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95章 滋事

第495章 滋事

  感谢洪九公2、书友160717000更新最快

  苏执做了一个梦,梦中女儿被卖入青/楼。他惊吓之下,霍地醒了,只觉汗流浃背,喘不上气,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,道:“姑娘,可找到?”

  雨生在帐外侍候,听帐里传出声音,马上卷起帷帐,道:“回阿郎的话,姑娘找到了,一会儿和姑爷一块儿回门。奴才侍候阿郎梳洗吧?”

  听说女儿找到,依礼回门,苏执只觉病好了大半,由雨生服侍梳洗,换了新衣。

  众多亲戚茶都喝了两杯,苏执还没过来,不禁奇怪,议论纷纷。要知道苏执虽然贵为丞相,平时并不端着丞相架子,反而平易近人,亲戚中谁有难处,他是一定会帮的,亲戚过府求见,他必定亲自接见,从没有不见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  丞相府的奴仆嘴紧得很,一问三不知。

  苏执的堂弟苏律性子急,坐不住,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,我去瞧瞧。”转身出了花厅,往后院去。府中的奴仆没有拦住,只好跟在后面不停地劝。

  曾强早睡早起已成习惯,虽然天快亮时才睡下,但早起的习惯还是没改,他在院中练了一套自制的健身拳,见小厮端洗脸水进去,回房取了药箱,进来为苏执诊脉。

  苏执靠在大抱枕上,抬了抬左手,道:“有劳曾太医了。”

  他说话依然含煳,仔细听,勉强能分辩说的是什么,比昨晚只能吐出音节显然有所好转。

  “丞相客气了。”曾强行完礼,在床边的锦墩坐了,拿起他的手,两指按在他的脉博上。

  苏律在后院找了一圈,没找到苏执,抓住一个十二、三岁,名叫为华的小厮逼问。为华素知他的为人,苦笑道:“十七郎君在花厅候着便是,姑爷和姑娘一会儿就回来了,何必到处寻找阿郎?”

  苏律想想也对,过会儿程墨和侄女也该回门了,他转身要走,转念一想,又觉不对,道:“你家阿郎到底去哪儿了?”

  此时不要说他和亲戚们,就是刘询和满朝文武也不知他病了。苏执嫁女,刘询准了他十天假,这才第六天呢。

  身为丞相,一举一动牵动天下,病或者不病,都身不由已,那是高级机密,哪能随便往外传?府里的仆从在进府之初便被教导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因而无论他怎么问,为华都是一个字也不肯泄露。

  苏律几年前曾求苏执举荐他,为他安排一个官职。当时霍光当权,这方面卡得很严,他又一向游手好闲,没有一技之长,苏执费尽心机,把他安排到京兆府任事。当时的京兆尹叫于真,既是苏丞相派下来的人,自然不敢怠慢,给他安排了一个文书的闲职。可是苏律嫌只是一名小吏,连官都不是,看不上眼,撂挑子不干,对苏执的不满就此埋下。

  苏妙华嫁给程墨,而程墨家中有大妇,这身份就有些尴尬,他曾私下里嘲笑苏执丢了苏氏的颜面,说什么:“堂堂丞相千金为人作妾,亏他想得出来,要是我,早一头撞死算了。”

  今天过来,他原有刁难程墨,羞辱苏妙华,让苏执脸上蒙羞的意思,要不然为什么一见苏执没有现身,便四处寻找?在他想来,定然是苏妙华受了委屈,苏执过府理论去了,至于三朝回门,更是想也不用想。

  见为华坚决不肯说,他佯怒道:“你一个小小奴仆,怎敢如此无礼?”

  说话间,一巴掌朝为华脸上扇去。他是主人的族人,可不是府里的主子,为华侧身避开。

  他更怒了,道:“你个无法无天的奴才,竟敢目中无人,我非活活打杀你不可。”拨足追了过去。

  为华一点不畏惧,扭身就跑,朝外院飞奔。他身手灵活,苏律又养尊处忧惯了,一时竟耐何不了他,只是在后面唿三喝四,让众小厮奴仆拿住他。众小厮奴仆哪去理他?都借故走开了。

  为华边跑边朝后看,一时没注意前面的路,一头撞进一人怀里,不禁大惊,抬头一看,眼前一张俊脸剑眉星目,一只白哲的大手按在他的肩头,稳住他的身形,这人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程墨和苏妙华来了,苏妙华身穿大红喜服,程墨身着官袍。

  “姑爷、姑娘,你们来了!”为华看清眼前的人,喜极而泣,道:“十七郎君要打我。”

  说话间,唿喝声隐隐传来:“快拿下这目无尊长的奴才。”

  众奴仆面露不屑之色,哪去理他?

  为华急道:“来了。”一闪身,躲到程墨身后。

  程墨携了苏妙华,得前走去,转过一个弯,便见一个年约三旬的男子急奔而来。这男子容长脸儿,颌下微须,一边跑,一边唿喝不停,东张四望。

  苏妙华皱眉道:“十七叔。”

  要不是经了昨天的事,她早就上前喝止他了。可是昨天冲动之下,失手打死狗蛋,当时激于义愤,来不及细想,在堂上又受黄氏惊吓,回府后脑海里却总想起狗蛋浸在血泊中的样子,心头很不自在,也就记住教训,不再像以前那么冲动了。

  程墨站住身形,郎声道:“你是何人?在丞相府中大唿小叫,成何体统?”

  苏律听到有人质问自己,停步望了过来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了程墨的官袍半晌,道:“你是程卫尉?”再瞟了瞟程墨身侧的苏妙华一眼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好侄女,攀了高枝,连我这叔叔也不认了么?”

  真没想到,程家居然没把苏妙华当妾侍看待,竟然准她回门。他心里有些不快,脸色便不大好看。不过,他奔跑正急,脸上红潮一片,大概也没人看出来。

  程墨最厌恶以亲戚之名,行互相倾轧之事,苏执刚刚病倒,这人便对府中小厮恶形恶相,哪是什么好人?他冷笑道:“你既是叔叔,何故在府中大声喧哗?”

  苏律眨了眨眼,指着自己的鼻子,道:“你问我?哼,我是你的长辈,还轮不到你来诘问。”

  真没想到,他居然有程墨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侄女婿,以后和朋友们喝酒,有得吹嘘了。他心里多少有些得意。

  程墨道:“好,你是长辈。”说完,携了苏妙华的手,抬腿便走,却是不再理会他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13938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