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96章 真情流露

第496章 真情流露

  感谢yangxinsem投月票,a5更新最快

  这就走了?苏律傻眼,要让他追上去,让程墨向他行晚辈礼,他是不敢的,他眼珠子转了转,蹑在程墨后面,也朝书房走去。

  苏妙华已经知道父亲病倒了,虽然程墨没有明说是被她气病的,可她心里明白,不过是程墨为免她内疚,没有挑破而已。可是不挑破,她就不内疚了么?

  离书房越近,苏妙华越难过,还没进院门,眼泪直往下掉。

  程墨两只大手把她的纤手拢在掌中,意示安慰。

  跟在后面的苏律看看前面就是书房,眼珠子转个不停,女儿回门,女婿又位列列侯、九卿,身为岳父,怎么可以如此托大,不出府迎接已经说不过去,连出院门迎接也没有,苏执是很不满意这个女婿,还是很不满意女儿给人作妾?他想了想,决定等会儿在众亲戚面前,拿苏妙华为妾侍的身份做文章,羞辱苏执一番,看这老货还有何面目见亲戚。

  他心里盘算,脚下便慢了,抬头时,程墨和苏妙华已进了院子。他急走几步,就要进去,斜刺里闪出老管家,朝他行了一礼,道:“十七郎君恕罪,阿郎有命,除了姑爷、姑娘,任何人不得进书房。”

  没有姑爷的命令,阿郎生病的消息就得死死瞒着,谁也不能得闻。

  苏律呆了呆,踮起脚尖朝院里望了望,悻悻转身走了。在老管家面前,他可不敢放肆。他立即去花厅,跟众多亲戚道:“二哥对妙华侄女与人作妾很是不满呀,妙华和程卫墨回门,很不待见他们。”

  众亲戚哗然。在他们看来,这桩婚事上门当户对,可不算辱没了苏家。当朝有几人能得皇帝赐婚?苏妙华就有此殊荣。而且诏书上说了,着程墨迎娶。是迎娶,而不是纳,一字之差,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娶为妻,纳为妾,诏书已下,怎么能说是妾,而不待见姑爷呢?

  “唉,二哥也真是的,榆木脑袋不开窍啊。”苏律故意叹了口气,满面愁容道。

  苏律口中深为不满的二哥正热切地等待女儿女婿地到来,他让雨生搀他下地,曾强坚决不同意,雨生拗不过他,把他两只脚挪到地上,可是他半边身子没有知觉,哪里站得起来?只好重新在雨生的搀扶下回床上躺着。

  曾强见他一脸沮丧,忙安慰道:“下官等会儿再为丞相施针,只要丞相保持心情畅快,再持续施针,定然能够康复。”

  苏执沉默不语。

  “父亲。”苏妙华一进院子,再也掩饰不住满腔关切,提起裙袂跑了进去,扑到父亲怀里,放声大哭。

  苏执深知政治生命到此为止,心里黯然,可见女儿就在面前,又宽慰地抚了抚她的秀发,道:“傻孩子,我不是好好的吗?”

  他想笑,可一边嘴角没有知觉,这笑容,便难看得很。

  曾强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,顺手带上门。

  苏妙华哭了一阵,渐渐止住悲声,道:“都是女儿不孝,女儿以后再也不任性了。”

  苏执不知太白居之事,还以为她见自己这个样子,伤心得狠了。他一向心疼女儿,不愿逼她做违心之事,道:“以后多听五郎的话,别太任性之好,不用太过勉强自己。”

  真是慈父。程墨暗叹一声,也悄悄走了出来,给他们父女留下说话的空间。

  曾强倒背双手,站在院中树阴下,仰头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,听到背后脚步声响,回头望了一眼,有些意外地道:“卫尉?”

  难道你们翁婿之间,没有体已话要说?

  程墨在他身边站定,道:“太医可为家岳诊过脉?不知病况如何?”

  要是有血压计就好了,现在不知苏执的血压是多少,没有具体的量计,心里没底哪。

  曾强道:“今早脉像已稳定多了,若是让小娘子陪伴身侧,当有助丞相稳定病情。”

  女儿在身边侍疾,病会好得快些,这个程墨理解,于是颌首道:“只要有助家岳康复,便让四娘留下又有何妨?”

  本来回门的新婚夫妇在娘家用完膳,便会回去,可没有新娘子在娘家住下的规矩,不过事急从权,程墨本就不是不知变通的人。

  曾强没想到程墨会爽快答应,不禁看了他一眼。

  程墨朝他笑笑,这一笑,两人的距离拉近不少。

  书房里,苏执叮嘱苏妙华道:“为父这个样子,再也难以在朝为官,你以后的依仗,只有五郎了。昨晚他衣不解带在榻前侍候,可见不是对你无情,你不要再任性,好好和他过日子,过一年半载,生下儿子,地位也就稳固了。”

  苏妙华眼眶里不停有泪水溢出,怎么抹也不抹不净,哪里说得出话来?只是点头。

  苏执见她听进去了,心事放了一半,精神头又好了些,道:“你去叫五郎进来。”

  待程墨进来,在床边的锦墩坐下,他又道:“五郎,我只有一女,以后就交给你了,望你看在我面子上,善待于她。”

  程墨听他语气颇像托孤,又想他膝下无子,苏妙华又出阁,偌大的府邸,便只有他一个孤零零的老头,确实凄凉,道:“我和妙华拜过堂便是夫妻,岳父不用担心。”又说留苏妙华在榻前侍奉汤药:“老管家和雨生虽然忠心,哪里及得自己女儿细心?”

  苏执犹豫了一下,道:“妙华新嫁,怎好长住娘家?”

  这样小夫妻怎么培养感情?府中还有一个霍书涵,她会不会挑女儿的毛病,给女儿不快?苏执虽然渴望女儿在身边,却不得不为女儿着想。

  程墨看破他的心事,道:“岳父,我府中没有长辈,族伯会昌伯又一心扑在私垫上,不怎么管我府上的事。您若担心,妙华清早过来,晚上回府便是。”

  会昌伯想把程氏族学办成京中有名的书院,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,自己府上的庶务都交给儿子了,哪有空管程墨的事?

  苏执听说晚上让苏妙华回去,才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只要不耽误生孩子就好。

  程墨又道:“我明天进宫为岳父请一个月假,岳父以为如何?”

  一个月后若是没有好转,再接着请假就是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1393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