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97章 挑拨离间

第497章 挑拨离间

  苏执颤巍巍抬起能动的左手,想移开枕头,无奈中风之后,手上无力,哪里移得开?程墨帮他拿开枕头,枕头下一本用封套套好的奏折。更新最快

  “岳父?”

  “五郎,替我把这封奏折交给陛下。”苏执虽自制,到底还是语带哽咽,只是他说话本就含煳不清,些些哽咽也听不出来。

  程墨把奏折郑重收好,道:“岳父且安心养病,一旦病情好转,便销假上朝。”

  中风会复发,但也不是完全治不好,苏执不是刚刚参加选拨,须要看风仪,他是当朝丞相,刘询又有重用他的意思,只要能如正常人一般坐卧,有他帮忙,必能重返朝堂。

  苏执心灰意冷,道:“五郎可知这封折是怎么写成的?”

  程墨也觉奇怪,只是为不引他伤心,没有问。

  苏执不待程墨回答,便凄然道:“是我口述,雨生执笔。”

  程墨道:“岳父几天前可曾想到,会有此病?下一息会发生什么,谁也无法预料,何必想那么多,只管安心养病便是。”

  苏执想起就在三天前,得到皇帝赐婚的诏书时他喜不自胜,欢欢喜喜地筹办婚礼,何曾想到女儿会在新婚第二天离家出走,自己受此刺激,竟有此祸。其实他一向养尊处优,没有运动,又必须时时看霍光的面色,一味忍耐,些些不平,尽数憋在心中,已有些中风的根苗,要不然怎会病势汹汹?

  “五郎说得是,我且学大将军,修身养性便了。”苏执想起说退就退,毫不留恋的霍光,直到此时,他对霍光才真正敬佩不已。

  他就退得不甘心啊。

  程墨见他想通,又安慰了几句,道:“来的都是至亲,岳父不好不见他们,只是岳父此刻宜静养,不如让小婿接待他们一回,岳父以为如何?”

  苏执也不愿意亲戚们瞧见自己这个样子。他小时候有神童之名,二十二岁便得以举荐为官,一路走到现在,他一直是家族亲戚的骄傲,陡然变成这个样子,已经够让人难以接受了,见到亲戚们,听他们说些言不由衷的安慰,徒增烦恼。

  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程墨开了门,把雨生叫进来,道:“你在这里侍候岳父。”

  雨生应了。苏执没有儿子,女儿又是假小子,跟他不怎么贴心,倒是雨生跟他有缘,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之余,也能和他说说话,他不免对雨生有些不同,还曾指导过雨生读书识字,两人说是主仆,不如说师生更贴切些。

  “姑爷放心,奴才一定用心。”雨生深深行了一礼,道:“就让奴才在阿郎身边侍候吧。”

  现在姑娘出阁,阿郎身边只有他了,雨生有些骄傲,又有些心酸,要是阿郎还是以前的样子就好啦。

  苏妙华眼睛肿得像核桃,和曾强一前一后进来,曾强从药箱中取出银针,道:“丞相,下官为您施针。”

  看着父亲头上插满了明晃晃的银针,苏妙华的眼泪又下停往个掉。雨生道:“姑娘快别哭了,你一哭,阿郎会心疼。”

  他话刚出口,苏妙华赶紧把脸颊上的泪水抹了,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道:“我哪里哭了。”

  苏执看在眼里,心酸不已,女儿直到此时,才真正长大啊。

  书房和花厅相隔不远,绕过一条植满桃树的甬道就到了,此时桃花已落尽,枝头结满指甲大小的桃子,绿荫荫的树叶遮蔽了甬道,倒还阴凉。

  苏律口沫横飞地说着,众亲戚将信将疑,有人道:“不知表舅是怎么想的,怎么舍得把独生女儿嫁给人作妾呢?”

  这人名叫郑四,是苏执表妹的儿子,看苏执膝下无子,曾想过继给苏执,被苏执以“理该在族中挑选合适的子侄过继”为由,拒绝了。这都十年了,也没见苏执过继谁,他心里有些悻悻然,要是苏执点头,他就是丞相府的郎君了,身份大大不同呀。

  苏律道:“正是,要不然怎么说二哥处事不明呢?”

  “谁处事不明?”随清朗的声音进来一个剑眉星目,悬胆鼻,薄薄的唇红润润,俊郎非凡的青年,那青年一双漆黑如深潭的眼睛看向谁,谁便不自在地缩了一下脖子。

  气场太他娘的强大了。郑四腹诽着,脚步往后挪了挪,缩到苏律身后。他只是一个表亲,有什么事还是让苏律这本家去对付吧。

  苏律一路跟着程墨夫妻俩过来的,见程墨进来,吃了一惊,接着色荏内厉道:“为何不对我等长辈行礼?”

  在场的亲戚,一半倒是长辈。

  程墨瞟了他一眼,道:“某程五郎,见过众位长辈。因家岳身体不适,无法出来见客,程某又不认识各位亲戚,还请各位亲戚自我介绍一番,程某也好认亲。”

  “家岳身体不适……”苏律抓住重点,质问道:“二哥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,怎么今天就身体不适了?不会是你……”

  他话没说完,一个看着比苏执还要年长两岁的男子低喝道:“十七弟休要胡说。”转身和颜悦色对程墨道:“在下苏升,族中排行第三,你叫我三叔便是。不知二哥怎么病了?我这就过去瞧瞧。”

  这位苏升,是苏执的亲弟弟,刚才苏律毫无顾忌地胡说八道,他心里很是不爽,只是对苏执为何没有露面心存疑虑,不便反驳苏律的话,此时程墨既说苏律病了,他便关切起来。

  这个时代没有计划生育,一个家族的族人多得很,程墨并不知道他是苏执的亲弟弟,道:“三叔稍待,太医正为岳父诊脉,待太医诊脉后再过去不迟。”

  苏律小声嘀咕:“谁知道二哥是不是真的病了,或者被他软禁也不无可能。”

  还软禁,这小子神经不正常吧?程墨勾了勾唇角,并不答他的话。

  苏律见程墨不搭理他,大为不满,道:“你虽位高权重,可今天是家宴,怎能在我们这些长辈面前摆威风?”

  “够了!”苏升怒道:“来人,把十七弟请出去。”

  这是来认亲戚的吗?分明是来搞事好吧,这小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1393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