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94章 自惭

第494章 自惭

  今天是新人三朝回门的日子,一大早,苏家的亲戚至交便过来了。更新最快程墨不在府中,苏执沉睡未醒,雨生略一思忖,自作主张把亲戚们请到花厅用茶,一边派人去京兆府向程墨禀报。

  案子已结,程墨和伍全寒喧两句,告辞出来,伍全送到府门口,朝两人拱了拱手,道:“卫尉慢走。”

  案子能如此了结,程墨很是满意,对伍全的印象很是不错,他停步回身,摆了摆手,含笑道:“伍大人留步。”

  伍全站在台阶上,目送程墨和苏妙华一前一后,走向栓在栓马桩前的马匹,从台阶到栓马桩不过几步的距离,苏妙华有两次想去牵程墨的手,却因为伍全的注视,手刚伸出去,又缩了回来。

  程墨走在前头,并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。伍全却瞧见了,不由微微一笑,他的心情着实不错,没想到就这样和皇帝跟前的红人搭上关系,若是运作得好,再升一级,挪挪位置也不无可能。

  程墨刚解下缰绳,雨生派来的小厮赶到了,匆匆行了一礼,把众多亲戚过府迎接新人回门的事说了。

  苏妙华俏脸一红,看自己闹的,要不是出了人命官司,这会儿她应该出京城远游了,可让父亲怎么下得来台?

  程墨微微颌首,道:“知道了。岳父情况如何?”

  小厮只是在外院干些跑腿的粗活,并不能进书房要地,道:“回姑爷的话,小的不知。”

  “你先回去吧,若岳父醒来,你跟他说一声,我们一个时辰后到。”程墨把小厮打发走,对苏妙华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他这一侧头,只见苏妙华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,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,道:“怎么了?”

  难道他脸上长了花不成?

  苏妙华道:“父亲怎么了?”

  说话间,她心虚地低下头。但愿父亲还不知道她离家出走的事,要不然肯定气坏了。

  程墨道:“先回府,回去再细说。”

  一对夫妻模样的中年男女从他们身边经过,那男子四十岁左右,一双细长的眼睛贪婪地盯着苏妙华看,眼看到台阶边了,还回头看,要不是他身边的妇人提醒他一声儿,他就要被台阶绊倒了。

  苏妙华厌恶地皱了皱眉,道:“好,回去再说。”

  要不是她现在心系父亲,不想惹是生非,非把这色狼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不可。

  两人共剩一骑,快马加鞭回了永昌侯府。

  永昌侯府大门紧闭,只开角门儿,门子树根打了个呵欠,慢慢从角门儿走了出来,朝府门前那条宽阔的大街望了望,突然两眼发光,扭头就跑,边跑边喊:“夫人,阿郎回来了。”

  程墨在去京兆府时,已派人回府告知,找到苏妙华了,守在各处城门截人的小厮侍卫也撤了回来。

  霍书涵一早起床,梳洗毕,吩咐把回门需要准备的礼物准备好,然后坐下吃早餐,这会儿正在厢房和管事婆子们说话呢。

  得到禀报,她让婆子们先散了,自己快步迎了出来。

  永昌侯府高大的门楣映入眼帘,苏妙华心里忐忑,刚过门便离家出走,就算程墨不说什么,霍书涵能不说什么吗?还有顾盼儿,她可是跟随程墨最久的,要是被她冷言冷语嘲讽一通,自己还有脸见人么?

  程墨轻勒马缰,放慢马速,身后一只纤手伸了过来,环住他的腰,一个细如蚊鸣的声音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还是不进去吧?”

  一句话说完,马刚好在府门前两只石狮子中间停下。程墨明白她的心思,回头道:“你能一辈子不回来吗?”

  一辈子不回来,就是和离了。苏妙华心头一跳,程墨这是让她表态吗?

  程墨没有要她回答,接着道:“要是不能,那就走吧,与其逃避,不如面对。”

  他握了握苏妙华环住他蜂腰的手,牵着她的手,翻身下马,向她张开怀抱,道:“下来吧。”

  他的眼神真挚,并没有嘲笑她的意思,阳光洒在他没有一点瑕疵的肌肤上,越发衬得一双漆黑的眼睛如一潭泉水,苏妙华在这双眼睛里看到自己凌乱的秀发,自惭的低下了头。

  程墨又再说一声:“下来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苏妙华温顺地应着,温顺地下马,温顺地由程墨牵着她的手,第二次迈进府门口那道高高的门槛。

  仆妇们一定笑话死她了。苏妙华想着,头快低到胸口去。

  “四娘子,四娘子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呜咽由远及近,却是雪晴。她八岁进府,九岁被苏妙华挑中,成为贴身婢女,一直在苏妙华身边侍候,现在又成为陪嫁,一同到了永昌侯府。自苏妙华留书出走后,她几次想自尽,这半天一夜,可谓如在地狱,直到听说苏妙华找到了,才尽情地哭了一场。

  她飞奔而来,扑在苏妙华怀里放声大哭,道:“四娘子怎能抛弃婢女,要走,也该带婢女一起走啊,呜呜呜……”

  这叫什么话,难道苏妙华离爱出走还上瘾了?程墨听得直皱眉。

  霍书涵和顾盼儿迎了出来,霍书涵喜怒不形于色,像什么事没发生似的,道:“时辰不早了,四妹快去更衣,然后和五郎一块回门吧。”

  苏妙华见她神态语气没有嘲讽自己的意思,忐忑不安的心总算放了一半,到底还是脸色绯红,低声道:“是。”说着,飞快睃了顾盼儿一眼。

  顾盼儿出身松竹馆,那是什么地方?她又是极有眼色的人,哪怕心里对这位丞相千金不以为然,也不会在脸上露出来,当下笑吟吟道:“不知五郎和四娘可用了早膳?要不要吩咐厨房备膳?”

  苏妙华心口一暖,小声道:“用过了。”

  她说得太小声,顾盼儿只见她樱唇动了动,并没有听清她说什么,刚要再问,程墨已道:“我们用过了,进去再说。”

  几人进了厅堂,程墨道:“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。”

  霍书涵和顾盼儿应了。

  苏妙华走出厅堂时,回头望了一眼,只见程墨修长挺拨的身姿如一株松柏,她眼眶一热,快步朝自己院子走去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13937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