没想到就在这时,他死了,被人活活打死了。

  忆及往事,黄氏如何不悲伤?

  谷老汉不理,只是不停地磕头,哀求道:“小儿自己打架斗殴,死有余辜,只求大人放过贱妇,小老儿夫妻俩不再举告。”

  不再举告,也就是放弃追诉的权利了。

  伍全微微颌首,对谷老汉的识相大为满意。

  黄氏却叫了起来:“怎么能不告呢?被打死的可是我们的儿子啊,那是我十月怀胎,一手养大的儿子。”

  谷老汉低喝道:“闭嘴。若不是你把班头大人咬伤了……”

  如果不是你咬伤了雷班头,我用得着违心说这话吗?儿子死了不能复生,可不能把你搭进去啊。

  他话没有说完,黄氏跟他几十年的夫妻,如何不明白他的心意?不禁大悔,道:“儿子不能白死,我以命相抵便是。”

  不就是一条贱命吗?她原也不想活了。

  伍全冷笑道:“你咬残捕头,一死就够吗?”

  俗话说,灭门的县令,一个小小的县令就足以让一户小康之家破家灭门,何况伍全是堂堂京兆尹?谷老汉和黄氏脸都白了,看来今天他们一大家子是要交待在这儿啊。

  一直没有说话的程墨这时开腔了,慢条斯理道:“如果谷黄氏确有悔改之心,有改过自新的表现,本官可以代为救情。”

  伍全捋了捋胡须,道:“如果卫尉肯为谷黄氏求情,下官自然不好驳了卫尉的面子。”

  两人一唱一回,意思再明白不过,谷老汉活了五十多年,虽没经过大风大浪,生活阅总是有的,马上给程墨磕了三个头,道:“贱妇确实悔改了,真的悔改了。”

  说着,拉着黄氏向程墨磕头。

  都到这个份上了,黄氏也只好顺从地道:“贱妇愿意不再追究小儿死亡之事,求大人高抬贵手,放过贱妇一家。”

  手心手背都是肉,她还有三个儿子,五个孙子,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就这样没了呀。

  程墨笑对伍全道:“雷班头的耳朵缝不回去了,惩罚谷黄氏也于事无补,她家境有限,不如由本官代她赔偿雷班头医药费,这事,就私了吧。”

  谷老汉自然千恩万谢。

  伍全道:“既然卫尉求情,若是雷班头不告的话,下官自然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”

  雷班头已有了新前程,虽然没了耳朵很让人愤愤,可就如程墨所说,这只耳朵已缝不上去了,再闹腾,也于事无补,不如听程墨的,私了。他在同伴的搀扶下站起来,拱手道:“小人程卫尉的,卫尉既说不要追究,那就不要追究好了。”

  谷老汉没口子的道谢,黄氏看看雷班头包扎得像棕球似的脑袋,一腔怒火登时消了。

  伍全看看谈得差不多了,朝程墨拱了拱手,道:“卫尉,天色不早,不如升堂,把小娘子误伤谷狗蛋的案子审理了。”

  太阳明晃晃挂在空中,街上人来人往,有人求见,有人击鼓鸣冤,伍全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。程墨亲至,他无论如何得把这桩案子审理了,再办别的。

  苏妙华从昨天的茫然,到昨晚一夜无眠,刚才又受了惊吓,心弦一直紧绷,现在程墨就在身边,她一放松,神情便有些萎靡。程墨看了她一眼,也想早点了结此事,让她回去休息,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伍全吩咐升堂,审理苏妙华失手打死狗蛋一案。

  已经私下里谈好了,判决起来便快得很,伍全雷厉风行,判程苏氏赔偿谷老汉两百两银子。得知苏妙华的姓氏,伍全有些奇怪,可奇怪的念头只在心里一闪而过,他并没有细想,也不敢细想。

  谷老汉夫妻俩没想到还有赔偿,而且高达两百两,不禁喜出望外,当下没口子的道谢。

  伍全又判决苏妙华和刀疤脸一伙赔偿太白居损坏的家什,以及赔偿仇掌柜、伙计们等人的医药费、误工费等。刀疤脸知道踢上铁板,不敢多话,只是唯唯应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13937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