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98章 坚辞

第498章 坚辞

  站在廊下,听他说了自家主人半天坏话,一脸怒意的小厮望向程墨,程墨点了点头。马上转身便走,很快,进来两个粗壮家丁,一人一边,架起苏律就走。

  苏律大叫:“你们把二哥怎么了?我要去京兆府告你们。”

  他大喊大叫,可是不仅苏执没有闻声出来,就连府中的奴仆也没有一人理会他,就这么被架出府,重重扔在府门外。

  他屁股摔得生疼,呆了半晌,爬起来想再进去,被门子拦住了。门子也不说话,只是站在角门正中,双手抱胸,斜睨着他冷笑。

  他只是想引起程墨的注意,以后好让程墨为他安排一官半职,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虽说朝廷已改举察制为科举制,可这科举不是刚刚实行吗,谁知道皇帝会不会觉得科举太麻烦了,过一年半载的又改回来?无论怎么说,抱住程墨这条大腿总是没错。

  现在可怎么办?连门都进不去了,还怎么和程墨搭上关系?

  他在这里着急上火,花厅里,程墨已和苏升等人重新见礼,坐下叙话。苏升关心兄长,想去探病,程墨派人禀报苏执,征得苏执的同意,让人引他过去,其余亲戚,便在花厅喝茶。待苏升探病回来,程墨吩咐摆家宴,招待各位亲戚,吃完饭,众亲戚告辞。

  苏升故意走在后边,出了庑廊,见人都走光了,又急急回来,一把拉住程墨,道:“二哥一向康健,怎么会突然……突然这个样子?”

  带他去书房的小厮正是榆树,在桃树下告诉他实情,道:“滋事体大,还请三郎君守口如瓶。”

  他一见苏执形容藁枯,嘴歪了,说话含煳不清,不由大哭一场,出来后马上抹干眼泪,在亲戚们面前,只说是着了风寒,发了烧,实在不能来见众位至亲,众亲戚也就信了。

  程墨道:“三叔请入内说话。”

  两人重新在花厅坐下,程墨道:“三叔既和岳父是至亲,自该知道岳父一向案牍劳神,他又是上了年纪的人,看着没什么,实际上已落下病根,一旦发作,来势汹汹。”

  苏升一想,果然如此,不由又抹了一回泪。

  送走苏升,程墨回到书房,叮嘱苏妙华几句,便向苏执告辞,回府去了。霍书涵得知苏妙华要回娘家侍奉汤药,马上让雪晴带了她的换洗衣服过来,苏妙华就此在丞相府住下,每日在父亲榻前喂汤喂药,陪老父说话,为老父按摩手脚。

  苏执老怀大畅,病情也很快好转。这是后话。

  刘询接到苏执的奏折,问起苏执的病情,沉吟半晌,道:“苏卿可惜了。苏卿既病,这肃清吏治之事,由谁负责好?”

  程墨一路上就在考虑这个问题,听他问起,道:“臣觉得大司农吴渊为人方正,很是适合这份差使,不如陛下委他重任。”

  两人都心知肚明,苏执难以为相,谁担任肃清吏治的重任,谁将为相。吴渊为人古板,为相或者不甚合适,担任整肃吏治的负责人,还是挺合适的。

  刘询笑微微看他,道:“大哥真以为吴卿合适么?朕却觉得有更合适的人选。”

  “有更合适的人选?不知是谁?”程墨见刘询有了主意,自然要问端详。

  刘询笑得更欢畅了,道: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只是大哥若为相,这卫尉一职,由谁担任,还请大哥保举一人。”

  程墨看刘询的神色不似说笑,认真想了想,道:“陛下厚爱,臣本不该辞,只是丞相负责掌丞天子,助理万机之职,臣生性疏懒,不适合为相,还请陛下另选贤能。”

  一听刘询要直接任命他为丞相,程墨顿时觉得牙疼。虽然能为一国之相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无上荣光,可一旦坐了这个位子,便有处理不完的公务。他重活一世,可不想再劳碌了,他只想有时间有钱,能混吃等死便成。至于位极人臣的风光,光宗耀祖的荣光,他还真不在乎。

  刘询本想任他为相,先拿肃清吏冶让他立威,没想到程墨胸无大志,一力推辞,看他刚才的样子,还真认真考虑过,不像谦让。

  “放眼满朝,能让朕放心的,唯有大哥,这丞相之位若是大哥不愿担任,那朕委任大哥为大将军如何?然后应大哥所请,封吴卿为丞相。”

  你不想当丞相,那就当大将军,两个职位你总得选一个吧?刘询两眼热切地看着程墨。

  丞相也好,大将军也罢,只不过是叫法不同,实权并没有分别,如果他担任大将军,便是步霍光后尘,成为总揽军国大事第一人,而丞相只是一个傀儡而已。

  程墨无奈地道:“臣觉得,卫尉这职位挺好。”

  虽然卫尉得进宫轮值,不能夜夜和娇妻欢爱,但没有那么多国家大事要处理,没有没完没了的奏折要看,只要帮皇帝看紧门户,别的事一概不用操心。现在霍光已退,新旧政权顺利交接,放眼朝廷,谁敢冒犯皇帝?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,谁吃饱了没事干,拿自已的身家性命和妻儿老小冒险玩儿?

  程墨御下极严,平时谁敢玩忽职守?现在整支羽林卫是铁板一块,他这个卫尉当得极是得心应手。

  这个时候让他跟霍光似的,累得像老黄牛,他怎么肯?

  “若是陛下封臣两职之一,臣情愿告老还乡。”程墨一本正经说完,行礼起身,道:“臣告退。”

  直到程墨出了宣室殿,刘询还有些怔神。

  小陆子见御案上的陶壶壶嘴冒出蒸腾热气,那水都快煮烂了,皇帝还在发呆,不免气愤愤地嘀咕:“程卫尉真是不识抬举!”

  谁有当丞相的机会,会往外推?若是传出丞相职位空缺,不知有多少人打破了脑袋往里头挤呢,程卫尉倒好,死活不干。

  刘询回头看了小陆子一眼,叹道:“你不了解朕这位大哥,若不是商人地位低下,只怕他情愿守着宜安居过日子,也不肯出仕为官呢。”

  他对程墨了解极深,这话,可真说到程墨心坎里了。

  小陆子纳罕地道:“还有人不愿当官么?”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139383.html